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拍摄争执

至尊大地主 +A -A

  垂钓大赛后第二天,到长青农庄钓鱼的有十几位钓友,餐厅中午两座,下午三桌,大多是昨天钓友带来的客源。

  显然,他们都已经吃上昨天所钓的渔获,直观感受到之中美味,但凡有空的都再次过来玩玩,或者带上家人朋友工作伙伴过来搓一顿。

  举办垂钓大赛所带来的效益,已经直观表现,日后只要用心经营,农庄的生意总不会太差。

  但李境也明白,就算再好,顾客也会有乏味的时候,长青农庄想要持续繁荣,还需要增加新的体验事物。不过在这之前,还要先执行石树世界河鲜现实养殖化,通俗来讲就是将石树世界的河鲜在农庄规模养殖。

  这些资源的来源目前是不可告人的,经不起追查。但只要农庄规模养殖,到时候自给自足,不用每天都到别的世界倒腾,别人也不会怀疑其他。

  李境已经在大树水稻田里投入许多黄鳝,但这样一个环境容易发生意外,大水来的话搞不好会逃跑大半,那他可就白忙活。

  所以,李境再次请来钟师傅,用挖掘机在稻田侧边挖了一个人工河,与稻田相接,并砌砖加固,排水口与入水口也重新砌造,避免大雨来的时候跨堤逃鱼造成巨大损失,日后刮风下雨都不怕。

  与稻田贴合的人工河主要是给黄鳝提供更全面的生存环境,形成完整的生态。而且李境还打算在这养殖甲鱼,不过要等大树水稻长势好些才能投放,不然王八可会糟蹋庄稼。

  说到这大树水稻,如今长势一片大好,才半月不到时间,都已经近一米的高度,而且爆长出许多新枝,这东西前期生长很快。但李境掐算一下,似乎到了施肥的时间。

  可市场上的肥料对环境污染太大,也不适合生态养殖,化肥还会对淤泥下的黄鳝造成伤害,李境只会选择有机肥。通俗的讲,就是动物的便便。这东西可以在养殖场买到,价格不会太贵,主要是鸡鸭类的圈养家禽。

  但相较这些养殖场的‘有机肥’,李境却更希望能从石树世界弄些回来,养殖场的家禽都是以饲料为食,粪的有机成分也会单一。何况一百亩也不算太多,连粪带土的装,应该不难得到,九州江大桥上面的鸟粪就能把桥压垮。

  就是这个工作……有些难以启齿。

  那气味,真带劲。

  鹤地水库,大毛摄制团队已经连续遵守三天,可惜整个团队现如今却愁眉苦脸。

  关于鹤地水库的水怪传闻,他们已经调查核实,的确是有,甚至找来许多图片得以证实。图片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但大毛团队猜测,这水怪就是某种大鱼无疑,大多水怪传闻不过如此。

  但鹤地水库非常之大,想要钓上水怪谈何容易?别说水怪,就是其他鱼类也不多。

  鹤地水库是免费开放,钓鱼人太多,管理处懒得管理,每年放的鱼苗也是糊弄了事,鱼也越来越少。尤其是周边村民毫无节度的大肆放捕捞,也没人管,这对水库资源造成极大的破坏。加上引入罗非鱼,这外来物种繁殖惊人,也极大的压缩了其他本土鱼类的生存空间。

  现在想要在这钓大鱼,可没那么简单,十斤以上的一个月难遇一次,平常到这就是钓罗非,而且小非居多。

  大毛现在就遇到这样的窘境,用尽各种办法,结果狂拉小罗非,调配各种饵料都上这货!罗非这鱼可不挑食,什么都吃,不管你怎么调配饵料都不好使。在这里钓鱼不但考验技术,更考验运气。

  “这还怎么拍?”大毛有些生气!这次是政治任务,但之前当地可不是这么对他们描述的,说这水库资源丰富,钓友常能钓上大鱼云云,结果却是这么个惨淡情况。

  他已经特地去问过周边钓友,他们说前几年在这里钓鱼的确不错,但这些年资源衰竭厉害,重要是罗非繁殖可怕,大鱼已经极为少见。就算是有,也仅有极好的机遇才能碰上。

  像大毛这样带着目的性的钓法,恐怕蹲守一个星期也不会有好的结果。

  “就拍到这里吧!失望而归的拍摄也不是头一次。”大毛已经决定放弃,这样播出观众虽然也会有失望,但拍摄团队总不能干耗在这。节目是周播的,再耽搁就会误了下期的拍摄或者播放。

  “那不行啊大毛老师,您这样播出去不是坏我们景点名声吗!”岸边的负责人顿时不干了,花钱请你们来是做宣传的,可不是败坏他们名声。

  “不然你说怎么着?”大毛没好气问,但收了钱,他也底气不足。

  “我们已经提前准备好,大毛老师请先等等,我打个电话。”负责人打了一通电话后所有人都在等。

  结果等来的是一辆面包车,拉开车门一看,里面是个打着氧气的大水箱,放着几条大花鲢和大草鱼,最大的花鲢有二三十斤,也着实已经不小。

  “你特码什么意思?”大毛这下真的毛了,你特码是要让他作假是吧?这种事情能做吗?一旦曝光,这档子节目的口碑就完全毁了!到时还会有谁去看!

  “大毛老师您放心,这事没几个人知道,我们几个绝对保守秘密。只要把节目拍得漂漂亮亮的,您的点击率高,我们也好,双赢不是?”这名负责人把大毛拉到一边轻声细语。

  “不拍了!不拍了!这期停更!”大毛勃然大怒,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是羞辱。他能忍受渔获惨淡,但不能接受这种恬不知耻的造假行为,这对钓鱼人而言是最大的羞辱,何况这负责人的态度也太让人恶心,土匪吧?

  “大毛老师,您可是跟我们签有协议的,如果违约,不但得不到这笔宣传费用,还要赔偿毁约的费用。”负责人不满道,不就是个钓鱼的么,拽什么拽。廉城的基层公务员没什么特色,匪气十足算一个。

  见大毛又要发飙,制片人连忙出来劝阻,和声道:“片子还是要拍的,但不能弄虚作假,我们可以再想想别的办法。”

  这名负责人脸色变得也快,知道事情闹大对他同样没有好处,于是道:“这就对了嘛!别动不动就罢拍呀!专业些。”

  大毛虽然不忿,但整个团队跟着他吃饭,一些怒火也只能忍耐下来,想了想道:“我们接下来到长青水库拍!然后在节目里多增加些廉城的文化景点介绍,反正都能宣传你们廉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