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巨南蛇

至尊大地主 +A -A

  把石树放手心翻转研究,却始终看不出究竟,但一种神秘本能让李境认为,这石树不简单,是以就揣兜里留着。

  当前最重要的不是去研究石树,而是了解身处环境究竟什么地方,他迫切需要清楚这个问题。

  脚下的草丛过于茂密,有些不好行走,拌拌磕磕的。

  “嗷呜!”

  一只毛鸡被惊吓,惊叫一声就从草丛飞向对面。双翅张开有一米多长,身上火红羽毛,从江面掠过卷起轻浪。

  “哗啦!”

  然而这时一只什么东西突然从水面跃起,一把将毛鸡咬住,随着哗啦水声重新坠入江中。挣扎的毛鸡在水中发出滚滚波浪,最终却只在水面留下一堆随风漂浮的火焰色羽毛。

  “黑……鱼?”李境吞着口水,目瞪口呆。

  黑鱼他当然认得,在本地也叫做‘斑鱼’,因为身上有斑点。黑鱼性情凶猛,胃口极大,以吃食小鱼小虾为生,也喜爱泥鳅、青蛙,人们常以泥鳅、青蛙或者路亚假饵引诱钓之。

  黑鱼不难辨认,李境之所以不大确定,是因为此鱼个头巨大,怕是能有五六十斤的重量。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巨黑鱼居然还跃出水面捕食毛鸡,仍在涌动的水面让李境忍不住吞着口水。

  然而,动静并不仅此结束,毛鸡的血腥在水中传达扩散,也吸引了其他的鱼类。

  一些忌惮黑鱼之威不敢靠近,但也有不怕的。随着水面涌动,一大群翘嘴闻腥赶来,竟与巨黑哄抢食物,不时一些还飞跃出水,就连带着皮肉的羽毛也被它们吞入腹中。

  黑鱼虽然更为凶猛,但怎奈独自一身,面对大大小小上百条的翘嘴大军,却只得放弃食物铩羽而归。

  翘嘴鱼群似乎为此骄傲,不时有巨物跃出水面雀跃,最大的目测能有三十多斤重,甚至更重。

  每一个钓鱼人看见这样的场景,恐怕都会眼泛青光。但李境出于职业病,却考虑到更深的东西。首先,这里水质很好,其次,这里没有被过度开发。中国国土面积辽阔,但因为人口过多,资源取之过度,加上各类污染,江河水资源其实非常匮乏,眼前这样的大自然竟食景象是很难看到的。

  而九州江因为污染严重,大鱼仅有吃垃圾喜好废水的埃及鱼,翘嘴最大也就四五斤重……

  “这里到底什么地方?”

  李境继续往下穿行,却更小心翼翼。这里过于荒凉,甚至看不见人类活动痕迹,但正是如此,也可能会增添一些来自大自然的凶险,就比如猛兽这些。

  大自然生态链是平衡的,水中有巨物,岸边生态完整,陆地上不可能没有动物。

  毛鸡廉城一直有,学名褐翅鸦鹃,但刚才那只这般大的,李境却从未听闻,怕是发生过什么变异。

  “沙沙……”

  盛夏时节,草丛上有许多蚱蜢,李境所过之处,这些虫子就四处乱飞。有些飞到水草上面,马上引来掠食者的捕猎,不时就有噗通水声。

  “桥……九州江大桥!”李境突然停下脚步,眼睛死盯瞪前方,一脸发蒙。

  身处的环境已经不同,周边树草也已经大变模样,甚至九州江大桥也已经不是记忆中的那座国道桥梁。

  巨大的桥墩,一根根粗硕的铁索,简直是一个庞大工程,摆在廉城这个不入流的小县城,简直能成标志性建筑,一处地标景点。

  但大桥如今已经垮塌,仅有钢筋穿连着才没有完全坠入水中,却已然碰触水面。如果水涨,必然会被淹没,桥身上长满的青苔无疑能够佐证这点。

  不像是人为的破坏,而像是经历不住时间的洗礼,大桥才渐渐垮塌成这样。

  望着停留在桥墩上吱吱叫着的鸟群,李境却仍在发蒙。一切都那么陌生,但似乎又那么熟悉,之前他还不敢确定,但如今已经彻底认出,这就是九州江大桥!

