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席间

至尊大地主 +A -A

  司机小陈还没回来,其他客人就已经陆续驱车来到,一看邱老浑身湿漉漉的披着个薄毯,都很是惊讶。

  “爸!您这是怎么回事?”一个西装皮鞋打扮的中年快步走来,他是邱老的儿子邱平。

  邱老脸色铁青,一声不吭,他是该说自己被鱼拖下水,还是被老蒋推下去的?

  “没啥事,就是被鱼拖下了水。”蒋老却已经打着哈哈道。

  “啥?”邱平一下没反应过来。

  “如果不是老子挡一下,掉水里的是你!”邱老不忿。

  “嘿嘿,谢谢啊!”蒋老贼贼笑道。

  邱平知道这两人的秉性,吵起来没完没了,连忙岔开问:“水库有这么大的鱼?”

  “怎么没有?这力气,估计上百斤,好像还是一头黑鱼!怪物一样,简直不可思议,可惜被你老子一闹,让它给溜了!”蒋老眉飞色舞!

  见父亲又有趁怒之色,邱平不等他出声就连忙道:“上百斤的大黑鱼?这可不容易钓上,等它精疲力尽,估计今晚的晚餐是没了着落。”

  蒋老一听这话,才有些释然。没错,这鱼太大,而且劲头十足,没有几个小时遛不上来,看来今天真和它无缘。

  这时邱平又道:“这么大的黑鱼,恐怕会对人构成一定威胁,不能让人下水游泳嬉闹。”

  李境不清楚这邱平是什么身份,但看身上的气质,似乎有些官方气息,当下站出来承诺:“以后我会禁止村民客人下水,并立牌子警示,避免发生危险。”

  邱平看着李境有些意外,毕竟投身农林渔业的年轻人不多。但他也只是对李境微微颔首,并没有结识的意思。

  “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小友叫李境,这个农庄的主人。李境可是钓鱼高手,甩我十八条街,还有他的东西非常美味,保证你们咬断舌头,今晚这宴席可是我厚着脸皮求来的。对了,记得别吃太多,小心流鼻血。”蒋老竟是主动给他们介绍起李境来。

  李境有些意外,也微微感动。

  邱平等人诧异,也才正视起李境来,邱平更是一改之前平淡,主动伸手出来道:“你好,我是邱平。”

  “你好,邱先生。”李境与他轻轻一握。

  蒋老宴请的客人陆陆续续到齐,其中一部分是像邱老一样的好友,而且不仅仅是有身份的,还是喜爱钓鱼、喜欢吃野味的人,拢共七人。而另一部分则是蒋老的家人,儿媳、孙子、侄子等等这些,最小的才十岁,在廉城的亲人都叫了来。

  等邱老换上司机小陈买回的衣服后,众人来到餐厅入席。

  “这餐厅,很简陋啊!”

  “蒋老怎么会想到在这个地方吃饭?”

  “不奇怪,有一次他叫我们到河边烤鱼,结果鱼没钓上。”

  对这个毫无特色的餐厅环境,他们显然大失所望,对今晚要吃的也普遍是质疑。但李境也不试图解释什么,等把菜端上,他们自然就会改变看法。

  李境当然没空在边上伺候着,还得传菜呢!先把炖好没多久的汤给端上,每桌都有好大的一盘,乳白色的汤汁散发诱人味蕾的芬芳,围在桌上热聊的众人不禁屏住呼吸,变得目不转睛。

  不等李境介绍,蒋老就开口道:“你们有口福了!15斤的野生甲鱼煲的老火靓汤!自己动手,李境继续端菜就行,不用管我们。”

  “那诸位请慢用。”李境道了声就继续回到厨房,红烧甲鱼正好出锅。

  等他端菜回到餐厅的时候,场面却诡常,没有一个人说话,一致是吸吸淑淑的动静,个个脸上充满惊艳,嘴上根本停不下来。

  “好好吃!”蒋老那十岁孙子奶声奶气的打断平静。

  小孩子没想太多,觉得好好吃,但大人们却找不出形容此等美味的词语。何止是好吃而已,味蕾都全被填满,浓浓的乳白色汤汁入喉之后,整个人都飘飘然的,立地升仙般的感觉,整个身体暖暖的非常舒适。

  他们之前还以为蒋老是吹牛,但现在这一尝,入口那刻就将一切质疑抛去九霄云外。这美味,简直无法形容,总之先盛第二碗干了再说。

  “红烧水鱼。”李境吆喝下端上第一个菜。

  刘乐的厨艺真不赖,卤汁稠浓,香肥鲜糯,水鱼肉块被烧成金黄颜色,看着非常诱人。

  蒋老先夹了一块放入嘴里,轻轻一嚼,当即囫囵吞枣的嗯嗯叫好。这只水鱼虽然花了他近万元,但太物有所值!野生甲鱼他吃过,十五斤的野生甲鱼价值也要万元,但跟这个相比,当真是拍马都赶不上,李境这简直是野生中的野生。

  “真不错!”邱老夹了一块吃下,又夹了一块。

  “没人跟你抢,这么大的一盘呢!这东西太补,小心今晚无处发泄。”蒋老调侃,但夹菜的动作可没因此停下。

  “那我给邱老安排一下?”下面一个中年用男人都懂的口吻贱贱道。

  “周三你滚犊子!”邱平当即斥了他一句。

  “这个……邱老,忘记你儿子也在,下次、下次。”被唤周三的人悻悻道。

  李境不管他们吹牛打屁,把红烧水鱼放下就继续回到厨房。

  “清蒸鲤鱼已经可以,你打开蒸炉把菜端出来,用布裹住别烫到手。”刘乐头也不抬的吩咐。

  李境依言从蒸炉端出两盘鲤鱼,刘乐的酱汁也正好出锅,热乎乎的就淋在上面。

  忍住口水,李境用托盘端了出去。

  白灼河虾,水煮草鱼片,豉汁黄豆焖黄辣丁,干爆蚯蚓,石锅黄鳝!剩下的菜品陆陆续续出锅被端上桌面,最后是一锅黄鳝血粥,真正大补之物。盛了两蛊后锅里还剩下两碗,被刘乐李境一人一碗的瓜分,还热乎乎的就被一口气干下,意犹未尽简直!

  “你再捞些海鲜做几个菜,我们的晚餐,把钟师傅也叫上。”李境吩咐。

  “就等你这话。”刘乐马上跑了出去。

  餐厅,李境每端上一个菜都气氛火热,连平时形象都抛去,下筷有如神。而蒋老那小孙子更是吃得满嘴是油,根本顾不上擦。

  “有些吃不下嘞!”邱老现在很是为难。

  “谁让你吃这么急,好像有人跟你抢似的。”蒋老奚落。

  “谁知道都每个菜都这么好。”邱老郁闷,前面几个菜吃太多,后面就有心无力。

  “没事,都是鱼,利消化,多吃点好。”蒋老无量的怂恿。

  “蒋老,您别这样!何况吃太饱会难受,那不是糟蹋了这些食物的美味吗?”邱平连忙劝阻,只是囫囵吞枣,嘴里还塞着一块黄鳝肉,够嚼劲,听说还壮阳!得多吃两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