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农庄建设

至尊大地主 +A -A

  刘乐过来上班的时候没看见李境,正要找他要钥匙开门呢,就听见后院有奇怪的叫声,走到鸡圈一看,嗬!原来是一只野鸡!这伙计看食材的眼睛毒辣得很,对着野生山鸡简直垂涎三尺,所以出来的时候看见李境从田里回来就问:“笼里那山鸡杀不?我很擅长。”

  “你以后的工钱我还指望它帮忙挣呢!别打它注意。”李境听了没有好气,然后找来钥匙把餐厅厨房的门打开。

  慧姐今天休假没上班,刘乐只简单的做了两个小菜。

  “这雨,还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李境望着窗外的小雨唉声叹气,这几天他的生意可糟糕透。农庄建设简陋,又地处偏僻,不会有很多客人冒雨过来。

  “农庄嘛!体验很重要,就好比如说钓鱼,连个钓棚都没有,虽然钓友一般都会把太阳伞带来,但还是诸多不便。你看大毛老师的游钓中国,很多大型水库甚至配备了钓屋,还有可以睡觉的地方,甚至连屋里掀开地板就能钓鱼,又或者是水上活动浮台等。”

  “咱们这水库不算大,钓屋可能有点夸张,但搭建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平台很有必要。”

  “还有就是停车场,过来用餐的客人大多有车,没车也会打车过来,只要搭建个停车棚,连接着餐厅和钓场,下多大的雨也不会影响顾客对吧?”

  刘乐说了很多,而且都是从实用的角度做出的分析,李境听了频频点头,这些细节都能提升客户体验,的确是有必要。但到头来还是涉及到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那就是钱!

  别看李境这段时间收入不少,但投入也大,尤其是在大树水稻试验田上,前前后后已经支出五六万元,现在账目上剩下的钱已经不多。

  但节省绝对不是办法,不需要多么奢华,但实用的设施必须建造。

  不过李境还是开玩笑道:“可马上就要给你结工资,钱不够啊!要不工钱的事再缓缓……”

  “虽然跟你很熟,但这事没得商量!”刘乐果断道,这话他是认真的。作为员工,他可以向老板提出建议,但绝不可能搭上自己工资,再深的感情都不行。

  “就是开个玩笑,别那么认真。”李境尴尬笑了笑,换做是他也不干,工资迟发一天可都会让员工不满。

  两人说话间,一辆越野轿车淌着小雨驶了进来,是蒋老的那辆,李境连忙打着雨伞走了过去。

  蒋老从车里下来后就到后面去搬钓具,见李境过来替他挡雨就道:“不用给我撑伞,雨又不大,赶紧让刘乐做个盒饭!早餐都没吃呢!家里人都出了门,一个人在家闷,鱼瘾一上干脆过来钓鱼。”

  “您老真行。”李境笑道,但并不离开,扯开喉咙就冲餐厅里的刘乐喊道:“刘乐,给蒋老来盒鱼饭!”

  “要不把我们吃剩的端上去得。”刘乐开玩笑道。

  “行啊,我还能省下三十块钱。”蒋老没好气道。

  钓位虽然没有遮风挡雨的地方,但因为是水泥平台,下雨也不泥泞,撑上钓鱼伞能应付。这朦胧细雨下钓起鱼来倒是有那么一番趣味,而且天不热,甚至比万里晴空的时候更要恰意。

  李境搬来椅子在旁边坐着,还请教了钓鱼平台的建设问题。

  “我去过许多钓场,他们都做得比较简单。但下雨天的确是个问题,有钓屋的当然方便,但收费普遍较贵,一天好几百块钱呢!普通钓鱼人难免望而却步。也有的地方把普通钓位和豪华钓位区分开来,收费也不同,但这会造成客人心理的不平衡,反而坏了鱼乐的心态。”蒋老缓缓说道。

  这话李境听了不禁深思,长青农庄将来的发展方向到底该怎样?兴趣还是为钱?是简简单单的还是把它做大做强?最后会不会沦为只为有钱人开放的私人会所?

  这些他以前都没有想过,有钱就挣,有客就接待,一切似乎都是顺其自然。

  蒋老回头见他迷茫,一笑道:“挣钱没什么不对,我年轻的时候就很拼命,心里就只想着钱。成功了,却做错了不少事,至今内心难以释怀……年纪大了,就喜欢叨唠,每个人都不同,都有自己的路,顺其自然也好。”

  “我倒是没想过建了好的设施就提高收费标准,就是想给钓友提供便利,也好让生意好些。”李境挠头。

  蒋老就担心李境会急功近利,看见眼前的利益就急着提高农庄档次,最后把自己给毁了!不是危言耸听,多少白手起家的人都是这么失败的,尤其是农林渔业,投资大,收益慢。前些年他也有涉足,发现不对就及时抽身,其他投资者则都赔了全副身家,苏叶坤就是最好的例子。

  现在听李境这么说他就放心下来,不想让气氛这么沉重,回到话题说:“钓鱼嘛!大家都喜欢风格原始一些,所以很多地方用的是竹屋,上面铺的是茅草。但廉城近海,每年都有台风,竹屋反倒不够实用,倒不如直接用水泥钢筋倒成亭子结构的一个建筑。前面钓鱼,后面砌有石桌用来吃饭喝茶,你现在这餐厅终归有点小,接待不了多少客人。”

  李境听了眼前一亮,蒋老这提议着实不错,一举两得。

  “还有啊,一定要有好的规划,整个农庄就这么大点地方,现在如果不好好规划一番,以后这不满意那儿不行,大兴土木就浪费钱财。”

  “装修风格要贴近自然,什么欧美、中国风都别折腾,别不伦不类让客人感觉唐突,要知道我们到这只是钓鱼的……”

  蒋老绝对是一位良师益友,加上见多识广,一下就说出许多对李境非常有用的建议,全都被他默默记在心上。当然,种种原因,不可能全部采用,李境也有自己的主见。

  “聊什么聊得那么开心呢?”这时候刘乐把做好的盒饭送了出来。

  “小刘啊!今天怎么不见小慧呢?”蒋老诧异问。

  “她休假种田去了。”刘乐道。

  “你怎么不去帮忙呢?她一个人很不容易。”蒋老放下鱼竿貌似随口问。

  刘乐脸色马上大变,尴尬道:“蒋老,您怎么为老不尊呢!我们可是纯洁的友谊关系。”

  “你想哪去?同事朋友间互相帮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蒋老义正言辞的呵斥,他什么时候是老不正经的人?这小刘不讲究,难道是心虚?蒋老不禁用上打量眼光。

  刘乐大为尴尬,忙道:“我这不是要上班嘛!没空,李老板也不让。”

  “上班不妨碍你去帮忙呀,等有客人我再打电话叫你就成,又不远,翻过后院就是陈村的田地。”李境也凑热闹道。

  “你怎么不去帮?”刘乐恼羞成怒。

  “哈哈!”不怀好意的两人哈哈大笑起来,男人之间从来不缺带着丝丝荤色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