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宴请

至尊大地主 +A -A

  既然是请客,当然不能太随便。

  一个红烧鲤鱼。

  一个清蒸草鱼。

  一个水煮罗非。

  一个糖醋罗非。

  再加一个蒜蓉菜心。

  总共五个人,这些鱼个头都不小,这几个菜已经够分量。但还缺少个汤,这让李境有些苦恼。罗非、鲤鱼当然也可以做汤,但味道不会太美,家常可以做,但用来招待客人可能不够合适。

  “这翘嘴鱼头不小,可以用来煲汤。”正在帮忙翻弄冰箱的刘乐取出了一个袋子。

  李境一瞧,有些为难,这是石树世界里的鱼,他自己还没试过。但一想赵坤的检测都已经出来,而且他也决定从石树世界转移一批鱼到水库里,食用当然没有问题,当下同意翘嘴鱼头汤这做法。

  “李老板,不如让我来主厨,我之前干的就是厨师。”刘乐主动道。

  “这怎么好意思,你是客人。”李境意动道,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己煮的东西虽然能吃,但绝对谈不上什么水平。

  “你太客气了,你请我们吃饭,我炒个菜算什么。”刘乐不由分说就掌了勺。

  到了厨房后,这伙计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一本正经的,对各种厨具也非常熟悉,只检查一番就熟练操作起来。杀鱼动作熟练,刀工也好,五条鱼一阵子功夫就整理得干干净净。

  生火,放油,厨房很快就响起乒乓响声,一阵香气迷茫整个农庄。

  “刘乐,你现在不工作吗?”李境靠在门口打听问。

  “跟以前的老板干了一场,已经失业两月。”刘乐说话同时动作也不停顿,笨重的锅在他手上有节奏的抛动。

  李境顿时讪笑,见他厨艺不错的样子,本来还想着农庄餐饮重开能请他主厨,现在可得斟酌着点,别以后一言不合被他干一场就自讨苦吃。

  刘乐回头看了他一眼,无奈的笑了笑没说其他。

  五菜一汤很快就被端上桌面,蒋老见了大笑道:“这哪儿是什么家常菜,分明是一顿高级的全鱼宴啊!小刘厨艺不错,不比市里那些星级大厨差。”

  “蒋老过奖了。”刘乐笑吟吟道,对自己厨艺还是很得意的,还道:“因为喜欢钓鱼,所以对做鱼有些心得,希望能合蒋老胃口。”

  “待会你们都要开车,就别碰酒了,来来,先喝汤。”李境给他们分别盛了一碗,先给蒋老端上。

  鱼头汤虽然配料却了点,但熬了些火候,汤汁完全是乳白颜色,看上去好像加了豆腐那样。蒋老端起小口一饮,眼睛顿时瞪成铜铃那样,不可思议道:“非常鲜美!”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就连刘乐都有些不信,唯独李境心里有了猜想,也忙端起品尝。

  的确过分鲜美,而且没有一丝腥味,入口后,一股香气瞬间充斥口腔。沿着喉咙往下咽,胃当即暖洋洋的,整个身体都受到刺激,身上的疲惫也似乎一扫而空。

  “刘哥厨艺什么时候变这么好的?”

  “极品啊!不说我还以为是老火鳖汤呢!”

  其实连刘乐也在发蒙,他虽然对自己厨艺自信,但一个翘嘴鱼头,怎么可能做出这般滋味?这绝非自己厨艺能够做到的,难道是食材好?但就一个鱼头……怎么可能?

  李境此前就有猜测,但真正尝到,也是被这鱼汤震惊。刘乐的厨艺固然很好,但这鱼头汤能有这般滋味,绝非厨艺能够做到,那只能是鱼的品质所改变的。而且今天赵坤也说了,这些鱼的营养成分非常高,甚至比一般鲍鱼的营养元素更多。品质发生的变化,直接表现在口感上面。

  一蛊鱼头汤分量不是很多,又一轮分下去就见了底,虽然意犹未尽,但也很满足,李境忙招呼他们吃菜。

  蒋老上了年纪,胃口其实不大好,但两碗鱼头汤后,今晚胃口却是不错,每个菜都夹了些尝试,虽然找不到刚才喝鱼汤的那种感觉有些遗憾,但还是由衷称赞道:“这水库野生鱼肉质出众,加上小刘的厨艺不错,这鱼宴在廉城难得吃上。”

  “蒋老过奖了!今晚能作出这桌菜,全靠李老板的好食材!尤其是这蛊鱼头汤,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刘乐倒是实诚。

  蒋老当然也知道这点,刘乐的真实水平已经在几个菜品表现,唯独鱼头汤过分出色,都不是一个等级的厨艺表现,当下耐人寻味的看着李境。

  “蒋老要米饭不?我给您盛一碗。”李境起身岔开道。

  “小李不要太客气,我自己来就行。”蒋老不由分说就自己端着碗去装饭,却先将旁边的高压电饭锅打开。

  “蒋老,这是剩饭,刚煮的在这边。”李境忙道,额头都见了虚汗,这锅可是大树水稻煮的。

  “哦……咦?”蒋老正要盖上,不经意一撇,眼睛却瞪牛眼那般大。

  他活到这把岁数,加上退休前有点身份,什么世面没见过,但花生米大的饭粒,他连听都没听过。但这的确是凉的,蒋老又将旁边的电饭锅打开,发现是常见的大米,一时就失去了兴趣。

  这边李境见蒋老开了刚煮的锅又合上,高压锅却还敞开着,干脆主动过来道:“这是新发现的一个野生水稻品种,我正打算规模种植,这是煮来品试的,味道不错,蒋老不妨试试。”

  “活到这个岁数,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大的米,说什么也得尝尝。”蒋老就等李境这话,已经动手舀了一小勺。

  主要是这个时候饭凉了,香气已经收敛,品相也有所降低,蒋老担心自己吃不完浪费,重要只是品尝一下。然而当他小心将一粒米饭往嘴里一送,整个人精神就是一震,熟悉的感觉马上回来,和刚才鱼头汤差不多的神秘口感!

  “好!这个好!”蒋老说着又给自己盛了满满的一碗,不夹菜就先扒下半碗。

  有没有这么夸张?刘乐几个看得一愣一愣。

  李境眼皮一跳,也不管他们,先给自己盛上一碗再说!不能矫情,这米现在可贼稀罕着,以后找到的得留着做种子,这次之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吃到。

  果然,刘乐几个也被吸引,好奇下纷纷过来瓜分,每人却只剩下大半碗。一尝之下一发不可收拾,意犹未尽的看着光溜溜的碗,再看李境目光有些幽怨!怪不得这厮一声不吭就先给自己盛了满满的一碗,原来如此美味!

  “小李,这米什么地方有卖?”蒋老忍不住问。

  刘乐几人也眼巴巴的看向李境。

  “目前没有,这些都是从野外收集的,非常稀罕,要看种植能不能顺利。”李境无奈摇头,别说收集来卖钱,就是收集来种植他都需要费好些功夫,甚至不知道能不能达成,毕竟野生大树水稻的分布情况他一点不了解。

  “那真是可惜,希望你能早些把它培植出来。”蒋老遗憾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