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耕作准备

至尊大地主 +A -A

  最后李境还是放弃出售,把这近百斤重的大黑鱼放入长青水库。还是相同原因,他目前没有销售渠道,拿到市场卖顶多两千块钱,太可惜,也划不来。

  而且他还考虑到,虽然把巨黑放到水库会祸害鱼虾,但这些野生鱼苗其实很难长大,一些养鱼的人甚至会下药将野鱼药死才重新投放鱼苗,所以就算黑鱼把水库里的小鱼小虾吃了也没什么可惜。

  何况这么一条大鱼留在水库本身就是噱头,能够吸引客人招揽生意。等机会合适,再想办法把它钓上来出售也不迟。

  “李老板早,一天,五十块。”他刚把黑鱼放下不久,刘乐已经来到。

  “说好了今天不收你钱,钓去吧!”李境说什么也不收,然后还不忘道:“跟昨天一样,如果有人来钓鱼麻烦你帮忙照看一下。”

  刘乐也不坚持,答应下来就把车开到钓位,今天他要死守五十斤大青鱼!

  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早上李境收集的种子比昨天下午更多了些,足足三十斤,加上昨天的二十来斤,终于达到半数,今天下午和明早再收集一些就能够达到目标。

  从稻树爬下的时候,脚下踩弯了几颗稻苗,却也让李境灵光一闪。

  “我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些树苗移植出去?”李境一拍脑门,自己是不是傻呢!虽然采挖树苗要一棵棵的挖,而收集谷子一穗就有几十粒,但免去上下爬树的时间和耗费的体力,挖树苗其实更快更方便。

  何况这里都是潮湿的淤泥,直接把树苗拔出就行,还能免去爬树的危险。更重要的一点是,树苗移植出去后能够节省大树水稻近一个月的生长时间,这季晚稻收成也会更好。

  “下午改挖树苗!”李境立马下了决定。

  回到农庄,李境打开电脑查看了一下物流信息,看见从京东买的手机已经回到长山镇的服务点,寄顺丰的地笼也显示镇里的收件信息,李境就骑车去取。附近的集市就是长山镇,路不远。

  拿到手机后,李境还顺道给自己办了张卡,再到顺丰服务店取了一大包的地笼就赶回农庄,一刻都没有闲下。

  “苏老板,你认识打田的人吧?麻烦给我一个联系方式。还有你以前都请了谁替你干活?一并把联系方式给我。”李境给了苏叶坤电话,对方经营上青农庄这么多年,当然有这些人的联系方式。

  “现在还没到种植晚稻的时候吧?你这么快把田打了做什么?”苏叶坤反而被他弄得糊涂。

  “我种别的东西。”李境忙得四处跑,也没时间给他详细解释什么是大树水稻,每个听到大树水稻四个字的人都会有一大堆问题。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把联系方式短信发你。”苏叶坤也没问其他,随后就把联系方式发来,打田的钟师傅,还有陈村的陈叔。

  长青水库是国有,但地处陈村,果园跟水田都是陈村的地产,农庄请人工作也优先请陈村的人,实在请不到人才能去别处请工人。这是承包合同的一个协议,李境当然也不敢失信,得罪了近邻日后可不好经营。

  先联系的是钟师傅,约定明天开始打田。按照钟师傅的吩咐,李境开了水库的一个小水闸,将水排入田里浸泡,否则明天可没法耕作。

  然后联系陈叔,对方听了他的意思后,直接从村里赶了上来。

  “昨天已经听说苏叶坤把农庄租给一个年轻人,我作为陈村的村长,本该上来问候一下的,但因事情耽搁,李老板不要见怪。”陈叔一个六十几岁的老人,但长期耕作,身体还很健朗,手里还拿着一根竹子做的水烟斗。

  “陈叔客气了,是我上门看望您才对,是我的疏忽。”李境忙赔不是。

  客套几句,李境才说回请人帮忙的事情:“陈叔,我想请十个工人帮忙种植稻树,就是水库下你们村那一百亩地,不知道工钱怎么算?”

  “稻树是什么?”陈叔懵了一下。

  “是一种新发现的水稻品种,但有点像果树。”李境简单介绍。

  “果树一样的水稻?”陈叔莫名其妙,这他听都没听说过。吧唧了口水烟斗后,微微皱眉看着李境道:“李老板,虽然承包合同注明的是农作物,但我们跟苏叶坤有过口头协议,只能耕种普通的水稻。如果要种植类似果树的作物,你需要承诺日后不再种植的话要将农田复原,挖走树根,可不能影响以后百姓的耕种。”

  “这个是自然的。”李境也觉得合理,一些承包田地的人跑路后,给百姓留下个烂摊子,会影响耕种。

  “苏叶坤那交有一年的押金,现在我也不向你要,但你最好跟他商量一下,免得日后发生纠纷。”陈叔提醒。

  “行,待会我会跟苏老板商量。”李境点头。

  陈叔才舒缓了眉头,终于说起请人干活的事:“现在请人帮忙的工钱是每天每人100块钱,至少包中午饭,但也有些大方的老板会包上晚饭,这随心意。如果不包午饭的话,村民各回自家吃,但工钱也要高些,一天是120块钱,另外工头一天200块,每天工作八个小时。”

  李境无语凝噎,他在环保局工作的时候,工资也才两千多而已,廉城这个城市工资普遍不高。但他也知道陈叔并没诓他,如果是本地的老板,倒不用开这个工钱,但他毕竟是外地来的,陈叔这个要价也算行情。

  李境想了想道:“行,那麻烦陈叔帮忙找人,后天早上开始干活,每人每天开120吧!让村民回自家吃,我一个人也难照料伙食。”

  “李老板请放心,我一定能给你请到工人。哦,对了,李老板记得准备一些饮用水,矿泉水饮料白开水都行,这天大热天没水可没法工作。”陈叔最后交代。

  送走陈叔后,李境自己合计了一下,要把这一百亩大树水稻种下,就算再节省也至少需要支出一万六千元。

  自己的银行存款有一万三千多,加上苏叶坤结的五千,把大树水稻种下后估计已经所剩无几。

  “得想办法弄些钱。”李境沉吟。

  但眼下更迫在眉睫的是大树水稻的秧苗,别等把田地打好后,工人也请来的时候,却没秧苗可种,那时损失就更大。

  改成移植大树水稻苗后,效率果然有所提升。加上这片稻树林下秧苗密集,不足一个下午的时间,李境得到树苗差不多五千株,能种近三十亩地。

  就是回到农庄的时候,全身泥泞,手脚也累得发抖。毕竟不是长期农耕的人,这么大的工作量还是有些吃力的,也好在服下石树异果后身体素质得到一次提高,否则根本坚持不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