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青九妹

至尊大地主 +A -A

  生日快乐,开业大吉!

  这蛋糕,可已经不仅仅是生日蛋糕而已,苏水芝显然不是随便在蛋糕店买的,而是用了些心思在上面。

  “水芝老师有心了。”李境目光有神的看着这位佳人。

  苏水芝不敢和他对视,低头道:“我们点蜡烛吧!”

  李境其实不是喜欢这种仪式的人,觉得挺矫情,但这次却没这么想,点上蜡烛后还老老实实的许了愿。这人啊,一旦遇上自己喜欢的人,都会变傻。

  蛋糕挺甜,甜得有些沉默,李境只能主动打破平静:“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吧?”

  “上次分别后,第二天我就去你们局里打听你的消息,结果他们说你已经自动离职,打你电话又打不通,让我担心了好长一段时间,你怎么到今天才联系我!”苏水芝说起这个却有些生气。

  “对不起,我得罪了人,连以前的号码也不敢使用。之前生活没有稳定,就一直没有联系你,让你担心这么长时间。”李境很是内疚。男人就这样,自己没本事,也不愿意连累别人,还以为这是爱,却不知只会让对方更加担心。

  苏水芝也只不过心里有些幽怨,倒不是真正的生气。虽然她不清楚李境后来做了什么,但知道得罪大眼彪的风险,内心更多只是担心。只是性格内敛,没法把这种感情说出口。

  “村民现在情况有没有好转?”李境岔开问。

  “听说那段时间举报的人挺多的,也有人下来检查,还有新闻媒体,可惜大眼彪让上游好几个大水库同时放水冲刷,表面的污水一夜之间都被冲走,也没检查出什么来。但污染还在,下游渔民依然不敢养殖。”苏水芝沉声道。

  “水库什么时候放的水?”李境皱眉。

  苏水芝想了想才回答:“好像就是你跟我见面的第二天,听说当天的水还很大,整个河水都是翻滚着的,还冲散了上面河道的箱,跑了不少罗非鱼。”

  李境一听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大眼彪何止是要冲走上面的污水,分明是想冲走他的尸体,否则时间上根本没那么赶巧,出事第二天水库就放水泄洪。他可记得那段时间天气炎热,土地也干旱,这些水库泄哪门子的洪!

  “这大眼彪,还真是只手遮天,连水库都能控制。”李境一时倍感无力。

  水库的水往河里一冲,当然能够起到净化水质的效果,但这只是门面工作,城市污水沟应对检查就用这套办法,净化了河道却污染了大海根本就得不偿失。再说,污水能够冲走,但污染的沉淀物却还会留在河床,这会持续影响河道水质。

  “我们都是小人物,这种事情轮不到我们管,你千万不要再做傻事。”苏水芝用着鼻音警告,不是她麻木不仁,只是以李境如今的实力,碰上大眼彪无疑是以卵击石,她不想李境再做无谓的牺牲。

  “放心,我不会再犯傻。”李境保证,已经吃亏一次,他当然不会再轻易去挑衅大眼彪,除非有足够的实力,足够合适的机会才会出手,否则只会重蹈覆辙。

  “如此就好。”苏水芝麻木一笑,像大眼彪那等恶人,她何尝不希望他能得到报应,但她一个小女人,根本做不了什么。

  两人一时沉默下来。

  “我带你四处走走,农庄里可有不少新奇的东西。”李境突然道。

  “好呀!”苏水芝也挺好奇的,脆声答应。

  “这是河族馆,里面供养着河里的各种鱼。你看,这是甲六!”李境先把她带到河族馆。

  “甲六?为什么要取这么奇怪的名字?”苏水芝好奇问。

  “它是甲鱼嘛,所以姓甲,六是它的重量。”李境回答。

  “六十斤吗?这甲鱼很大。”苏水芝惊讶道。

  “这两条是青鱼,大的叫青百斤。”李境走到第二个水池介绍。

  “这鱼有一百斤?那不得了啊!小的呢,它叫什么?”苏水芝追问。

  “这……好像还没起名。”李境有些尴尬。

  “它有九十斤吧?是不是母鱼?”苏水芝一连问了两个问题,得到确认后不由分说就道:“那它就叫青九妹吧!”

  “你这起名字的技巧,跟我差不多一个水平啊!”李境被她逗笑。

  “去去去,青九妹多好听的,重量和性别一听就明白。”苏水芝这个时候才真正放松自己,看得出,她挺喜欢这些动物。

  “这是鲶二百。”“还好它不是二百五十斤。”

  “这是李八。”“如果甲鱼是八十斤,你会给它起什么名字?”“王八呀!”“做你家的鱼真倒霉。”

  看完河族馆,李境又把她带到动物园,最后顺着水库的钓道一路来到水库堤坝。这边已经没有灯光,但借着月光的反射,隐隐能够看见下面大树水稻田里的景象,还有青蛙在下面呱呱的叫着,不时能够看见甲鱼和黄鳝活动的波浪水面。

  “这片水田里种的是一种新型水稻,我管它叫大树水稻,再有两个多月就可以收成,到时候第一时间请你过来品尝。”李境遥望下方道。

  “那我可一定要来。”苏水芝笑着回答,但她随后指着水田周围问:“怎么好像用铁丝围了起来?”她可没见过谁家稻田还用围着,果园才会这样。

  “你可千万别小看这稻田,里面还养着几千只甲鱼,还有很多的黄鳝,等有空我还要在里面养一些水鸭,有这么好的坏境估计肉质不错。”李境绘声绘色的描绘自己的计划。

  苏水芝看不清李境的脸,但能够从声音中听出他的认真和激情,不免有些喜欢。如果李境还是那个只会找张彪麻烦而不顾一切的人,今晚她纵然会来,但也会转身就走,现在认真务实的李境才是她内心喜欢的。

  “嗖……”

  “啊!”

  不知道是什么出来乘凉的蛇被两人惊动,嗖的一声从苏水芝脚边穿过钻进灌木丛,也把她吓得直往李境身上扑。

  李境刚还很担心,现在温玉入怀,幸福来得有些突然,整个人都有些傻。苏水芝是个很朴素的女子,身上没有喷香水的习惯,只有淡淡的沐浴露气息,闻着自然,搂着就更舒服,软软暖暖的,不禁用上一点儿力气。

  惊吓只是那么一小会,然后苏水芝就只剩尴尬,尤其是感受到李境的力气时,心里更是小鹿乱撞。她并不讨厌这种感觉,但可能太过突然,两人也没走到这步,短暂的发呆后就从苏最怀里挣出。

  “时间已经不早,我要回去了。”苏水芝轻声道,声音小得连自己都没听清。

  “……好,我送你回去。”李境纵然不舍,但刚才的亲密接触已经让他很满足,纯洁的感情哪怕只是牵个小手也能兴奋上半天。

  回到餐厅从柜台装好半斤长青茶带上,才把助力摩托从车棚推出。

  这天气哪怕是晚上,屋里也挺闷的,但到外面却很凉爽,尤其是骑着摩托车的时候,风唰唰的往身上吹着很舒适。只是这边不是城区,可没有路灯,黑漆漆的树林让人有些害怕,苏水芝咬着贝齿把手放到李境腰间才觉有安全感。

  在这县城,有四个轮子车辆的年轻人不多,但两个轮子的车几乎人人都有,摩托车上的爱情虽然清凉,但纯粹、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