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石树世界

至尊大地主 +A -A

  半天之后,丧狗一脸惨白的望着下方的污水与荆树枯枝,手里的木棍本能搅拌水面,祈求李境能够伸手上来抓住。然而污水谭中已经没有一丝动静,搅动的波浪一层一层的四周扩散。

  其余几个混混保安也已经感觉事情大发,一个个惊慌失措,但他们不敢呼救,更不敢下去救人,害怕被人发现,更害怕搭上自己小命。

  “狗……狗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好一会才有人出声打破死寂。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丧狗此刻哪儿会有主意,从怀中掏出烟盒,拆开一根哆哆嗦嗦的给自己点上,烟味却无法平静心情,反而更加不安、凌乱。

  他没想害死李境的,只是想要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而已,谁知道一条人命就这样说没就没。

  几人心中不安的情绪继续蔓延,一个个不知所措。但随着时间过去,他们不安的心终归渐渐平静,内心也从惶恐变得清醒。

  事情已经发生,紧张没有什么用处,现在他们更需要考虑的是明哲保身。

  “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想查张老大的工厂,自己掉下河里是活该!而且张老大肯定会保我们没事,大家不必慌张!”

  “九州江久不久就会飘着一具尸体,也没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过还是要清理一下证据,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说着几人手慌脚乱的将现场痕迹擦去,同时还担心李境会被水冲到下游,于是一路寻找下去,却没有看见李境身影,才赶紧回去向上头汇报。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们担心事情一旦兜不住,需要高个子顶着。

  落入污水中那刻,李境拼了命的挣扎着,荆刺让他片体鳞伤也完全顾不上,求生的欲望让他疯狂挣扎。

  然而,水中全是荆木树枝,身上衣物一旦被占住,根本动弹不得。

  身体渐渐乏力,无力再去动弹,最后憋着气与枯枝一并沉入水中。大脑已经胀痛,但李境不敢张口,周边全是浓性污水,一旦吸入,只会加快窒息,就算侥幸获救,恐也会中毒。

  沉底之后,李境反而摆脱了荆树的纠缠,虽然不再具备活动能力,四肢只剩抽搐,却被滚滚污水冲击着不断往外滚动。

  直至被冲出污水谭,李境虽然几近没有呼吸,但思维还是清醒的,当感觉身处的江水较之干净一些的时候,终于再也忍不住松开需要呼吸空气,却是被大量的江水灌入口腔,思维一下断断续续,只感觉自己在水底下不断翻滚。

  “咚!”最后头部像是撞击在一块岩石上,终于完全昏厥,也一下完全失去思维,与死无差。

  不知过去多久,好像是一世,李境的思维渐渐得到恢复。只是感觉浑身乏力,而且剧痛难忍,整个人都在云空飘着那般,就连眼睛都睁不开,神智恍恍惚惚。

  “这是死了吗?”

  李境心中不禁去想,因为彻底昏厥之前,他已经清楚体验到死亡的感觉。恐惧,绝望,难受。

  “呕……”

  随着渐渐重新掌握身体,腥臭的污水在腹中翻滚着,恶心感觉让李静本能的呕吐起来,顿时整个人像是又死一遍。

  腹中污水吐出之后,思维重新恢复,眼皮也渐渐拉开,刺眼的光线让他稍感不适,于是微微眯起去适应。

  因为躺在地上,入眼先是碧蓝天空。是那么的蓝,没有一点尘埃,像是能够看见银河九天。

  扭头一看,发现自己身处一处树林,身下是青草,厚厚、软软的,躺着非常舒适。周边是苍天巨树,一根根似乎都能插入蓝天。

  久违的新鲜空气让他不停吸纳,却感觉神清气爽。作为环境监察员,李境对空气品质颇为敏感,第一感觉就知道这儿的空气异常的好,哪怕是一些号称氧吧的风景区也不具备。

  “这里是天堂?”李境恍惚着自问,世俗人间根本不再有这样的地方。

  等恢复了一些力气,李境就从草地爬起,终于能够全面看清所处环境。

  头上顶着幽幽蓝天,四周参天巨树环绕,脚下踩着长长的青草,林中白鸟齐鸣,情景那么热热闹闹。但与习惯的繁华都市相比,又是那么和谐幽静。

  但,这里到底什么地方?

  前方有一道河流,上面长满水草,各类品种争艳般相互缠腰,又似相互压制,求生的嫩芽直探更高地方,显得无比茂盛。

  河边砌着整齐却又被各种杂木根系贯通而破裂的花岗岩堤坝,虽然已经破落,但依然能够看清层次,以及周围一些废旧花圃,可想而知曾经这里是一处风景点,只是不知为何变成如今这般荒芜。

  江河九曲,水草中不时有大鱼起伏,或是煽动尾巴,跃出水面呼吸或是捕食。

  “噗通!”

  未知的水中动物在水草下涌动,波浪久久起伏,惊得周边的鱼类纷纷躲避起来,怕是凶悍大物。

  “为什么这地方有些熟悉……”李境却无暇顾及,眼前隐隐熟悉而又极其陌生的环境,让他有些不安起来,这里似乎并不是天堂,逐渐真确的感官,让他重新感受到自己生命的延续。

  “这里……是……九州江?”

  李境自言自语,却囫囵其词,实在是这个发现太骇人听闻。

  对于九州江,他并不陌生,落水的地方就是,但眼前这绝非他记忆中的九州江。九州江没有苍天巨树组成的树林,没有开发成景区的建设,也没有热热闹闹的水中生物。

  可是,周围景象虽然改变,但眼前江河结构却像极是九州江,只是没了流淌的急涌水流,也没有了博教糖厂。

  “这里到底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李境愈发彷徨不安,但彷徨中又有好奇。不管这里是哪,至少都比死了好。

  正要四处走走观察,脚跟却碰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弯腰用手扒开草丛一看,当下诧异一声。

  这是一个巴掌大小的石树。顾名思义,是石质树雕,但惟妙惟肖。柴色的树根,白玉般的树干,翡翠一样的树叶,阳光照射下脆嫩如真,真但用手去触摸,却真真是硬邦邦的。

  看不出树的品种,也看不见雕刻的痕迹,似乎生来如此。而且不止是精美,这小小的树雕给李境一种气势,一种能够直探苍穹的气势。

  如果是周边的苍天树木,让人感觉直探苍穹或许还能接受,毕竟它们足够高大。但这样一株巴掌大的树雕上给人这般感觉,却是说不出的违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