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承包长青农庄

至尊大地主 +A -A

  李境听了脸色一沉,只有十万块就敢开价十五万?等听完苏叶坤的解释才明白,长青农庄怕是经营不善已经濒临倒闭,苏叶坤正着手转让,甚至身上还欠着一笔债务,购买福龙也是想要转手挣上一笔打一个翻身仗。

  先拿十万,余款等迟些再拿也无所谓,但李境心存顾虑,所以就问:“农庄转让能有多少钱?”

  “水库我承包了十年,租金一次付清,现在还有六年期限,每年8千元租金,值4万8。水田100亩,每亩300元一年,果林200亩,每亩每年180,同样十年合约,并且已经支付未来两年租金。还有一座楼房几套竹屋,加上一些厨电器皿,总价值在70万以上!所以你放心,余下5万多肯定能给你。”苏叶坤担心李境不信,仔细清点着道。

  “没有欠款?”李境不信,如果他的身家还有六七十万,不可能这么紧张福龙,毕竟购买福龙也是有很大风险的。而且据他所知,这些年廉城农牧业承包几乎全军覆没,多数是处亏损状态,只为政府补贴苟延残喘而已。

  “这……”苏叶坤脸上一僵,但也不隐瞒,颓丧道:“是欠下六十多万,否则也不急着靠福龙翻身,但有些亲戚的钱并不急着还,你这五万多肯定能给清,请你放心。”

  “但这么大一个农庄,没那么轻易就能转让出去吧?我还有自己的事情,总不能在你那里长住下去。”李境没有轻信对方的话,一个七十多万的赔钱农庄,别人不傻,不可能轻易就接手。

  苏叶坤心中一突,事实上农庄转让的信息他早在两个多月前就打了出去,期间虽然也有两个卖主感兴趣,但最终都没谈拢。可事到如今,他不容事情生变,忙道:“打包转让是不容易,但我可以租凭出去,我保证一个星期内能将余款交你手中。”

  这个方案李境是接受的,但听到他要将农庄租出去,莫名就有了兴趣,于是问:“你这么一个农庄,一年租金是多少?”

  “至少十五万啊!”苏叶坤不假思索道。

  “水库一年租金8千,水田一年3万,果林一年3万6千,合共只有7万4千的成本,你那两层楼加几间破竹屋每年租金要7万6千?苏老板以为别人傻呀?”李境没好气道。

  苏叶坤有些悻悻然,但也有些不耐烦,他都已经保证一个星期内能交情余款,你还想怎样?当下就道:“十五万不行,我十二万租出去大把人要,李兄弟不用担心,就算我去银行贷款,这五万多我也在一周内交付完成。”

  李境也不恼,内心却暗自思索起来,心中有一个冲动也愈发强烈:承包长青农庄!

  这是一个临时萌生的念头,却愈发强烈甚至遏制不住。一个是已经失去工作,需要有个事情可干才能留在廉城,二来石树世界拥有太多资源,他不担心承包农庄会亏本,而且有个农庄打掩护,他从未来空间取出东西来也更安全便捷。

  可以做,有搞头……

  “十二万一年,不如租给我吧!”李境马上道。

  “什……什么?”苏叶坤怀疑自己听错,看见李境不似说笑,一时有些发蒙,剧本可不是这么写的!接着一脸为难道:“刚才我说十二万一年只是开玩笑,当不得真,这整个农庄光地租田租每年就要七八万,十二万我没得赚。”

  “苏老板,现在你不是挣不挣钱的问题,转让只是为了止损。仅有农庄那两层楼房和几间竹屋是你个人财物,每年近五万的租金已经不少。再说,与其现在四处筹钱,不如直接将农庄转让给我,这还省去不少麻烦。”李境正色道。

  苏叶坤是非常郁闷的,这价格比较低于他的预期。但此时他更多是无奈,因为他不敢跟李境抬杠,福龙没有到手就是李境的筹码,他的命脉。再被一番游说,最终还是答应下这个有些坑爹的价格。

  李境退了房,带着福龙坐上苏叶坤的面包车赶赴长青水库。在签署合同之前,他还得实地考察一下环境,还需要检查承包合同手续等。

  十多分钟车程,两人就来到长青水库。农庄其实非常简陋,但铺设的水泥路正好经过,交通还是很便捷的。

  水库不大,面积就七八十亩地,但很深,苏叶坤介绍最深地方有二三十米,许多大鱼藏在深水区都捕捞不到,甚至有人钓过五十多斤的怪物。

  水库堤坝下连接着九州江的一个分支,并且供给下游几个村子的农田灌溉,但大多时候都不必开闸放水。

  堤坝这侧有一百亩水田,早春苏叶坤中了稻谷,现在刚收割不久,一眼望下去只能看见成片水稻头根。

  而果园则围绕着水库四边,总共有两百来亩,被苏叶坤种上荔枝龙眼,还有一些大树菠萝。荔枝刚采摘,都没有修剪,龙眼挂了不少但还没成熟,大树菠萝也就是菠萝蜜倒已经成熟一些,远远就能闻到一些菠萝蜜的芬芳。

  “李兄弟,就这片果树,你已经挣大发了!”苏叶坤有些不舍道,这是他辛苦多年的成果,就像自己孩子,眼看就要转手他人,心中犹如打碎调味品,各种不是滋味。

  “苏老板别蒙我,今年荔枝价格虽高,但结果太少,抛去人工成本,能剩伙食费就已经不错,长势这样,我怕还得请挖掘机铲掉。”李境可不会被忽悠。

  “你要把这片果林铲了?”苏叶坤脸色一变,有些生气,这多糟蹋?而且他跟这片果林是有感情的,毕竟亲自种下并种植长成,李境这样糟蹋他实在于心不忍!脸色几次变化,但他最后只自嘲一笑不再干预。自己辛辛苦苦照料这么多年又得到什么?到头来还不是亏掉所有家业,也没必要再去执着,李境怎么弄随他去。

  农庄的工人已经被遣散回家,整个农庄静悄悄的,院子里也只有几只被人挑剩的鸡幺在溜达,骨瘦如柴的也不知多久没有开锅,苏叶坤这样估计也没心思照料。

  水库边上有几套竹屋,以前是农家乐供人吃饭,但早已大门紧闭。不过,虽然荒废了些,但竹屋整体还非常结实,收拾一番就可以用作经营,而且厨房是可以直接使用,厨具也一应俱全,入住方便。

  最后他们来到那两层简单装修的小洋楼,占地一百五十多平,每层四室一厅,还算阔绰。这里既是农庄办公楼,也是员工宿舍,甚至有两个装修体面些的房间可以用来招待客人。

  “这是承包合同和各种工商手续,如果没有问题,我们现在就起草合同。”苏叶坤从办公桌保险箱里取出一些文件递过来。

  李境仔细检查一番,确认没有问题后就主笔起草协议,并跟苏叶坤商量后一致觉得没有问题,两人就回到市里一式两份打印合同,并共同签署。

  “六年的合同,租金每年12万,押金3万,福龙价格15万5千,我再给你5000现金就两清,没错吧?”苏叶坤点了五千块钱递来,亢奋中又有一些落寞,当年也不知哪门筋不对,选择了投资水库农庄,以致半辈子的储蓄亏空,如今只希望福龙能够让他翻身。

  苏叶坤带上自己的私人物品,开着面包子载着福龙就轻松离开,农庄的一切未来一年里都归李境使用。握着手上的一柄钥匙,在苏叶坤面前表现精明的李境也变得恍惚起来,简直好像是在做梦一样,看着眼前似乎不真实的一切忍不住咧嘴傻笑。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