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野鸡

至尊大地主 +A -A

  桃金娘丛中窜出野山鸡,就在前面对他瞪眼,把李境吓了大跳,定睛看是一只山鸡才放心一些。

  “嚯!这山鸡挺大的呀!”李境才有心情打量山鸡的情况,这桃金娘树枝挺粗壮,但被它这么一踩,还是一晃一晃。

  再看它的羽毛,色泽艳丽,长尾巴,爪黑色,个不小,但有些消瘦。

  “难道它不怕?”李境诧异,瞪自己干啥,跑才是你应该做的。除非……这是只母鸡,而且正在孵蛋,母鸡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不会忌惮入侵者,要是有什么敢接近,甚至主动发起攻击,被啄上可有得痛。

  “咯咯!!!”

  母山鸡见眼前这动物依然虎视眈眈也不离开,护崽心切下居然突然飞扑过来,近的时候更是张嘴要啄!速度不慢,加之距离太近,如果没点眼力和反应,李境今天估计是要被啄伤,可别小看它的攻击力。

  慌忙一个侧身,见它从自己身边飞过,李境一个神来之手把它脖子卡住!

  但别以为这样就能把它制服,野鸡奋力一个翻身,爪子已经在李境手上撕开一块布料,连皮肤也轻微擦伤。

  吃疼让李境温怒,就差要将它摔死了算!但最终还是忍下,手慌脚乱的把它摁地上。挣扎依旧,但已经奈何不了李境,脾气再大,终究是只野鸡。

  抓着它的双脚,然后把它倒起来拎着,这下就算它力气再大也只能不停的扑打翅膀。见它有些烦人,李境干脆把它塞进随身带来的饲料袋里,只给它多开了些孔透气,再怎么挣扎也不管它。

  抓着桃金娘的树枝滑着下去,果然在下面发现一个用草料简易搭建的窝子,却有效借助桃金娘的树根挡住了水。

  窝子中有十几个蛋,一些已经破壳,还有几个完整的。这些小鸡崽突然失去母亲的呵护,正吱吱的叫个不停。其中两只甚至连身上的羽毛都还湿漉漉的,显然才刚破壳而出。

  “好!正好!”李境很是激动,他来得正是时候,早不行,太晚也不好。这些小鸡才刚出生,不会有什么野性,应该能够驯化。

  明明可以先把母鸡带回去再取纸箱进来带走小鸡,不会耽误多长时间,但李境却担心变故,直接把自己衣服扒下,把所有小鸡和那些个没有被孵出的鸡蛋都兜着,最后提上母鸡就离开,连那把缺了口子的开山大刀都落下不要。

  石树世界的天气晴朗,但回到农庄的时候,这边又下起了中雨。再看时间,得,今晚的生意是要泡汤了,干脆到餐厅打发刘乐慧姐两个下班,他现在把山鸡从屋里取出来也不好解释,放久了又担心出什么问题。

  后院有个鸡圈,野母鸡关笼子里,但小鸡不能跟它放在一起。这母亲现在情绪可不好,大意下把小鸡踩死就坏。但小鸡刚破壳出来,需要一些温度,但要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李境把鸡崽放进幼苗笼里,然后接上一盏一百瓦的白炽灯,这灯能烫伤人,给小鸡取暖当然没问题。

  “还是不行啊,要给它们水和饲料!”李境在鸡圈附近找了几圈,结果找到几个烂的。虽然外面下着雨,但李境还是毫不犹豫就披上雨衣开车到镇里的杂货市场。天色就快要暗,还下着雨,再等等人家就已经打烊。

  在杂货行购买了自动给小鸡喂水和喂料用的水壶,然后又跑到米行购买小鸡饲料,急匆匆又赶了回来,李境算是体验到哪种既当爹又当娘的感受。

  但看那些小鸡崽子摸索着过来喝了水,也渐渐懵懵懂懂的啄食被撒在面前的饲料,李境还是觉得很满足。

  “咯咯!!!”

  可惜它们的母亲就不那么乖巧,哪怕被锁在铁笼也四处冲撞,或用爪子撕扯,或用嘴去啄,头上的毛已经掉下一片,嘴角也微微轻伤,尤其是李境出现的时候尤其惊慌和愤怒。

  “算我怕了你。”

  野生的山鸡,当然没那么容易驯服,李境还想留下多观察观察小鸡的情况,但实在拗它不过,往里面投了饲料和米饭就离开。

  外面雨还在下,好像不知什么时候才是尽头,李境干脆把门关了,只希望明天天气别这么糟糕,农民也不需要这么多的雨水,这都快成了水灾,一夜无话。

  然而第二天,天公依然不作美,但好在雨只是断断续续,也不大。

  李境心里还挂念后院的小鸡,打了雨伞就走向鸡圈。

  “咯咯!!!”

  原本已经消停的母山鸡一看是他,立马炸毛,笼子里乱撞。

  可李境看了一眼笼里的盘子,饲料和米饭都已经一干二净,不禁一撇嘴唇,心里还考虑是不是该把它饿上两顿。

  “碎蛋壳?”

  李境看见幼崽笼子里头的破碎蛋壳更是惊喜,这说明又有幼崽破壳而出,清点一下数目,果然比昨天多了一只,只是其余三个依然无动于衷,估计是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根本不是种鸡蛋。

  “傻呀,往灯光下照一下不就知道。”

  拿起一个往灯前一照,非常通透,能够看见亮光,这说明里面根本没有幼崽,否则应该是黑的。敲开一看,果然如此,而且已经变质发臭,不能食用。故技重施,其余两个也是如此。

  “有十二只也不错。”

  而且这些小野鸡目前精神状态都不错,都已经会吃饲料和喝水,而且天真懵懂,并不怎么怕他,伸手进去的时候还轻轻啄上一啄,却把前面的母山鸡急的团团转。

  清理了鸡笼,又给它们添加饲料和水,李境才离开鸡圈。天还早,李境又扛上一把锄头去巡田。昨夜那场雨不小,水库水位暴涨,必须泄洪。水库虽说不大,但蓄水量可不少,一旦出现问题下方农田必然受到殃及,自己损失惨重不说,下面的农民也会找他玩命。

  大树水稻田加固得恰逢其时,倒也没出现多大的问题,就是个别地方被冲走了淤泥,水位也高了些,大量甲鱼都爬到田埂上面。

  李境从田里回到农庄的时候,刘乐刚好从后院出来,看见他就忍不住问:“笼里那山鸡杀不?我很擅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