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游说刘乐

至尊大地主 +A -A

  接下来两天,长青农庄一直在忙碌种植大树水稻,李境也忙得无暇待客。

  期间邱平过来找他一次,说是要请客吃饭,李境却实在无空只能推掉。但邱平却不愿意空手离开,买了足足十斤的黄鳝回去。不知为何,邱平对这黄鳝情有独钟。

  蒋老和刘乐两个则已经盯上水库的大物,接连两天都在守钓,虽然大物没钓着,但陆陆续续的有其他一些鱼上钩,比如一斤多的黄辣丁、拳头大的河虾!他们当然清楚这是好东西,这让他们欣喜若狂,最后连邱老也加入进来。

  李境现在每天仍旧收放地笼,更换位置后,每天收获都是不菲,而且几乎全部投入水库养殖。尤其是河虾与黄骨鱼,如今水库已经随处可见,只要运气不差就能钓上。

  就说这些黄骨鱼,李境可是卖五十元斤,只要钓上一条斤重的,一天的钓鱼费就已经有了着落,并不需要数量多少。

  李境甚至想,如果再不提高收费标准,每一个钓鱼人来他都得亏本。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现在可不是提高收费标准的时候,哪怕赔钱赚吆喝也要硬着头皮上,长青农庄正是要洗刷廉城第一黑坑污名的时候,也需要人气延续生意。

  何况这些鱼都是他从石树世界捕捉出来的,只耗费一些精力,吃亏些也不在意,客源是他迫切需要的,损失值得。

  “李老板,既然已经干完活,那先给工人结工钱。总共两天半时间,九个人每天120,我一天200,总共是3200。”陈叔带着水烟斗来讨要工钱。

  第三天上午,大树水稻全部种下!

  这两天半来李境也是亲力亲为,和工人们一块下田耕作,虽然疲累,一身泥泞一身汗水,但如今看见成绩,却非常欣慰。尤其是第一天种下的那些树苗已经开始扎根,原本因为缺乏阳光而显发黄的叶子如今也焕发嫩绿。

  “这是三千二,陈叔点点。”李境把提前准备好的工钱交陈叔手上。

  说心里话,陈叔对李境这什么大树水稻是不看好的,奇奇怪怪。但这跟他关系不大,只要李境能及时支付他们工钱,他们就愿意干活,120元的日薪对村民来说是很少有的活计。

  “三十二张没错,李老板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联系我。”陈叔笑吟吟道。

  “当然,叫村民干活也挺方便的。”李境忙道。

  百亩水稻沿着江堤曲折延绵,两万多株树苗危危挺立,看着渺小稀薄。但李境相信,只要假以时日,这里将成为一片生态稻林。

  回到农庄,蒋老和邱老已经先回去,但刘乐还在,李境直接找了过去。

  “渔获不错。”李境提起他的鱼护笑道,五尾黄骨鱼,其中两条还是超过一斤的,另外还有两只大河虾。如果换做是其他地方的鱼,这倒也没什么,野河都能钓到,但这些可是石树世界放出的鱼,味道和价值不是其他地方能相提并论,所以说刘乐这渔获已经很不错。

  “还行。”刘乐微微颔首,虽然没有钓到目标大鱼有些遗憾,但这些渔获也足以让他惊喜。

  李境笑了笑,然后突然开口问:“刘乐,你以前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

  刘乐手上的鱼竿一抖,马上明白李境问这话的用意。事实上,他已经等这问题有几天,也思考了很久。但不急回应,而是说:“以前的工资多少不重要,重要是我要价很高的,与其请我,还不如请一个普通的厨师,廉城这地方,三千四千就能请到人干活。”

  给人打工,当然是希望工资越高越好,这无可厚非,也该如此,人都该有进取的心。但李境听了只是摇头,说道:“我这些食材,交给普通厨师太谴天物。”

  “那李老板能给多少钱一个月?”刘乐不露声色问。

  “餐厅将试业两个月,月薪6000。待正式营业之后,看营业额情况再决定增加多少。”李境说道,这几****同样的思考这个问题,也是他迟迟没有开口的一个原因。以刘乐的水平,工钱不会低。

  “才六千?这太少,我以前都八千多,总不可能混回头。”刘乐皱眉。

  “这里是廉城,不能跟一线城市相提并论,在这六千月薪的大厨也不多。重要是工作地点就在家门口,平日开个摩托十多分钟时间就能回家,也能照料家人,免得出外面孤苦伶仃。两月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不会耽误你,不妨留下试一试,总比闲着好不是吗?”李境极力邀请。但要提高工资,他也不敢松口,餐厅的生意尚不明朗,六千已经需要承担极大的风险。

  刘乐这两天也想过这些,也的确是他意动的因素。但涉及生计前程,刘乐不敢半点马虎大意,需要深思熟虑。

  “农庄餐厅的生意短期里不会太好,你只需要负责厨房,这份工作其实很清闲而已,估计大部分时间你还能钓鱼。再者,我能提供好的食材,这是每一位厨师都梦寐以求的不是吗?”李境继续说。

  好的食材……这点的确让刘乐难以割舍,有李境这些食材,他的菜肴品质提高不止是一个等级,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厨师对好食材都没多少抵抗力,尤其是上班时间也能钓鱼这点,听了后完全禁不住诱惑。

  “住宿和伙食呢?”刘乐缓缓开口问。

  李境脸色一喜,知道事情已经差不多成,便马上道:“我到村里给你租一套房子,一日三餐都在餐厅。”

  农庄虽然也有住处,但他毕竟有许多秘密,让人入住会有麻烦,将刘乐安排住在外面会更好些。再者在村里租一套房子也花不了几个钱,五百块钱就有三室一厅、一厨一卫,能降低暴露风险就在所不惜。

  刘乐对这些要求倒是不高,有吃有住就好,深思熟虑后终于给出确切答复:“行,那我先试两个月,还请李老板多多照顾。”

  “那太好了!!”李境感到振奋,有刘乐加入,农庄餐厅才算真正的重开,整个农庄的经营也更完善起来。

  但没够,农庄餐厅至少还需要有个服务员!

  但又不能仅仅是服务员而已,还需要帮及农庄的其他工作,甚至种菜下田,要是个个都像刘乐刘大爷这样,他再请十个八个人也不够。但这估计不好找,至少年轻人就不愿意干这些,让他们下地干活估计是要他们的命。

  “这样吧,现在你随我到村里看看有没有满意的房子,租一套先让你住下。”李境随后道。

  “农庄里不就有楼房吗?简单点无所谓,上班也容易,你也能省下钱。”刘乐无所谓道。

  但李境有所谓,灵机一动解释道:“我打算把房间收拾一下,给一些远来的钓友提供住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