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张彪上门

至尊大地主 +A -A

  长青水库下游就连接着九州江,能够直通博教糖厂的位置,李境没有必要把超级清道夫拿到现场倾放,让人看见就影响太坏,水库闸口下放生它们就会顺着河道抵达受污染的地方。

  李境现在对超级清道夫是非常了解的,知道它们一定会按照他的想法往下走,并且最终抵达博教糖厂排污口!

  上游水质很好,根本没有超级清道夫的生存空间,在这它们只有不超过两天的寿命,动物求生的本能会让它们寻找适宜生存的区域。这是生物天性,哪怕是几百年后的基因工程也无法逆转的生物本能。

  果然,超级清道夫被放入河道后,先在这样一个新的环境懵了好一会,但没过多久就成群结队的往下游走,干脆利落的,一条都不落下。水闸下的河道口水质清澈,甚至能够直接饮用,超级清道夫根本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

  “就让我再帮你们一把!”李境最后还把水库的闸口开到最大,滚滚的水流把河道冲刷,这些清道夫也会加快速度顺水流走,不出意外很快就能抵达九州江。

  这些可多是成年的清道夫,许多肚子已经鼓鼓的,这么一桶只有几百条,但几天后它们的数量就能翻上百倍不止,这鱼的繁衍能力可是极为可怕的,相信假以时日就能大闹九州江!

  当然,依靠它们清理河道终究是治标不治本,李境是想要让超级清道夫的出现引起外界注意,从而达到打击博教糖厂的最终目的。

  收起心思,李境拎着水桶回到农庄,这件事情可不能让人察觉是他所为,否则问题会很大。首先张彪集团就不会放过他,估计真要杀他后快。然后官方也容不下他,甚至是民众也不能理解。

  他了解超级清道夫,但别人不了解,将这看上去有些恶心的鱼放入河里,还弄得到处都是,绝对的恶人,绝对的众之夭夭,这事务必保密。

  刘乐他们几个已经过来上班,看见李境从田里回来刘乐就笑吟吟问:“老板娘回去了?”

  不用看他那银荡的表情,光听这声音就知道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李境直接没好气道:“赶紧把今天的食材准备一下,别等客人来了手忙脚乱。”

  声未落,一个车队就缓缓驶入农庄。打头还是一辆高级宝马轿车,后面跟着三辆品牌不一的,看队形好像还只是随从。

  “二百多万的宝马,这是大人物啊!”刘乐惊讶道。

  李境也有些吃惊,但才不管他咧,来者都是客,就主动迎了出去。不过很快,他很突然就停下脚步,脸上的笑容也完全僵固,眼中全是警戒。来人他认识,大……大眼彪张彪!

  随行带着一位漂亮的女秘书,其他都是眼神凶煞的年轻人,显然都是他的马仔兼保镖,有差不多十人之多,这就是张彪的出行标准配置。往年得罪的仇家太多,不带保镖估计他都不敢出门。

  大眼彪是一个近五十的中年,平头短发,T恤牛仔裤配皮鞋,肚腩隆起非常富态。而最明显的特征则是那双眼睛,其实他的眼不大,就是眼球有些隆起,好像要瞪出来那样,给人眼球很大的错觉,才有大眼彪这个名号。

  看见后面的马仔主动从车里搬下各种钓具,李境那提起的心脏才放下,还好对方不是冲着他来算账的,只不过是个巧合而已。他认识张彪,但张彪就未必认识他,包括在场这些马仔,几乎都属张彪集团高层,没人认识李境,看见他也无动于衷。

  “张老板大驾光临,长青农庄蓬荜生辉。”李境还是硬着头皮迎了上去,走到半道又回头,那只会让人生疑。

  “你就是农庄的新老板?还挺让人意外,这么年轻就把农庄经营得有声有色,这段时间你这农庄客没少在我耳边出现,现在的年轻人了不得啊!”张彪看见李境有些意外,态度倒是挺和蔼,远没有江湖传闻那般凶神恶煞。至于被李境认出身份,他一点不意外,在廉城他的名气可不小。

  但李境留意到,说这些的时候张彪脸上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意外或许是有,但显然没将他放眼里。不过这跟他没多少关系,表面只谦虚着道:“都是客人抬举。”

  张彪笑了笑不再理会,等马仔将钓台搭好就直接坐上去作钓,温和的笑脸下,这些潜意识的行为已经无意中暴露他霸道的习惯。

  不过李境也懒得对他搭理,这样再好不过,也不陪在边上,该做什么做什么。现在不敢与他正面对抗,但也不用低眉显眼。

  今天的钓友陆陆续续抵达,但看见张彪这群人脸色都变换几下,有一个甚至转身就走,留下的也不敢在这边的好钓位垂钓,而是默契的去茶楼另一边,却连说话都不敢大声,整个水库的气氛无形中有些凝重。天下钓友是一家,但张彪绝对不算,一个不好可就会把他给得罪。

  如果他们不停在张彪面前上鱼,而张彪则是没鱼搭理,他心里能好受?就算他本人不出声,那些走狗也会乱咬人。

  步入中年的张彪脾气已经不比当年,但这些追随者都是疯子,一个个比张彪都无法无天,把你踹水库里都是轻的。

  就好比现在,见到餐厅门口有冰箱,这些人连问都不问开门就取饮料,每个人都拿上一瓶畅饮,自家都没这么随意。

  “老板,怎么办?”陈婕小心翼翼对李境问,她都不敢上前去招呼这些人,不是纹身就是黄发,个个凶神恶煞,就差明着在脸上写着我不是好人几个字。

  “什么怎么办,当然都记账上。”李境当然不会对他们客气,随便你们拿好了,但拿的饮料统统记载账目,到时候一块结,一个折扣也不给他们打!现在他对张彪虽然忌惮,但不至于怕得要死要活,身上超乎常人的力气多少给了他一些正面对抗张彪的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