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检测结果

至尊大地主 +A -A

  高压锅泄压的时候,一阵清香扑鼻而来,李境一时有些迷醉。米香,浓郁的香味,这给了他惊喜和振奋。不然就算这种新类型稻谷产量再高,味道不好也没多少价值。

  咔嚓一声,李境将盖打开,锅里饭粒颗颗分明,白皙润滑,每一颗都流光溢彩,粘稠但没有破坏结构,简直是一锅精心制作的艺术品。而且开锅后,那浓郁的香味更清晰,引人情不自禁去咽唾沫。

  用饭勺搅动一下,松动、酥软,品相非常之好。有心想品尝一下,但又担心有问题,基因变异他倒是不怕,吃下都通通消化,不会对自己身体造成影响,就怕有辐射。石树世界的动植物发生异变,绝非自然形成,辐射是最大可能。

  “不知道赵坤那边有消息了没。”李境不敢贸然去试,将锅盖好就回到小楼打开笔记本电脑。看来得再买个手机,不然做什么都不方便。

  赵坤还没有给他发来信息,但却收到了他的一封邮件,打开一看,是一些检测数据的扫描图片,就仔细的看起来。

  “辐射值,正常!”

  “基因链发生了变化。”

  “重金属检查及格。”

  “有毒物质没有发现。”

  “添加剂无。”

  “营养成分……”

  对于这些数值,李境其实没有深刻认识,但上面标明是及格的,对他已经足够。

  “嘀嘀!”

  这时赵坤发来信息,问:“你从哪儿得到的这些鱼肉?营养价值非常高啊!刚才我对比了一下鲍鱼的营养成分,居然发现这些鱼肉的蛋白质更高,而且其他营养元素也更加丰富。”

  李境听了大喜过望,这可超出他的预期,本来他想没毒就已经不错。但这个问题无法给赵坤答复,只能回复说:“在一个山涧发现的,山好水好,就是鱼有些异常,所以才请你检测一下。”

  “原来这样。”赵坤也没怀疑其他。

  又聊几句就合上笔记本,李境回到厨房找来碗筷,舀了一勺热乎乎的大米饭,也不就菜就迫不期待的品尝起来。同处于一个环境,既然鱼肉没有辐射,这大米不可能辐射超标。

  “口感香甜,弹性很好,Q弹!粘稠适中,下口润滑不糙!”

  “好米!”

  分析之间,不经意中一碗白米饭已经下腹,非但没有觉得乏味,甚至有些意犹未尽,于是又舀了满满一碗。

  对于大米,李境其实并不专业,甚至是认知不多,但这些都是真实品尝得出的评价,这等口味,就是什么泰国香米也远远不及它。

  “这季晚稻就种它!”李境下定决心。

  种植这种大树水稻其实风险很大,因为不了解它的生长特性,什么时候施肥、什么时候喷药、用什么工具收割等等这些都是问题,李境对它一无所知,一切都得靠自己去探索,难免伴随风险。

  但大树水稻口味极好,又那么高产,值得李境去冒险尝试,就算碰壁也值得。

  “一亩地需要两斤左右的种子,一百亩可需要二百斤,那可要捡够两个大饲料袋,接下来几天不能偷懒。”李境心里有了计划,明天就得开始寻找更多的大树水稻,只是这任务有些艰巨。

  洗了碗筷,李境再来到菜地,今早已经将草铲除,现在还得刨土松地。虽然收集大树水稻种子的任务很紧迫,但做事不能丢三落四,计划好的工作得先完成,别到最后什么都没做成。

  一个下午下来,虽然汗流浃背,但成果丰硕,而且流汗的感觉挺棒的,四肢百穴异常舒坦。

  扛着锄头顺道来到钓位,却看到钓鱼老者以及刘乐几个正大眼瞪小眼,鱼竿浮漂一点动静都没有。再看他们的渔获,刘乐几个还是中午那些,之后竟然一条都没有钓上。

  而老者这边的状况也有些凄凉,二十几条手指大小的白条翘嘴,凑起来也就一小碟。

  李境看得自己都尴尬,反倒是老人家心里素质过硬,并不在乎这么点渔获,但用他的话说是:“早料到是这样,没什么意外。”

  估计他心里还要添上一句廉城第一黑坑。

  “李老板,露两手让老人家看看?”刘乐有些期待道,他现在对李境是迷信的信任。

  “他们几个一直没停的在说你很厉害,露两手瞧瞧?”老者也吟吟笑道,他倒是不相信,只是凑个热闹。

  “这……行,我试试。”李境这下也不拒绝,农庄现在顾客太少,得挽留住这些客人。尤其是老者看着身份不一般,出手也大方,绝对是潜在的大主顾。

  不过这次李境没有用抛竿,而是在刘乐几个困惑的眼神下用了手竿。一个是照顾老人家的面子,二来是尽量杜绝大物,出手都是几十斤重的,难免让人起疑。

  但依然是大号鱼钩,较粗的线组,而且蚯蚓也尽量挑选了小的。

  才刚抛下水,浮漂就上下乱跳,老者一见就诧异说:“鱼群在闹,只是钩太大,蚯蚓太粗,它们吃不下,换小钩……”

  话都没落,突然就一个黑漂,李境当即杨竿,四米五长的鱼竿顿时弯成一张弓箭。

  “这……”老者傻了眼,后知后觉的老脸一红。

  “神了啊!”刘乐则还在发蒙,说好的海竿扔深水区呢?怎么突然又改回了手竿?而且还能上大鱼。

  李境没工夫遛它,直接后退往岸边拖,刘乐抄一抄,起了一尾二斤左右的大罗非鱼。

  “奇了怪。”老人家心态再好,这时也开始怀疑自己人品来,李境的钓位跟他差不远,为什么人家下竿就上大鱼,而他则跟小白条较了一个下午的劲,这不科学。

  而且李境这也不是偶然,接着几次投竿都有收获,因为是大蚯蚓大鱼钩的原因,上的都是大鱼,以罗非居多,重的有五斤。野生罗非鱼劲大,到处乱窜,老人家跟刘乐几个无奈只得提前收竿,就眼巴巴的看着李境接连上鱼。

  李境有些尴尬,也不好意思继续下去,剩下的两条蚯蚓干脆扔水里喂鱼,鱼群争抢使得水面疯狂涌动。

  刘乐几个还在发蒙,但老者眼睛老辣,看着鱼群涌动的水面若有所思,趁机投竿下去,果断收获二尾大罗非,今日收获不至于太难看。

  “天色已经不早,不如留下吃了晚饭再走,我给你们做个全鱼宴。”李境发出邀请,这么大一个农庄就他一个人,太冷清。而且请客吃饭也是经营手段,跟顾客成了朋友,农庄体验也不太差,他们还不常来啊?

  “会不会麻烦李老板你?”刘乐有心请教李境的钓技,没多少客气。

  “能有什么麻烦,只要你们不嫌简单就好。”李境笑道,见老者还在犹豫又热情邀请:“蒋老,留下吃个便饭吧!”

  老者姓蒋,方才问到的。

  退休之后,蒋老没其他什么兴趣,唯独钓鱼一份。方才他已经看出端倪来,再结合刘乐他们所说,他知道李境所使用的蚯蚓并不一般,对此颇感兴趣。再者钓鱼人本来洒脱,也就没作推脱,笑呵呵道:“小李这么热情,我就留下蹭一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