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九州江大桥

至尊大地主 +A -A

  “九州江大桥――章天”

  这是九州江大桥的题词,悬挂云空,尽管破碎,也仍然存余磅礴气势,字里行间似乎释放一股张狂与战意,但……

  “章天是谁?”李境皱起了眉。现实中,九州江大桥只是一座国道桥,仅有简易桥碑,一块常见的蓝色指示牌,而没有九州江大桥的名人题词,而且这章天他也从未听闻。回忆廉城名人高官,也无这号人物。

  “桥碑呢?”李境转而将目光看向他处,好一番寻找,终于在灌木丛中找到一块破碎的石碑。

  “九州江大桥简介:九州江大桥被誉廉城第一大桥,全长256米,为单跨钢箱梁悬索桥,横跨博教、下洋两镇,链接325超高速公路。”

  “大桥始建1963年,后十次重建……”

  碑文到这,因石碑碎裂,已经看不见接下来的大部分内容,这让李境觉得可惜。但仅有的内容还是透露了许多信息。

  “现实中,九州江大桥始建始建的确是1963年,但因为当初技术不够成熟,加上资金不足,大桥质量存在问题,在1990年发生桥垮车毁事件,当时在廉城轰动一时,于1992年铺设国道时重建完成至今……”李境自言自语着,这些还是巡逻时候赵天成告诉他的。

  “九州江大桥不过重建一次,可上面却说‘后十次重建’,这……”李境有些发蒙,难道这是未来世界?他需要更多的信息,所以又不死心的将散落附近的石碑碎片搜集,小心拼接起来。

  可惜是,石碑碎片丢失严重,许多都已经碎成粉末,李境到最后也只拼接出很少的一部分。

  “廉城人民政府立”

  “二七六一年十月一日”

  “这……”“2761年?”“距今745年?”“不止!立碑所留时间大多是指大桥通车时间,眼前这桥破落成现在这样,距离通车时间至少有百年历史。”“换言之是说,这个世界至少是地球八百多年后!”

  李境嘴上哆哆嗦嗦,身体颤颤巍巍,震惊、惶恐,但也有狂喜。他知道这对自己意味什么,是人生转折。

  膨胀一阵,李境才将心思放回眼前。感受得到,这里曾经有过辉煌,气势磅礴的九州江大桥,两边整洁利落的景点,相信这是将来廉城最辉煌的时期。但眼下却已经彻底破落,甚至看不见任何人迹。

  “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李境迫切的想要知道真相。

  站在这里是想不出答案的,要想知道一切,只有去寻找更多的人类活动区域。

  回头一看,博教这边根本看不见其他建筑,一眼望去全是茂盛丛林。哪怕是国道……应该是超高速公路,也被木根穿插得千仓百孔。这样之下,即使是有人类建筑,也被巨树丛林遮挡而看不见。

  但九州江大桥对面就有一座残破大楼,残破楼梯隐约能够看见一些字迹――“九州江管理局”

  里面或许就能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但看着随时可能会垮塌,而且滞留巨鸟、苍鹰以及许多爬行生物的九州江大桥,李境心底却有些发憷。就说已经把大翘嘴鱼吃得差不多的巨型苍鹰,这家伙的体型可不小,而且极其凶悍,攻击人类也未必不会。

  “桥体虽然已经垮塌,但混合土里还有钢筋巩固,我这点重量走过去不至于说垮就垮。至于苍鹰……它很快就能将鱼吃完,可以等等再过去。”李境一边观察一边思索起来。

  更重要是,手中紧握那惟妙惟肖的石树给了他极大的安全感。如果有危险,他可以随时传送回去。

  果然如所料,巨型苍鹰果然很快将一大条翘嘴鱼吃完,威武欢快的扑打几下翅膀放松,还到桥边低头喝上一口水润喉,终于冲天而起,影子也越来越小。

  李境找来一根木棒防身,然后就小心翼翼的踏上九州江大桥。

  大桥已经垮塌得接近水面,估计洪水时候会被淹及,以至上面全是青苔,走着有些滑,需更小心翼翼。另外,因为鸟类喜欢到这捕猎栖息,桥上还有一层厚厚的鸟粪,一些地方甚至已经生长出说不出名字的灌木与野草。

