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40斤大草

至尊大地主 +A -A

  送走青年钓鱼人,李境也开始今天的晚饭。将半条鲤鱼切块,红烧,炒热中午剩下的鸡,再加一个青菜。只有他自己一人,这已经是非常丰富的晚餐。

  当然,李境没有忘记那两只小家伙,又从冰箱拿出今天寄样本留下的鱼肉,用心烹饪成美食分作两盘,等凉了才端给它们。

  两只狗崽天真无邪,加上饥肠辘辘,上前一嗅味道,哈喇子都全流出,然后就噗嗤噗嗤的大口吃起来,看上去津津有味。李境并不奇怪,这不是宠物狗,天天能吃上人的饭菜,估计从小就是吃着剩菜剩饭长大的,哪有福气享受专心烹饪的鱼。

  几块鱼肉很快就被吃个精光,但狗崽似乎还不满足,不断的舔着空盘。但李境不敢给太多他们吃,民间可有一句俗话,说狗不能喂的太饱,人不能对的太好。今不说人,但狗吃得太饱的确容易坏了肠胃,何况它们还只是只狗崽子。

  “希望你们不会出事。”李境抚摸着它们的脑袋,俩狗崽倒是挺舒服的,眯着眼吐着舌享受主人的抚摸。

  其实李境知道,石树世界这些动物虽然基因突变,但已经不是短时间的事,这个世界已经形成新的生态,它们已经形成一种新的基因,是一种新的生命形态,但其实是健康健全的,应该能够食用。他之所以小心翼翼,只是谨慎起见,倘若人吃下去出了问题,他担不起这责任。

  一夜无话,睡了个舒坦觉后,李境一大早就起来洗漱。才把门打开,两只活力十足的狗崽子就往他腿根上爬,瞧那亲热劲,不知道还以为是李境从小养大的。

  “呵呵,看来你们都没事。”李境心里一暖,这荒山野岭的就他一个人,有这两小只的陪伴总不算寂寞。

  厨房后水库边有一个铁丝围起来的大菜园,但已经荒废长满野草,今天他打算除草和松地,然后种上一些蔬菜,至少以后可以自给自足,还能吃得更加放心些。

  但才刚拿起锄头,门口就一阵摩托车嘟嘟的声响,有些嘶哑的破烂。

  “难道是昨天那钓鱼的伙计?”李境想到,没想到他这一大早就赶了来,这是要钓一整天的节奏。

  结果来的是一工服中年,把摩托车停在李境前面就恶声问:“苏叶坤他人呢?”

  李境被吓一跳,这的仇家吧?当下道:“农庄已经被我租下,苏老板不在。”

  “什么?”工服中年眉头一皱,随后就不忿道:“既然现在你是农庄主人,先把电费缴了吧!不然我今天就停你电!”

  说着还把三张电费单递来。

  李境皱眉接过,才知道农庄居然已经欠下三个月的电费,总共452块钱。

  “这是苏老板欠下的,跟我没关系,我只负责这月以后的电费,这些你应该找他要。”李境平淡道。

  “我上哪找他去?那王八蛋一拖再拖,每次找他都装不在家,我跑来跑去多辛苦?你不交也行,我也不停你电,但屋里那摩托我推走了,反正也是他的东西。”电工很不耐烦,对苏叶坤的怨气也转移到李境身上。他这车有些旧了,苏叶坤那辆他早开始惦记,四百多兑了也划得来。

  “这……算了,我帮他缴了吧!”这大天早的,李境也无心跟他争论,干脆把钱结了。别以后农庄电路出了问题,或者装个电路什么,人家给你使鞭子。至于让他推走摩托这事,李境干不出来,而且他以后出行可就靠这玩意。

  “这才爽快嘛!别像苏叶坤那小子,这么大一个老板整天为难我一个电工,算什么事。”电工收到了钱,脸色也缓和下来,没营养的寒暄几句就开着破车离开,一咕溜黑烟弄得李境急忙后退。

  李境欲哭无泪,昨晚还壮志凌云的筹划着今天的工作,现在被这一弄,一时莫名有些郁闷。

  这时候又一阵摩托车声赶来,李境本能一惊,别又是来收费水费什么的,他可不再当冤大头。但很快他就露出笑容,来人正是昨天那青年钓鱼人,而且还带了两个同伴,这给面子。

  “李老板,三个人,钓一天,这是150。”钓鱼青年利索的给李境交了费用,然后就兴冲冲的带他的伙伴到水库去。这次他都没带手竿来,三人都是海竿抛竿,还早早的就挖来大黑蚯蚓,用大钩挂上就往深水区扔,明显是冲着大鱼来的。

