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桃金娘

至尊大地主 +A -A

  李境一句话让刘乐慧姐两人一阵尴尬,但这么大的反应,那是有原因的。

  寡妇门前是非多,刘乐却天天晚上送慧姐回家。本来没什么事,晚上下班一块下山嘛!顺道也更加安全些,但一些村民见了总喜欢调侃,调侃多了后就成了流言蜚语,这绯闻陈村还有谁不知道?

  一个村妇还特地向李境打听了这事,说是要撮合两人,闹得他哭笑不得。他们两人后来也得悉,慧姐直接不要他送,头一天走还挺怕,但渐渐就习惯。

  李境也是一时口快,说过就后悔了,两个都是他员工,之间出什么问题也会影响工作,当下岔开道:“你们两个不能同时休假,现在农庄人少,只能一个一个的安排,刘乐你就别凑这热闹。

  说起这招人的事,李境挺无奈的,虽然慧姐一个人应付得过,忙的时候他也会帮忙,但终归还是不行,至少还要再招一个,问题是招不到人……

  为此李境特地打听过,廉城服务员的月薪最多就是两千,小餐馆更低些,李境开出三千一月的待遇绝对不亏心。而之所以招不到人,大概是因为地处偏僻,人家不信任或感觉不安全才不来的。

  看来要改变一下招聘的方向,目光也应该放在附近村子,然后李境还让慧姐和刘乐留意身边有没有人要干这个,熟人介绍的话,肯定更能让人信任。

  “老板,前些天你种的那些菜全被淋死了,接下来一个多月都是雨季,青菜不好种。”慧姐汇报道。

  “我也看见了,叶子都已经烂掉。”李境也很无奈,眼看就可以吃上新鲜蔬菜,结果倾盆大雨下来后,给全毁了!现在餐厅的青菜都是山下采购的,长青农庄的确不是正经的农庄。

  “厨房方面,菜品还是太过片面,都是以淡水鱼为主,虽然好吃,但总归单调,建议添加其他一些荤素菜,还有五谷杂粮。当然,我们还是以现有的食材作为招牌菜,这些都只是辅助性的。”刘乐也提出建议。

  “确实,有很多新来的客人对此抱怨不少。”李境点头,这是需要注意的,想了想道:“这样,你抽时间制作一个菜谱,看要添加什么菜我再决定。”

  “这……”刘乐一窒。

  “怎么,没做过?”李境奇怪问。

  “有跟主厨做过,不难。”刘乐想了想道,如果是大酒店的菜单,他一个人做不来,但长青农庄数来数去就那么二三十个菜,他还不成问题。

  农庄的菜园需要建设,增加菜品也势在必行,而且这两件事情都迫在眉睫。真正的农庄,不管青菜还是肉类,都不应是从市场买的,而是直接自己饲养种植。青菜倒是还容易解决,用心些就好。家禽养殖就有些困难,重要是用什么喂养的问题,如果也是用饲料,这种家禽和养殖场的没什么区别,做做形式而已,没有任何价值。

  说好听了是形式主义,难听点的形容就是欺骗,李境不是什么老好人,但也不想再让自己内心再惶恐不安一次,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告诉客人是从市场买的,多少好人都是从坏人变来的呢!

  “上次给大树水稻施肥的粪还剩下一些,效果很不错,等有空我把它放菜园里,慧姐你今晚回去问问家里的老人,看这个季节村里的人都中了什么菜。”李境叮嘱。

  “没问题。”慧姐答应道。

  暂时有了解决的方向,但李境却不满意,这些菜虽然只是辅助,但却是一个农庄重要的组成部分,自养很有必要。但外界的品种,却不符合李境的要求,饲养了没特点,麻烦自己而已,不如到市场去买。

  所以,李境又一次进入石树世界,不过这次他的目标不再是前面的九州江,而是后背的山,望不尽头的森林。

  李境有些忌惮,水里至少还有船挡着,掠食性鱼类也不会轻易攻击,但山林却处处都是危险,老虎、豹子、野狼这些,他都曾亲眼目睹!李境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发生过什么,但许多曾经消失的物种又一次出现,反观那些入侵物种却不见所踪。

  譬如罗非鱼!廉城水域无处不在,小河小沟鱼塘满处都是,本土鲫鱼反倒是无处生存。但这个世界距今为止李境没有碰见一条非洲鲫鱼,本土鲫鱼倒是用地笼捕捉不少。

  而当代早已消失的狮子老虎这些凶兽,却再次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廉城,似乎他们本就应该住在这里。

  所以李境一直不敢探索这片森林,现在却不得不走一遭,随身带着的武器也只有那把缺了口子的开山大刀,只希望这次行程能够顺利。

  “吱吱喳喳!”

  翻过一个陡峭山坡,前面有密集的鸟叫声传来,听声音鸟儿的数量应该不少。李境小心潜伏过去,用大刀扒开一束灌木放眼一看,原来前面是一处小山谷,这里杉木不可生存,却滋生出许多灌木,其中以桃金娘为多。

  桃金娘这名字许多人可能陌生,但它的另一个称谓对南方地区却不陌生,那就是稔子树,也有人叫山稔等称谓,这个季节正是果子成熟的时间。

  这是一种南方地区常见的野果子,浆果卵状壶形,熟时紫黑色,味道甘甜可口,还有活血化瘀等功效。成熟了无人采摘,自然成为丛林鸟类的可口美食,眼下这山谷就有几群,但都是小体型的鸟类,吱吱喳喳的好不热闹。

  见这些鸟儿对自己没有威胁,李境就从地上起来,才发现面前这棵也是桃金娘,而且挂着好些熟成黑色的果子,果子比现实要大不少。

  顺手摘下一颗放嘴里轻轻咬破,甘甜的汁液瞬间在口腔爆开,浓浓的香味有着原始的味道。

  “嗯,味道不错!”李境很惊艳,现代的虽然也很美味,但果香和果汁都没这么多,品级上升不止一个台阶,都来不及细想就已经七八个下腹。

  “改天摘些泡酒。”李境不喜酒,但对低度数的果酒情有独钟。

  这些鸟儿生性虽然警觉,李境起来就被发现,但它们不认识人类,没那么大的戒备,只以为是什么稀奇的动物,就都聚在另一边啄食野果。

  但这时李境一个失足,踩到一根枯枝上,发出比较尖细的嘎吱声,鸟群顿时受惊一飞而散。

  “咯咯咯!”

  一个异样的叫声就从李境前面这棵稔子树下方响起,哗的风声卷席,一只棕黄色夹带黑斑羽毛的长尾巴山鸡飞上稔子树的枝头。一见李境,全身羽毛都竖起,抖着脖子用斗鸡眼瞪李境,嘴里还发出咯咯咯的低鸣用以警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