第67章 冤大头

至尊大地主 +A -A

  全程在张彪马仔的监督下,厨房的菜被送到茶楼桌上,张彪,女秘书与两个重要的亲信坐一桌,其他人另外一桌。却连点的菜都不一样,两桌的价格差上一倍不止。

  “张总,这是您今天钓的鱼,尝尝。”女秘书认真伺候着,连鱼刺都挑选干净。

  “不错!”张彪试了一口后大为惊艳,他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但真没吃过这么好的食物,简直过分的鲜美。见其他人还没动筷,就随口招呼道:“都吃吧!”

  这些人才敢动筷,味道同样让他们咬到舌头,却依然吃得小心翼翼,非常拘谨。

  “张总,您一定要尝尝这个,听说很滋补。”女秘书夹起一块黄鳝放张彪碗里,羞答答的暗示着什么。

  对于吃形补形这个路数,张彪并没有全信,觉得不够科学!但到他这个年纪,力不从心的感觉很挫败,现在也就宁可信其有。

  “嗯……味道很好!真没想到廉城还藏着这么一家餐馆。”张彪这顿吃得很是畅快淋漓,这是很久都没有的感觉。山珍海味吃了太多,胃口却越来越是清淡,吃什么都寡淡无欲,今天中午这餐甚至吃出了激情。

  “既然张总喜欢,我们以后常来。”女秘书娇滴滴道。

  “好啊!”张彪就吃这套,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张彪心里一直认为自己就是英雄。

  “张总,您不是一直说要在家里的鱼缸养鱼的吗,刚才我看这有个河族馆,里面展示的鱼挺霸气的,不比那些观赏鱼差,要不要带一条回去?”女秘书突然建议道。

  “还有这个?我们去看看。”张彪说着已经起身大步走向河族馆。

  “张总,您看这乌龟真不错,霸气,听说养这个长寿。”一个马仔指着水池里的甲鱼提议道。

  “这是老鳖,甲鱼,什么乌龟,没文化多读书。”张彪没好气。

  “啊……张总博学!”马仔不以为耻还趁机大拍马屁。

  看了一圈下来,张彪的目光最后流连在李八和黑七上。李八是鲤鱼,本就吉利,这八十斤的鲤鱼也尽显霸气。但张彪对黑七也颇为青睐,黑鱼虽然观赏性差些,但他偏偏喜欢黑鱼的凶悍,而且好养活。

  黑七水池里还养着许多小鱼,这是它的食物,每次发起攻击,黑鱼都展现出其极为凶悍的一面,一口就能把小鱼吞下,这些动作激起了张彪体内的血性,心里反而更喜欢些。

  “老板,你过来一下。”女秘书直接把李境召来。

  李境一直有留意他们的动静,心里也有了大概猜测,走过来皮笑肉不笑问:“有什么吩咐?”

  “张总家的鱼缸一直空着,现在看上了你的鲤鱼和黑鱼,开个价吧!”女秘书扬起傲娇的下巴道,虽然河族馆里贴有非卖品的标识,但张总想买的东西,还没人敢拒绝。

  李境听了忍不住一笑,然后道:“鲤鱼怎么能和黑鱼养在一块?别看这黑鱼其貌不扬,凶起来连同类都吃,吃东西连骨头都不吐,多恶心啊!既然是家里的鱼缸,建议张总到花鸟市场购买哪些金鱼之类的观赏鱼……对了,现在挺多人养龙的,以张总的身份,家里养伤一条龙鱼那再恰当不过!”

  前面是暗讽张彪吃东西不吐骨头,甚至用恶心形容,而后面更是直接挑其的痛脚。

  听说起龙鱼这事,张彪眼中不禁一片阴霾,显然也回忆起当初购买龙鱼失败的经历。但他以为李境不知情,心里不悦也没理由发火,只是道:“物竞天择,黑鱼生来就以肉为食,如果不凶一些,岂不饿死自己?鲤鱼就不要,我要这黑鱼!”

  心里的闷气让张彪不禁用上不由分说的口气。

  我要这黑鱼,你不能说不!

  但李境却装傻充愣,一脸的为难说:“张总,恐怕不能啊!这河族馆里的鱼都是我好不容易才收集上来的,只供观赏,非卖品来的。”

  “喂!张总开口向你要条鱼,你那么多话做什么?”女秘书不悦道。

  “别不识抬举!”周边那些马仔也都不怀好意的看着他,眼神警告。

  “你们这是做什么?我们还强买强卖不成?跟你们说过多少遍,这已经不是打打杀杀的时代。”张彪呵斥,但紧接着又面无表情对李境说:“你也别紧张,多少钱收上来的,我出十倍的钱买下,只要价格合适。”

  明着是呵斥手下,但其实是在警告李境。十倍的钱买下,听上去多慷慨,但最后却偏偏又加上一句只要价格合适,相互矛盾的用意是在警告李境别狮子大开口!

  不卖?这已经不在张彪的考虑范围,今天李境不卖也得卖,识趣的话就是一桩你情我愿的交易,张彪也不想为这破事大动干戈。但如果李境再不识趣,他不介意直接抢,反正这种事情以前没少干,连别人女人他都能霸占,别说一条鱼。

  李境背着手的拳头紧了紧,但随之松开,皮笑肉不笑道:“这黑鱼七十斤重,七千块钱收上来的,张总看着给吧!”

  以退为进,你不是说十倍价钱买下吗?行,七万块他愿意卖,你愿意当冤大头他可以成全,一条不够他还能多卖你一条。嫌贵?也成,别买呀,不要脸你可以跟他讲价,你这么有身份的人好意思么?

  “七千?”张彪皱眉,本来他以为这鱼就值两三千块钱,就算十倍价格,两万块他也不在乎。但李境张口就要七万,他觉得有些过了,这小子根本不知轻重,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可以随便扔。

  “抢钱是吧?就算我们到街上抢都没这么过分,最好再认真想想到底多少钱买来的!”马上有马仔跳了出来。

  “真七千买来的,我这里的鱼可不同外面,都是野生的,味道好的代价就是价钱贵,刚才那九斤的黄鳝卖一百五十一斤,这七十斤的黑鱼一百块钱一斤一点不贵。”李境大声又真诚,但最后也忙道:“张总,我不是要您十倍钱的意思,但这七千真不假,十倍不用,你随便给我几千不亏本就行,我能收您十倍的钱吗?”

  这小子突然很上道的样子,但为什么嘴里不停的提及十倍这个数字呢?一句话里都提了三遍,听上去总让人觉得奇怪,但又说不上什么地方不对,李境的样子多么真诚,多么老实!

  但恰恰因为这样,张彪才有力也使不出来,好像重重的一拳却打在棉花上,最后兴致缺缺道:“既然我说给你十倍的钱,自然不会违诺,我也不差这钱!你们想办法把鱼运回家里,我先回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