  李境乐呵乐呵的上前去围观一阵,没营养的闲聊几句,但见他们专心钓鱼而没工夫搭理他,干脆就回到菜园除草。

  苏叶坤那懒人也不知已经多久没打理菜园,菜地的土地本肥沃,现在草都已经有人头高,需用镰刀劈了再去铲头,实在有些费劲,一直忙到中午饥肠辘辘的时候才基本完成,下午还得松土。

  扛起锄头来到水库钓位,却发现情况不好,三个人钓了一上午,居然只有寥寥几条巴掌大小的罗非,战果不可谓不凄凉。李境刚到的时候,新来那两名钓友还在质疑青年钓鱼人昨日吹牛。

  “廉城第一黑坑果然名不虚传!你还说这大鱼很多,就不该信你。”

  另一个更是直接质疑问:“你不会是跟老板合伙骗我们的吧?”

  青年钓鱼人刘乐尴尬又着急,极力辩解,就差要拍着胸脯!可当看见今早的渔获,他却底气不足,看来李境过来连忙招呼道:“李老板,他们不信水库有很多大鱼,你技术好,钓两条上来给他们开开眼界。”

  李境好笑,他只是掌握钓鱼的基本办法而已,什么技术好。不过这有利自己生意,想了想就没拒绝,道:“行,我回去拿竿子来试试。”

  当然也用石树世界里的蚯蚓,普通蚯蚓他没有把握。不过这次李境刻意选了小些的,别大得那么吓人。

  “这么大的蚯蚓!”那两伙计惊讶。

  “昨天的更大,黄鳝一样。”刘乐炫耀道。

  李境麻溜的将蚯蚓挂钩,顺手轻轻一抛,鱼饵准确投入深水区,然后又将鱼线收紧……还没沉底,已经有小鱼哄抢,只是鱼钩大、蚯蚓也大,它们一时吃不下去。就在鱼钩要沉底的时候,李境猛感觉手上鱼竿一沉,当用力下一抽,一股强劲的挣扎之力通过鱼线传达上来,一下把鱼竿拉弯近90度,弓箭一样,好在这光威竿子够韧力。

  李境又感觉一股巨大拉力从鱼竿上扯,连忙奋力后退,可别被拖入水里,湿了身还跑鱼那可相当尴尬。

  那两名伙计惊呆了,就算刘乐也目瞪口呆,他知道李境昨天很厉害,但没曾想今天也有此运气!当下他比李境都要激动,眉飞色舞道:“看见了吧?我就说有大鱼你们还不信!技术不够运气不够不能怨水库没鱼!”

  那两伙计也不管他,已经来到李境旁边眼巴巴的看着他遛鱼。

  “这鱼力气很大!估计能比昨天那条埃及塘鲺更重。”李境推测道,昨天那条虽然费了不少气力,但没今天的艰难,他感觉鱼随时可能会挣脱,自己也随时可能会被拖下水里,所以遛鱼的时候更需小心。

  鱼窜我引,鱼静我收,所使用的就是疲劳战术,直到大鱼没有力气才把它慢慢的拖上岸。不能急,也急不来。

  “草鱼!大草鱼!”

  “蚯蚓居然钓到草鱼!不可思议!”

  “好大的一头!”

  遛了半个多小时,鱼终于浮出水面露出真容。李境已经累得快要趴下,旁边三人却亢奋得好像吃药那样大呼小叫,其中一人都已经拿出手机全程录制。

  的确是一头庞然大物,水怪那样,也不怪李境遛得那么辛苦。连农庄里的大抄都已经派不上用处,李境只好把它引到旁边的浅水区才得以控制。大草鱼搁浅在这,只要轻轻摁住就跑不掉。

  一个人抱起有些费劲,又沉又滑,李境跟刘乐搭把手才将它扛上磅秤,整个磅秤都晃几下。

  “40斤!足足有40斤!”刘乐非常振奋,这绝对是大物!过度的捕捞、环境愈发恶劣,草鱼长到这个重量可不多见。

  “这水库已经有许多年没干,大鱼是非常多的,碰巧了就能钓到,没有耐心可钓不到鱼。”李境故作轻易的说道,黑坑这身份短时间是摆脱不掉的,那只能从大物上做宣传。

  如果是之前,他们肯定是不以为然,但如今李境说什么他们都会相信,一时充满斗志。

  “李老板,我们能抱起它拍照留念吗?”一个钓鱼人殷切问,虽然不是自己钓上的有些遗憾,但能够拍照留念也是人生值得留念的记忆。

  “可以,但小心点,别把它弄伤,等会还得把它放回去。”李境提醒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