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土豪蒋老

至尊大地主 +A -A

  当李境邻近中午回到农庄时候,刘乐已经从市场买回今晚需要的所有材料,还有一些青菜。现在他正在准备午饭,处理好河虾准备下锅,李境便到地里将钟师傅唤回。

  “钟师傅,你这拖拉机一天能打多少地?”回来路上李境问。

  “我这机器有点旧了,但辛苦些一天能打80亩,不出意外明早能帮你全部打好。”钟师傅回答道。

  “那就不用那么赶啊,现在其他地方也没开始种水稻。”李境道,钟师傅可一大早就干到响午,之中辛苦难以言语。

  “不行啊,我还开挖掘机咧,这几天正好接了别人的工程,现在已经是腾出时间先帮你把田打好,不能耽误太久。”钟师傅摇头。

  “钟师傅还有挖掘机?那厉害!”李境惊叹,别看钟师傅这一身泥泞,但绝对是人生赢家,百万家财不在话下。这年头,蓝翔毕业未必就比一本差。

  “到我们这个年纪,再厉害都已经到了头!子女没本事,这辈子也就这样。”钟师傅无奈道。

  李境知道,钟师傅其实可以不那么辛苦,他有闲下来的本钱。但他没有,而是依旧起早贪黑,可能更多是为儿女着想,每一位父亲都是伟大的。但见钟师傅眉宇间一丝忧愁,怕是儿女没少让他费心,家家一本难念经。

  回到餐厅的时候,刘乐已经把菜做好,一个白灼河虾,一个红烧黄鳝,一个蒜蓉菜心,最后还有一蛊黄辣丁豆腐汤,远远的就已经闻到香味。

  刘乐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客人,手里正拿着一只拳头大小的河虾在狼吞虎咽,看见李境回来还囫囵吞枣的道:“这虾……太好吃!”

  何止好吃!简直连舌头咬断都不会察觉。

  除了菜心没怎么动,其他几个菜都被抢空,连盘底的汤汁都没被放过。三人吃得发撑,两只捡剩的狗崽子也肚皮圆滚,淌着哈喇子非常恰意。

  “在吃这方面,我从来不亏待自己,但这也太好吃了!廉城那些星级酒店不及这万一!”钟师傅惊叹。

  刘乐撇了撇嘴,别说廉城,就算一线城市的顶级酒店,你也吃不上这等佳肴。

  钟师傅歇息一阵就去打田,刘乐检查一遍晚餐所需要的材料后,就自个钓鱼。李境要忙的却有太多,今晚需要用到的菜盘碗筷都需要重新洗刷一遍,厨房和餐厅的卫生这些也都要搞一下,做好一切迎客准备。

  “酒水饮料要不要准备一些?”李境突然想到这茬。但最后还是作罢,普通饮料估计他们不喝,鲜榨的他没法提供,而酒他可没钱请,喝汤也一样嘛!来来来,干了这碗王八汤!

  三点时许,蒋老就已经先来,他是一个人先过来看看情况,毕竟是请人吃饭,别因为李境这边准备不足闹成笑话。毕竟李境刚接手农庄,餐厅更是没有开业,他的担忧不无道理。

  “这些食材都难得一见啊!你小子有几分本事!”蒋老也趴在玻璃鱼池上震惊好一阵时间,这何止是满意而已,李境给了他太多的意外,拳头大的河虾问你你见过么!

  “能不能把这只王八拿出来看看?”蒋老对李境问。

  “我来把它拿出来,都很凶猛。”李境哪敢让老人家动手,别咬上可麻烦,这些王八脾气不小,连地笼都被咬烂一只。

  蒋老笑了笑,等他把甲鱼取出翻放地上,就蹲下仔细的检查起来,最后道:“不错,是野生的,这么大个很难见到,你这怎么卖?”

  “蒋老,今晚我请客……”

  “别,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请我可不敢往肚里咽。”蒋老不悦打断。

  “蒋老帮我做了宣传,我求之不得,我哪能收您的钱?”李境真诚道。

  “你傻呀?这好东西我们想吃都难,真要说谢谢,也得是我们说!再说蒋老不缺钱,哪好意思吃你这小家小业。”蒋老不由分说道。

  李境想了想,蒋老都已经这么说,他再坚持可不给脸,于是就道:“既然这样,我给蒋老打个折扣,一番心意,蒋老千万别再推辞。”

  “行行行,不跟你�嗦,这甲鱼怎么卖?”蒋老不耐烦问。

  “五到十斤的五百一斤,十斤以上六百一斤。”李境有些紧张的看着蒋老,虽然刘乐拍着胸脯说这价格是贱卖,但他心里还是没底。

  “嗯……不贵,称一下这只最大的吧!”蒋老指着最大那只道。

  不贵……最大的……

  李境嘴角轻轻一抽,但还是照做,搬来磅秤一称,竟然有15斤!如果按照六百块一斤,这么一只王八就要9000元!

  李境还在暗叹昂贵的时候,蒋老眉头也不眨一下就开始吩咐:“切两大盘子肉出来红烧,其他的熬一大锅汤,总共15个人,分两桌子。”

  “行。”李境也就没说其他,找来本子记下,你是土豪你说了算。

  “黄鳝呢?”蒋老又问。

  “十斤以上的二百一斤,五到十斤一百五,五斤以下一百一斤。”李境按照跟刘乐商量好的价格回答。

  “那来两条三斤左右的,放血熬一锅粥,肉怎么做你让刘乐自己拿主意。”蒋老吩咐,虽然他的眼睛一直盯著那十多斤的鳝王,显然心动,但已经点了十多斤的甲鱼,再点这鳝王估计吃不下,也太破费。

  “行。”李境忙记下。

  “这河虾好大……怎么卖?”蒋老挪步到河虾的位置。

  “100块钱一斤。”李境道。

  “先来二十只,一桌十只,不够再加。挑大点的。白灼,不上火又营养,这虾味道应该不错。”蒋老暗暗吞着口水吩咐。

  “这您放心,中午刘乐做了一盘,舌头咬断都不知道。”李境对这个绝对的自信。

  “舌头咬断都不知道?那再来两条黄骨鱼,两斤左右的。”

  “两条五斤左右的鲤鱼,还有这大青鱼……”

  点好了菜,见时间还早,蒋老就先去钓鱼,李境把刘乐叫回做食材处理,同时简单计算一下,这两桌子菜的费用已经一万两千多,这让他咋舌!

  刚好经过的刘乐看了一眼,道:“不贵。”

  “那改天你也请家人朋友来吃一桌,你自己下厨,给你打八折。”李境笑吟吟道。

  刘乐就当没听到,对于能吃得起的上层人士来说,这当然不贵,甚至划算。但对他而言,还是有些吃不消的。不过点上几个小菜,请家人搓一顿,那倒是不赖,他知道李境的食材定价虽高,但物有所值。那滋味……真叫人终身难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