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再次探索

至尊大地主 +A -A

  “哗啦!!!”

  惊魂未定的环视四周,眼前的情景却让李境再度错愕。臭黑的污水、近在眼前的博教糖厂、熟悉的九州江、各种嘈杂的噪声,一切一切似乎都在告知他归来的讯息。

  难道此前都是幻觉?窒息后产生的幻觉?但怎么会那么真切?

  “嗯?”李境突然感觉手中拿着什么,将它从水中举起一看,眼睛却瞬间收缩,内心极度震惊。

  是那惟妙惟肖的石树!

  但……怎么还在手中?难道此前一切都不是幻觉?但怎么可能!刚才那个郁郁葱葱又极为败落的世界到底什么地方?巨南蛇呢?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那个世界又与石树存在什么关系?

  一切百思不得其解,但留在这里实在难受,李境只得压住彷徨游到对面岸去。不过两度死里逃生,绷紧的神经让他极为敏感,小心警戒周围,查看丧狗等人有没有在,又或者是巨南蛇这种可怕威胁。

  爬上岸后,李境直接钻进了小树林去,匍匐丛中仔细观察,不久后果然看见博教糖厂的保安在沿岸搜索。

  绝不能够让他们发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借着一路隐蔽,李境快速往上游走。

  对面已经是停靠摩托车的地方,李境留神一看,眼球却是一阵收缩,手中的石树也不禁拽紧许多,压低着声音怒道:“赵天成!竟然是你出卖我!”

  只见对面摩托车边上,赵天成与丧狗几个站到一块,双方情绪似乎有些激动的在争执什么。

  摩托车是他从赵天成那借的,两人平日称兄道弟,对方多少了解李境为人,大概因此猜到他的想法,不但尾随,还通知博教糖厂的人,这也能够解释丧狗初次见到他时为何知道他身份的原因。

  甚至是昨日被殴打一事,说不准也是赵天成在暗中捣鬼。至于对方怎么会跟博教糖厂搞到一块,并不费解,赵天成有参与过糖厂的环保评测,而且他本就是廉城的人,与张彪的人存在联系也不奇怪。

  李境昨天被人群殴一事,估计也是赵天成对他们泄露消息。只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日称兄道弟的好友,随时会从背后捅你一刀。

  但愤怒之后,李境并没有去想质问什么,只感觉内心悲凉,神情突然疲惫不堪。这个繁华得有些复杂的世界已经让他疲于应对,突然就有些怀念此前哪个虽有未知危险,但看不见人类痕迹也显宁静的神秘世界。

  虽然有些厌世,但不是消极到寻死觅活那种,眼下他急需摆脱困境,生死困境。

  他的死让博教糖厂陷入紧张,如果知道他仍活着,他们肯定有所庆幸,但不代表他们会放过他。廉城这片天地都是张彪的,自己如今只有躲避一路可走。

  哪怕是环保局,现在也无法再回去,显然已经不安全。而且即使张彪不去找他麻烦,环保局内部也不敢容他。

  心中急转,李境面色复杂的看了对面一眼就悄然离开。他需要赶在赵天成之前,先回住处拿走一些必要物品。但不敢全都取走,只取两套换洗衣物,还有一台数码相机,以及一些重要物品,其余没有去动,并抹去曾经回去过的痕迹。淹死九州江的假象或许有一天会被拆穿,但至少能在很长一段时间明哲保身。

  廉城火车站。

  李境怔怔看着塔台上的滚动显示屏幕,好久的失神。留在廉城已经不明智,但这样就离开,却总觉得什么放不下。但说来可笑,在廉城他可没几个朋友,一个让他自甘堕落很长一段时间的地方,除了彷徨记忆似乎也没什么可怀念的。

  但这么一段时间的生活工作,他已经熟悉这座城市的一草一木,熟悉这个城市的每一条江河村庄,这些东西都已经印在脑海,突然就要离开,心中难免会伤神和不舍。

  何况是以这样一个失败者的姿态灰溜溜的离开。

  曾经的理想和抱负,都是在这座城市丢的,李境也想在这里找回。

  但如果留下,却随时会有暴露风险,张彪集团绝不轻易就放他。

  人生十字路口前,李境一时犹豫难决。

  “叮咚!”

