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身陷险境

至尊大地主 +A -A

  手上已经有了血迹,但李境也终于爬上博教糖厂排污口一侧的围墙,探头一看,却是触目惊心。

  污染企业他没少接触,有些非常高明,比如将排污管道置入地底,或者水中,以掩人耳目。而博教糖厂却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在河边安装排污管道,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将污水排入九州江中。

  污水颜色漆黑,之中参杂着泡沫,以及甘蔗碎渣。这一片水域的污染尤其严重,几乎是黑成一片,并且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气味。才观察一阵子,李境的眼睛就不停掉泪。

  别说是鱼,就是周边的荆树也无法生存,一些干枯的被风吹倒在水中,枝条被染成黑色。

  赶紧取出手机进行录像,把这里的场景都通通拍下,最后还认真检查一遍,确认视频清晰,没有任何纰漏才放心。

  然而李境一回头,一根木棍猛就向他身上戳来,料不及下顿时就往前扑倒,所幸反应及时,倒下那刻及时抓住围墙,只恨手机已经噗通落入污水,一下不知所踪。

  但此时李境也已经顾不上这些,额头上一下全是冷汗,却只能不断的往上爬。

  探出一截身体往外面一看,发现是几个保安制服的青年,此时他们正怒冲冲的瞪过来,同时眼中又有一些戏谑。为首一个纹身青年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刚才李境就是被他戳的。

  “小子,胆儿挺肥的嘛!张老大的厂子你也敢搞!”纹身青年保安冷笑的看着李境。

  “我只是来钓鱼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李境强自镇定道。

  “钓鱼?你TM是不是当我傻?这里连臭虫都没有,你说来钓鱼?钓鱼你爬墙上搞卵啊?”纹身青年怒极反笑,不断的将手里木棍往墙上敲打,玻璃碎渣四处溅射,李境脸上手背都有,却不敢乱动。

  “你还知道这里连臭虫都没有?”李境简直压制不住怒火。

  “嘿,还敢顶嘴是吧?是吧!”纹身青年怒敲李境面前的玻璃,碎渣到处溅射。

  “哼!连你们局长都对张老大点头哈腰,你一个小小环境监察员,却敢到我丧狗的地头闹事,不知死活简直!”自称丧狗的纹身青年脸上一狠,猛的就把木棍朝李境戳来。

  李境一直在盯着对方,一看连忙把头缩下去,躲过一劫。

  “你还敢躲!”丧狗见了却是勃然大怒,然后疯狂用木棍敲打,只是围墙太高,有死角,他这样根本敲不到李境。

  “快把梯子搬来!”丧狗羞怒道。

  另一边,李境虽然躲过一时,却更陷入绝境,根本不得动弹。

  围墙上有玻璃,他能抓住的只有这一点地方。而下方则是滚滚排放的污水,气味极度呛人。但更严重的是,下边有着许多枯萎不久的荆树,若是落下去,怕是会被扎出千仓百孔,虽未必直接致命,却恐再也爬不上来,那是性命危险。

  虽然早有料到此行会有危险,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计划甚至还未开始就要搭上小命,身体不禁有些颤抖。

  但突然,李境才想到事情不对,丧狗等人出现可以说是巧合被发现,但对方却还知道他的身份,显然不是巧合就能够解释得通的。他与博教糖厂从未有过交集,对方也不可能认识他。

  “把梯子架上去。”

  外面传来丧狗的声音,还有架设梯子的动静,这打断了李境的思考,他知道现在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否则会有危险。

  “丧狗,你不用上来,我这就出去。”李境说道。

  出去肯定被打,免不了皮肉之苦,但至少没那么危险。

  “丧狗是你能叫的?叫狗哥!”丧狗却已经冷着脸爬上围墙,手里拿着木棍不断敲打李境手边,一脸戏谑。

  玻璃碎渣不时溅落,但李境却不敢把头低下,任由碎片落在脸上,他需要时刻提防对方。

  李境咬了咬银牙,强笑道:“狗哥,爬这么高很危险的,而且这里还那么臭,还是等我出去再谈吧!”

  “谈你MB!博教糖厂也是你能搞的?也不称称自己斤两!”丧狗却不讲情面,一棍子就打向李境的手掌。

  李境一直盯着他的动作,及时将手挪开,但只有一只手抓在墙上,原本就吃力的状态就更加糟糕,随时都有可能坠落下去。

  丧狗一看,脸上更加戏谑,猫戏老鼠那般表情看着李境道:“像你这样负责任的公务员,现在可真不多。喂,前段时间上不是有个请环保局局长到河里游泳验证水质的新闻么?听着挺有趣的,你要不要下去试试?”

  李境强笑,心中百般不是滋味。正是公务员的懒惰,这些人才这般猖狂,但到头来还是自己吞下苦果。

  “下去喝两口江水,我就允许你过来谈,我这人向来很好说话。”丧狗大大咧咧道。

  李境听了脸色一变,这污水比粪水更脏更臭,而且有工业污染,一旦喝下两口,怕得去医院洗胃,只得强压怒气道:“狗哥,下面有荆树,下不去。”

  “下不去?哼,我来帮你!”丧狗狠厉一笑,挥棍打向李境抓墙的左手。

  “啪!”

  手背火辣辣的剧痛,但李境不敢松开,决不能掉下。

  “唉哟?还挺能撑的嘛!很好,有骨气!”丧狗很意外,但李境的硬气也更将他激怒,眼中无尽疯狂。丧狗是别人给他取的恶名,但他却主动挂在嘴边,觉得这名字霸气,认为适合自己。而且他疯狂起来就好像疯狗那样,根本不顾一切,这叫名副其实。

  猛然用力将木棍往李境身上一戳,虽然抓得指甲裂开,但终归脱手,吱呀声下,枯脆的荆木根本承受不住李境的中压,直接让他陷入水中。无数荆刺插入肉里,钻心的痛楚,污染江水的刺鼻气息随即灌入鼻孔,瞬间几乎窒息。

  挣扎!拼命的挣扎。

  污水下噗通噗通的响着,像是受困枯枝的大鱼。

  李境其实会游泳,但水中布满荆树,阻挠着让他钻不出水面,也潜不到别的地方,只能不顾荆条的刺伤,拼命的破坏荆条以图逃生,水中噗通噗通的响个不停,像是下水的狗。

  丧狗开始还一脸满足,折磨别人,他心里高兴得很。但看李境半天没从水里浮头,才隐约感觉不对,心中也开始不安起来。在当代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十有八九都逃不过法律制裁,内心自然也紧张起来。

  “快!快!快给我找一个木棍过来!”丧狗站在梯子上面惊慌失措着大声叫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