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大赛前夕

至尊大地主 +A -A

  李境正悠然在打渔船上等候大鱼上钩,岂料又被老冤家巨南蛇盯上,大惊之下打算收竿逃离。

  岂料今天的运气好像都用尽,他收线的动作马上吸引到水中一巨鱼的注意,猛扑食而来。与此同时,李境感觉手上鱼竿一沉,险些整个人都被拖下水里。

  好不容易定住身体,才发现这鱼力气太大,连他带船就蛮横的拖着走,在船上李境等于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更让他吓破胆的是,这鱼是往岸边走的,而且恰恰是巨南蛇所在的方向!

  巨南蛇一直在岸边没有下水,只远远盯着,但这时见李境往自己冲来,还以为是挑衅,蛇信一吐,噗通跃入水中。

  巨南蛇身体笨重,在水中速度也受到一定限制。但这只是相较陆地,其实速度还是很快的,毕竟身体够长,微微游动就是好几米。

  “跑!”李境把鱼竿往水里一扔,拉起马达,手慌脚乱却把船开水草上去,所幸没有被卡住。

  巨南蛇虽然极其愤怒,也全力追赶,但终究抵不过马达的速度,李境很快就将它远远甩在身后,放慢速度喘气道:“幸好它没继续追上来!”

  原来前方就已经是九州江大桥,因为桥体垮塌在水面,打渔船根本过不去,如果巨南蛇再追上来,他也只有弃船逃跑的选择。

  “怎么那么安静?”李境突然觉得气氛不对,平时这个时候,九州江大桥是最为热闹的,许多鸟类都聚集在捕鱼嬉闹,但现在却过分的安静,桥上更是连一只小鸟都没有,这显然不寻常。

  呼……

  风声,来自头顶,李境仰头一看,脸色直接发白,马达瞬间拉大,船朝侧方窜出。

  一只巨爪抓空擒在水面,但展开近五米宽的双翅猛的一扑,这只巨型苍鹰就再次腾空飞起,只是双眸依然死盯李境,徘徊上空寻找机会再次发动袭击。

  “惹不起,我躲总行了吧!”李境很没骨气就认了怂,把栓船的绳索往桥上钢筋一挂,拿出怀里的石树消失不见。一个巨南蛇已经让他头疼闹热,现在又来一只大得夸张的巨鹰!这生活提心吊胆简直。

  时间一天天过去,距离垂钓大赛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这段时间李境一直在做好迎接大赛的准备,首先当然是每天都到石树世界捕鱼放入水库。经过这些天的投放,水库的鱼量已经非常可观,蒋老他们甚至钓到过三十多斤的鲤鱼。

  每次放鱼李境都坚持拍照并放络针对垂钓大赛进行宣传,登记在册的参与人数已经达到六十五,这是一个不错的数字。

  扩建的垂钓平台已经整理好,还是李境亲自动的手,一忙就是两三天。农庄就只有刘乐这员工,但因为入职前说好只让他负责厨房内务,李境也不好让他干这干那,随他心意才过来帮一下。

  招人的任务已经迫在眉睫。

  期间倒也有两个小姑娘上门求职,3000一月在廉城已经是不错的待遇。但一听还得下田干活,俩小姑娘跑得比谁都快。

  “明天就是垂钓大赛召开的日子,我既要干厨房又要钓鱼,可帮不上你。但你一个人肯定应付不来,必须找人帮忙。”刘乐提醒道。

  “我当然也知道,但到这个时候,我上哪儿找人去?”李境苦恼,招个员工都不容易,男的不愿意干服务,姑娘也不乐意下地,以至于放出高薪也招不到人。

  “再不行,就到村里找几个机灵的上来帮忙。”刘乐提议说。

  “现在也只能这样。”李境无奈道,本想是直接给陈叔电话,但想到入主农庄这么久都没窜过门,还是亲自过去一趟好,毕竟陈叔还是陈村村长,以后要合作的事情还有许多。

  窜门自然不能空手,但实在没什么可带的,干脆就捞两斤河虾,摘了个半熟的菠萝蜜,放手里提着就步行下山。虽然没上过陈叔家,但上次给刘乐找房子的时候,曾在门口见他一面,所以李境知道位置。

  这是三层精装修的洋楼,听那些干活的村民说,陈叔家挺富裕的,有个儿子挺有本事,在什么派出所当所长,甚至毫不忌讳的谈起灰色收入的话题。

  “李老板,怎么那么早?吃过早餐了没,一块吃!”正在门口洗漱的陈叔看见李境忙招呼。

  “吃过了吃过了,谢谢。”李境忙婉拒,然后把手里的虾和菠萝蜜递过去道:“这是农庄的菠萝和自己养的虾,带些给陈叔尝尝鲜。”

  “呀……这河虾怎么那么大!”陈叔本还想客气两句,可手刚伸出就诧异的叫出声来。陈村虽然就在山脚,但村民不干预农庄运营,也极少上去,连陈叔都不大了解农庄现在的情况,一看河虾长这样大,当然也是惊奇。

  “味道不错,所以给陈叔带些尝尝,顺便想问点事。”李境道。

  收下了礼物,陈叔对李境也更亲近,听了忙问:“有什么想问的请直说。”

  “是这样的,农庄事挺多的,所以我想找个人干活……”李境简单的说了一下招聘的内容,然后道:“所以请问一下陈叔,村子里有没有合适的人?与其请其他地方的人,不如就近招聘村里的,离家近,也能相互照顾一些。”

  李境当然不会说自己招不到人,免得被人就地起价,只挑些好话来说。

  “三千一个月倒也不少,比市里很多工作工钱都高,但既要端茶上菜,又要下田干农活,一般年轻人可都不愿意做这个。”陈叔沉吟道。

  李境当然也知道这点,否则就不会求上门来,然后就问:“待遇这么好,难道村里就没人愿意干吗?”

  “现在我也不好说,要不给我点时间问问,中午的时候再给你答复。”陈叔说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既然收了李境的礼物,那自然得上心些,反正能帮就帮。

  “那行!另外还麻烦陈叔帮我找两三个人明天帮忙,年纪别太大的,机灵点的就行,其他没什么讲究。不是什么体力活,工钱我就开100一天。”李境最后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