  树草可以改变,甚至地形也会因为人为或者自然灾害而面目全非,但环境的结构却改变不了,这里就是九州江,就是九州江大桥!李境非常确信这点。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穿越?是平行空间?还有,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人呢?我到底有没有死?”李境大脑隐隐膨胀,思维开始混乱,溺水时的痛苦场景不断在脑中重复。

  “沙啦!沙啦……”

  异常的动静让李境稍微回过神来,本能使然下顺着声音一看,心中一个激灵,身上连汗毛都瞬间树立起来,额头随即出现黄豆大小的汗水,死亡的恐慌再次弥漫在心。

  蛇!而且还是一条巨蛇!

  估约着有十米长,腰身菜盘一般粗,即使蟒蛇也极其罕见。

  然而,这不似蟒蛇,而是本地以前常见但如今已经很少的一个蛇类,当地叫南蛇、水南蛇,又或者是水律蛇,学名叫做滑鼠蛇。

  背面黄褐色,体后部有不规则的黑色横纹,至尾部成为状;腹面前段红棕色,后部淡黄色。从外形看,这是南蛇无疑。

  南蛇体长,个体很大,但能有两三米,上十斤重就已经是大物,至今未曾听说能长成蟒蛇这体格的,何况是这数百斤重的巨蛇,不合理。

  但这些眼下都不重要,也没时间去多想,重要是逃出生天。南蛇性情凶猛,力气巨大,尤其是速度极快,专业抓蛇人平时看见也未必能追上,如今对面这蛇还有着如此体格,李境并不自信能够逃得过对方。

  “南蛇不是怕人的吗?怎么还把我当成了食物!这什么鬼世界。”李境心中胡思乱想,然后二话不多说拔腿就跑。

  巨南蛇眼光冰冷,蛇信一吐,只听嗖的一声,树叶飞溅,巨大身体一道影子那般就窜出去。南蛇的力气与速度都极为出色,虽不知为何变异成这般巨大体型,却不影响它速度上的特性。

  加上这里满地杂草,连慢慢走着都绊脚,何况是跑。果然,才半会功夫,吧唧一声,李境就已经扑到地上,好一个标准的狗啃屎着地,连兜里那石树都掉出,滚落到他脸旁。

  一个狗啃屎的摔倒,让李境陷入绝境,而且南蛇已经追到,虽然没有直接就扑咬上来,却将身体卷起,已将李境包围。

  瞧样子,巨南蛇此时并不非常饥饿,逮住猎物也不急狼吞虎咽,而是戏弄心态,这在动物世界是常见的。

  距离太近,南蛇身体腥臭的气息扑鼻而来,李境感觉窒息。但害怕刺激到南蛇,也不敢有太过激烈动作,只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起身。

  右手突然摸到刚才掉出的石树,不禁就抓住,本能的把这微不足道的东西当成救命稻草。如果南蛇靠近,至少还有个东西可以砸它。

  不过这也只是本能促使,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内心除了恐惧之外,也只想着离开这个极其危险的地方。

  “嘶……”

  然而李境这轻微的动作,却还是已经刺激到警惕的巨南蛇,一声嘶吼,甚至连唾液都喷出一些,然后弓身将头举起,迅雷不及掩耳的扑咬而来。

  走!离开!离开这里!!

  极度惊恐以致喉咙发不出声,但李境内心却在歇斯底里的呐喊,那么恐惧和无助。

  然而,奇迹竟然真的发生,只觉得眼前一花,李境随即就感觉自己回到水中,不再清新而是发臭并且夹带浓重工业污染的气息隐隐熟悉,虽然大脑极度发蒙,但恶劣环境也促使他使出全身的气力,挣扎着要浮出水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