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讨要

至尊大地主 +A -A

  大毛摄制组在鹤地水库遇到拍摄难题,并且跟旅游局方面的负责人发生冲突,节目险些终止。最后大毛提出了另外一个拍摄方向,干脆到长青水库去拍,反正都在廉城,都能起到宣传效果。

  “长青水库?”这名负责人懵了一下,这水库他知道,不大,也没什么特色,好像还被人承包的,当下忙道:“这不行啊!这已经是私人承包的产业,我们怎么能拿公家的宣传费来宣传私人水库?这绝对不行,就在鹤地水库。”

  “你……”对于这目光短浅的人,大毛已经无力去争。

  时间已经临近旁晚,今天已经无法再钓下去,最终不欢而散也没有想到双方都认可的解决办法。

  大毛找上蒋老,约在长青农庄吃饭,餐桌上大毛大吐苦水:“这地方资源保护也太差劲了,辣么大一个水库,钓了整整三天,不是白条就是小罗非,好不容易上个鲤鱼,结果还是个驼背!八成是被电的!在水库放任电鱼鱼,又不及时投放鱼苗,这不赶尽杀绝吗!”

  “那水库几十年没干,有鱼,大鱼,你多守几天。”蒋老可呵呵道。

  “蒋老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大鱼是可遇不可求的,尤其是在野生水域。”大毛苦笑。

  蒋老也正了正色,道:“鱼情不好,渔获自然就差,这有什么可为难的?钓鱼人早该习惯这种情况,何况你这样的老师傅。”

  大毛喝了一口劲酒,郁闷道:“这我知道,但这次来廉城拍节目,我是应你们旅游局的邀请来的,不办好看些他们不满意,今天还从市场带了几条大花鲢来,让我给急的!”

  蒋老听了哈哈大笑,他当然明白那负责人的用意,而且他也熟悉廉城一些公务员的德性,干出这事来并不奇怪。还是看在你大毛多少是个名人的份上,否则更缺德的事人家都能做出。山高皇帝远,流氓混混多。

  “蒋老哥您就别笑话,你熟悉廉城水域的情况,看能不能给我想个办法。”大毛沉吟道。

  “后续部分你可以到这来拍的呀?他旅游局主要是为了宣传廉城,又不一定要在鹤地水库。只要来长青水库,你还愁没看头?一百斤的大黑鱼问你见过没?”蒋老同样想到这个办法。

  “一百斤的黑鱼?”大毛有被吓到,这么一个大家伙,脾气大些甚至会威胁到人。

  “亲眼所见,如果不是邱老头被拖下水让我慌了一下,都已经把它钓上来!”蒋老想起这事还有遗憾。

  蒋老的话,大毛是相信的,这老哥不会把事情往夸张的说。心思也活跃开来,要是能把这一百斤的大黑钓上,节目效果那没的说……不过眼下还得解决鹤地水库这档子事,无奈把旅游局负责人的意思转述给蒋老:长青水库不行,绝对要在鹤地水库拍!

  “这些人目光也太短浅了吧!”蒋老实在没好气,私人的水库就不能用来宣传?怎么私人老板开发的楼盘你们就那么热心,匪官这是。

  “不是吗!也不知道他们脑子想的是什么。”大毛怨气还有,但过江龙斗不过地头蛇,何况他也不想事情闹大毁了自己名声,对于在节目里植入广告这事,观众终归是有抵触。

  “要不要我给你说道说道?”蒋老问,他在廉城有些关系。

  “最好不要这样。”大毛沉吟道,除非是迫不得已他才愿意借蒋老的关系解决问题,这是下下策。

  蒋老理解的点了点头,想了想,看了一眼厨房门口杵着的李境缓缓开口说:“李境对钓大鱼倒是很有一套,如果你能让他帮忙,问题应该不难解决。”

  蒋老不敢把话说满,也不好透露太多,毕竟不经过李境同意,不清楚他是怎么想的。

  “李境?”大毛跟李境之前只不过是点头之交,甚至名字都要想了想才记起是这农庄的主人,一时有些诧异,但随后又想到农庄厨师钓起六十五斤大青鱼的事,照蒋老哥这说法,李境对钓大鱼怕是有些心得。

  这事情挺急,大毛等李境把下一个菜端来的时候就招呼道:“李老板没吃吧?一块坐。”

  “不了,谢谢大毛老……”

  不等李境婉拒,大毛连忙打断说:“是有事情想要请教你。”

  “不敢当、不敢当。”李境忙道,但想了想还是坐下。人家一个大师都已经用上请教二字,他要是再客气可就是不给面子。

  “先吃菜。”大毛先招呼李境动筷,等气氛缓和下来就直接了当说:“听蒋老哥说,你对钓大鱼很有办法,看能不能指导指导。”

  “指导不敢说,我之所以能钓大鱼,主要是用了大钩,二十几号以上的,挂大黑蚯蚓,钓上的自然都是大鱼。”李境忙道。

  大毛懵了一下,大钩大蚯蚓上大鱼他能理解,因为小鱼根本都吃不下,能够钓上的当然是大鱼。但问题是,蚯蚓的诱鱼效果很一般,许多鱼还不稀罕,你这么大一个钩子扔下去鱼也未必会吃啊!不禁用怀疑眼光看向蒋老,眼神在问:这就是你说的有一套?

  蒋老嘴角挪了挪,但他还不知道李境什么意思,也不好开口解释。

  李境知道这样蒋老为难,顿了顿又补充说:“还有一个奥妙就是,我所用的蚯蚓和常见的不太相同,它们生活的环境奇特,身上的气味也较为浓烈,许多大鱼都喜欢吃,甚至连草鱼这种素食鱼都钓上过,青鱼、鲤鱼和罗非这些就跟没问题。”

  “真有这个奇效?”大毛诧异问。

  “不然你以为比赛当天那条六十五斤大青鱼是怎样上来的?连当初那一百斤黑鱼,我也是向李境讨两根蚯蚓才钓到的。”蒋老没好气道。

  大毛一听那不得了啊,黑鱼可是掠食性的鱼类,正常下只有路亚钓法才能钓上,也就是常说的‘打黑’。至于蚯蚓,按说黑鱼是不稀罕的,何况还是上百斤的大家伙,几斤的鲤鱼都能一口吞下,蚯蚓根本不够它塞牙缝。

  虽然觉得这事挺玄乎,但蒋老哥都这么说,应该不会是假,而且他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厚着脸道:“可以给我一些试试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