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雨季

至尊大地主 +A -A

  大毛老师钓鱼的视频引起大量转发分享,李境还真没有想到。说起来,节目前天已经上线优酷,但李境一直在忙,所以没有功夫去看,干脆打开餐厅电视机,优酷上一搜,找到最新的一期播放,标题是‘鹤地水怪’。

  片头是关于廉城的介绍,收了旅游局的宣传费,往死里说好总不会有错。

  很快作钓开始,然而过程并不顺利,一连三天都在钓小罗非,能有一斤就已经算大。整个摄制组气氛压抑,旁白的解说更是用略显凄凉的口吻说的。直到第四天的录制开始,情况才发生惊天逆转。

  “已经连续守了三天,现在是第四天,但水怪没见到,连大鱼都没上一条,整个摄制组都身心疲惫。”电视上的大毛一边换线,一边对着镜头说起话来:“我们决定再守一天,无论什么结果,都不得不结束这次行程。”

  “今天我特地向当地钓友讨来一种生活在特殊环境的蚯蚓,听说诱鱼效果很好,大鱼也喜欢吃……”

  这些画面李境就很熟悉,因为他当时就在摄影机后面,记得拍摄过程看着挺尴尬的,都是大毛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但现在播放出来的效果却非常棒。

  投竿后,大毛突然一声惊叫,连手上的鱼竿都险些被拖出去,率先钓起一尾十多斤重的红色鲤鱼。这就好像一个开门红,大毛接连钓上大鱼,尤其是六十二斤的胖头鱼一上,着实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鱼可真不小,脑袋比人头都大。

  而把气氛推向高潮的还是那终极巨鲶,连大毛都直接被拽水里,还是一个年轻人飞身跳下水才把他从水里捞起的。画面惊心动魄,场中惊叫练练,解说情绪亢奋,观众看了也捏了把汗……

  “老板,您上电视了啊!”慧姐心思细腻,虽然只是个背影,但还是一眼就认出是李境来。

  “还真的是你,可怎么都是背后的镜头,你跟大毛老师的关系不错呀……”刘乐就奇怪,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难道大毛对李境有成见不成?都说同行是冤家嘛,李境钓鱼比大毛厉害,所以大毛心生嫉妒……异常的镜头让刘大厨想了很多。

  “别瞎猜,是我让他们这么做的。”李境没好气道。

  两人听了就更加奇怪,为什么呀?出镜你能出名,这对农庄百利无一害。但见李境不想说的样子,实在不好追问,也就作罢。

  节目最后,巨鲶还是逃之夭夭,场中所有人都叹气,大毛本人也有些遗憾连连,但很快就收拾好情绪做最后的总结。

  这期节目收到不错的反响,前面几期的播放量在五十万以下,这期才上线两天,点击率就已经超过这个数字。手机翻看一下,评论有两千多条,而且大多人都在讨论巨鲶,李境甚至发现许多廉城本地的账号。

  但优酷上的反应,跟廉城朋友圈相比,实在小巫见大巫。‘大毛钓水怪’的新闻,短短几天就火爆整个廉城的朋友圈,前去垂钓的人数成倍递增,旅客也有增加,鹤地水库在廉城一时风头无两。

  但让李境安心的是,虽然许多钓鱼人都被吸引去了鹤地那边,但他的钓友却都大多留了下来,依然在这收费的水库而不是该去正火爆的鹤地水库。

  李境特地跟钓友唠了一下,总结出几个原因来。第一,鹤地水库有大鱼不假,但大鱼哪是那么容易钓的,大家都比较务实,也早了解那边的鱼情。第二,长青农庄鱼虾的美味,其他地方不能相比,高价买都愿意,何况是钓。第三,鹤地水库有大鱼不假,但谁说长青水库没有?

  下一期游钓中国虽然还未播出,但在本地钓鱼人的圈子里早已流传,下期大毛老师就在长青水库录制!录影并没有流传出来,节目组不允许录影,但照片却已经泄露,大毛在这可是钓上近九十斤重的大黑鱼!而且之前还有六十多斤大青鱼、五十多斤大鲤的纪律,小水库不比大水库差。

  李境见了还是非常欣慰的,真想夸你们眼光不差。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酷热晴朗的天气发生转变,每天都下在下雨,天色昏昏沉沉的。

  时间已经是夏末,马上就是秋播的时间,但种田需要大量的水,这个时间下雨,其实可以说是风调雨顺。长青水库虽然承包给了李境,可以自由放养鱼虾,但依然需要承担下游几个村子的耕地用水需求,这是国策,人家来要水你不得阻拦。

  但接连几天的雨这么一下,倒是省去这一工作,多屯些水才熬过今年秋冬也是好的。

  可农庄的生意就变得寡淡了,又是下雨又是打雷的,躲在屋里都怕,哪敢出外面钓鱼。整整一个星期,水库才接待了十几位客人,用餐的也不多,刘乐慧姐两个闲得上班时间都在看电视。

  李境反倒不怎么闲,天天发大水,他得顾着大树水稻田,别让太多的水灌入给糟蹋了!水多不行,少也不好,若田坝再被大水冲出个口子,田里的淤泥都被冲刷流走,黄鳝、甲鱼和大树水稻可都要白忙活。

  虽然之前都已经投入不少钱来加固,但这么大的雨,心里难免担心,每天都要到田边看看,不转转心里都不踏实。

  “老板,我家明天插秧,能休假吗?”慧姐问。

  “你家还种地呢?”李境问,家里没了男人,家公家婆岁数也不小,种地多少有些吃力。

  “就两亩,留着自己吃不用到市场买。”慧姐低声道。

  农村人视粮食为命,家里不屯着几千斤心都不踏实。南方水稻虽然一年两次收成,但早稻口感太差都是不吃的。早稻可以不种,但晚稻必须种些,许多传统作业甚至有个假期叫做农忙假,这在农民心里,比什么元旦圣诞重要太多。

  李境理解的点了点头,看了眼手机的天气预报,明天是小雨,客人不会太多,他一个人也忙得过来,就道:“行!不过如果客人多的话,我可能会把你叫回来,所以记得随身带着手机。”

  “谢谢老板。”慧姐脸上顿时有了笑容,公婆身体虽然还算硬朗,但毕竟是上了年纪,能帮就帮吧,现在不比以前。

  刘乐一听有休假,顿时叫嚷起来:“老板,我也休假一天!”

  李境听了没好气问:“怎么,你是想帮慧姐家插秧是吧?”

  这话一出,慧姐闹了个大红脸,而刘乐也很是尴尬,气道:“我家也要种田!这是农忙知道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