  “亲爱的旅客朋友您好,通往阳城的K512次列车马上就要进站,请上车的旅客做好上车准备。”

  车站广告提示响起,乘客陆续上前排队等候。又一会,列车那哒哒哒的步伐声愈发靠近。

  李境一咬牙,紧紧握着兜里的石树,然后毅然转身朝出口走去。已经自甘堕落一次,现在又去逃避,必然会成为这生难堪的记忆。

  车站外小旅馆,不用身份证登记什么,只需交上押金就能入住。

  李境将石树小心翼翼摆在茶几上,然后仔细的去观察,不肯错过任何地方。石树是唯一与那神奇世界存在关联的物品,所以李境猜测,或许它就是开启哪个世界的钥匙。

  “简直匪夷所思!”李境至今都难以相信,这颠覆他的一切认知,但也却也清晰知道,一切不是幻觉。

  但,到底怎么才能再次进去?

  “石树。”李境小心翼翼道:“让我进去?”

  话音刚落,李境顿时感觉身上有轻微压力,只觉眼前一阵闪烁,身处场景已经发生改变,直接从小旅馆的房间来到另一个世界的九州江岸边,并且是上一次被巨南蛇追捕时离开的地方。

  “果然!”李境简直压制不住兴奋,能够通过石树通往这个离奇古怪的世界,他的人生将会发生转折,这是不得了的奇遇。

  兴奋却不敢忘记所处环境的凶险,巨南蛇的威胁如今仍然心头涌动。所幸是,巨南蛇已经不在,周围只有虫鸣鸟啼,热闹中无比祥和宁静。

  再入这个世界,李境压制不住喜意。而且巨南蛇已经不在,他也可继续留下观察这个世界。

  破落的九州江大桥就在眼前,一群巨鸟悠然而立,还有一些在水面猎食,其中一只甚至跟水里的一条大翘嘴鱼较劲起来,相互攻击着发出噼里啪啦的水波声。

  战斗白热化时候,一只展翅足有二米的苍鹰从空而降,直掠水面,巨鸟慌乱飞走,翘嘴大鱼毫无招架之力就被精准叼住,苍鹰带着自己猎物猛飞高空,然后突然将挣扎的鱼松开。

  “啪!”

  大翘嘴惨摔废桥,身体都摔烂,鱼鳞满地都是。旁边的巨鸟似乎有些眼馋,但见苍鹰降下,顿时都一哄而散。冷傲的苍鹰稳稳落到翘嘴鱼旁边,先啄起地上碎肉吃食,然后一下将鱼眼啄出大快朵颐。

  “捕食大毛鸡的黑鱼,巨型南蛇,还有眼前的巨型苍鹰……这到底是什么一个世界?”

  “另一个地球?”李境眼神一闪。虽然这个世界与所认识的地球一切相差巨大,但九州江还是那个九州江,九州江大桥也只改变一个面目,地理其实一模一样。

  所以,这里也是地球,只是不同的一个地球。

  “平行空间?”

  “未来空间?”

  李境不断的去推敲,听上去非常科幻的推测,但空间与时间科学本身就有存在,许多科学家都在探索这些。

  但显然,仅靠目前所知,无法准确推敲答案,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实在太少,他需要看到更多的景象,尤其是人类建筑。

  看了一眼前方破落的九州江大桥,李境顿时眼前一亮,顾忌着四周危险,扒开茂密的丛林爬上桥去。

  自古以来,凡是大工程建筑,中国就有题词立碑的习惯,大桥更是如此。

  “九州江大桥――章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