  大桥两侧水面不时响起大鱼打水的声响,水波滚滚着,动静让李境像是惊弓之鸟,每次都第一时间回头去望。

  “哗哗……”

  一阵密集得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突然从下方水域传来,然后看见一群身体闪亮的未知生物携带水花破水飞起,正好朝着李境飞来,璀璨阳光下那鳞片闪闪发亮。

  才走九州江大桥三分之一不到的位置,这么一群身体闪亮的东西突然跃水飞出,哗哗的破水声音,飞溅的江水,这些突然动静都让他大惊失色。

  但来得突然,他甚至来不及去防御,也来不及用石树传送回现实世界,下一秒就被什么东西撞身体上,接连几下隐隐作痛,其中两次险伤肺腑,直被撞得倒退两步。耳边眼前密密麻麻的全是飞梭的声音,纷飞的水雾蒙蔽双眼看不清究竟,直至这些东西跃过大桥落到上游,动静才渐平息。

  这时脚下已经有十多条鲤鱼不安蹦跳着,之中两条个头着实不小,至少有三十斤的重量。鱼须狰狞,鳞片粗大。刚才那两次重力撞击,显然来自它们,险要将李境撞伤。

  鲤鱼喜欢跳跃,鱼跃龙门便指鲤鱼。但九州江大桥单边车道宽度何止十米,整群鱼这么个跳法,而且绝大部分都能够越过,未免也太过夸张。

  “这是……”

  李境突然发现,除了鲤鱼之外,一并跳上大桥的还有一条不一样的鱼类。

  这鱼体长,有八十公分左右。身上布满整齐的艳红色鳞片,酷似龙鳞。嘴唇长着两条触须,龙须那样,看着霸气。

  “红龙鱼!还是福龙!”李境惊讶出声,这福龙品相极好,看着非常漂亮,而且与常见龙鱼不同,它纯属野生,生命力强,而且体型也够大,碰到懂鱼的人,应该能够卖个好的价钱,保守估计也有几万,福龙幼崽的价格都能达到数千。

  红龙鱼本来就价值昂贵,而福龙更是之中翘首,何况品相如此的好,换做有条件的人,这鱼能卖天价。一时李境有些意动。现在他已经失去工作,身上的存款也不多,这红龙自己越不过龙门反而送到他跟前,难道不是一种缘分?

  “嗷!”

  桥上蹦跳的鱼无疑是鸟类窥视的食物,李境的存在会让它们有所忌惮,但也仅此忌惮而已。一群巨鸟徘徊在李境上空一阵,终抵抗不住诱惑,直接咆哮着俯冲而下,其中两只甚至咆哮着怒冲向李境。

  不可谓不疯狂,平常的鸟儿看见人类,还不飞得远远的,哪会主动去攻击人类。而这些巨鸟为了食物,疯狂起来简直让人害怕,李境也不敢去面对。但又不愿意后退,一咬牙,猛将手里木棒砸上去,随即蹲下抱起地上的福龙鱼就往前冲。

  “……呼!”

  回头看那些巨鸟放弃对他攻击而改道去哄抢食物,李境顿时送出一口浊气。

  “轰隆!”

  爆炸一般的水声,就来自下流,惊得李境回身一望,下一刻就脸色大变。

  蛇!而且还是此前那条巨南蛇,此刻它刚破水而出,巨大头颅伸出水面,嘴里还叼着一条巨鲤。原来,刚才那群‘飞鲤’是被追着逃跑的,怪不得那般慌不择路,连手中这不善飞跃的福龙也傻乎乎的跟着鲤鱼群跳上大桥。

  巨南蛇此时也已经发现李境,虽然视力不佳,但它还是第一时间将李境认出来。因为,人类这样的生物它生来只见过一次。

  猛的将嘴里的鲤鱼往下咽吞,然后无声吐纳蛇信,巨南蛇就用这样森然的目光盯紧李境,只要他有任何细微动作,它都会随时猛扑过来。这奇怪的猎物已经莫名逃走一次,巨南蛇不容再次失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