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环保局访民

至尊大地主 +A -A

  “严惩污染企业,还我九州江青山绿水!”

  “博教糖厂毁我家园,环保局不为民做主!”

  “江河污染,渔户绝收,我要说法!”

  一个个歪歪扭扭的血色大字,墨迹往下流渗有如九曲江河哭泣的眼泪。

  廉城,市环保局门口此时已经被群情奋勇的农民堵住,十米横幅上写着触目惊心的红色大字被高高举着。在他们跟前还放着十几个篓篮,里面满满装着已经发臭的鱼虾。

  警察面无表情的维护着秩序,周围有群众围观,对着臭鱼指指点点,不时有人用手机拍照。

  李境站在窗口看着这样一幕心中百般不是滋味,他是市环保局监察大队第三中队的环境监察员,负责的正是博教镇的环境监测,发生今日一事,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然而他心中无助,虽说是博教镇环境监察员,但这个博教糖厂并不一般,非但在镇里养着一群恶霸,城里也有极大势力。而工厂的环境监察业务都是中队长刘鹏直接负责,根本轮不到他来插手。

  前两天他经过下游时,看见江面漂泊着大量甘蔗废渣,水源成了淡墨色,散发难闻臭气,污染情况非常明显。他暗暗收集了一些水质回局里检测,发现水中化学需氧量、生化需氧量等都严重超标,超标数值甚至在及格标准的50倍以上,也不怪下游养殖户今年绝收。

  然而,当他拿着检测数据送到局长办公室时,局长先是一惊,然后用暗带警告的口吻说:“小李,你刚来咱们局里不知道情况。这博教糖厂没你想的简单,也未到查办的时机……总之如果你还想留在局里工作,以后万万不能再提这事,至于糖厂排污的情况,我会向上面汇报,约束他们进行减排。”

  摸了摸脸上还隐隐作痛的伤疤,李境握紧拳头一阵不甘。

  不知是谁泄露了消息,昨日下班时候他就被几个混混带走,拖到巷里就一阵殴打。这些人冷漠残酷目无王法,那肆无忌惮的姿态就好像是这座城市的天一样。

  博教糖厂老板名叫张彪,但背地里大家都叫他大眼彪,提起这个名字,当地人无不忌惮。

  博教镇人,廉城首富,知名企业家,各种光鲜的头衔背后,却是无比肮脏一面。不仅仅是直接排放污水废渣的博教糖厂,大眼彪暗地里还有高利贷、赌场、低俗会所等打量灰色收入,而圈养的混混流氓则是他成就霸业的基础。如你不服,一个微信能有一百几十号人上你家来做客。

  更有小道消息称,因为生意纷争,大眼彪曾经枪杀过人,警方都查不出证据。

  可想而知其能量之大,似乎就是廉城说一不二的王,说的话则是廉城的法。面对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李境感觉无力。他不是烂好人,但眼睁睁看着这么多渔民损失得倾家荡产,九州江被污染得连水草都生存不下,心中还是不安与愤恨。

  “李境,局长让你下去向群众汇报博教糖厂的调查情况。”接待处的苏敏跑上楼来招呼李境,目光带着同情和爱莫能助。

  “……好!”李境闷声应了一句,跟着她下了楼,只是心情沉重。

  出了事,总得有人出来担责,他是博教镇的环境监察员,也算合适人选。第三中队长刘鹏也就是他的上司其实更适合出面,至少是个官,但明知道是个解决不了的烂摊子,谁碰都会沾上一身鱼腥味,刘鹏自然避而不及,早早的已经出去考察环境,连手机都关掉,没人知道他现在在哪。

  来访群众有一百多人,虽然有保安和警察用人墙拦着阻止暴乱,但他们那愤怒的目光还是让李境害怕。但背后有局长、大队长、中队长等一干领导眼睛干干的看着,他根本没有退路,紧着脸来到群众前面。

  深吸了一口气,李境才大声开口道:“各位乡亲,请安静一下。”

  群众渐渐静了下来,用不善的目光看向李境。

  压力下,李境却不得不开口说:“我叫李境,是环保局监察大队第三中队监察员,负责博教及下洋地区环境监察工作。关于你们反馈的问题,我们已经着手调查。经查确认,九州江污水来自两岸居民,主要是家庭工坊和生活垃圾污水的不当排放原因造成,博教糖厂排污达到国家标准……”

  “砸他!”

  前面的群众再也听不下去,也不知是哪个大喊一声,腥臭的死鱼就已经砸在李境脸上。

  李境可以躲,但他没有,就低着头任凭无数的死鱼砸到身上、脸上,这鱼肉腐烂并且混杂着工业污水的腥臭气味,几乎让他窒息。

  好在这些群众有血有肉,虽然含愤下手忒恨,但至少不像那些混混一样残酷冷漠,看李境这样狼狈不堪也不躲闪,也觉得不大好意思,渐渐就停下了砸鱼的动作。如果李境表现愤怒,狂躁的他们可不会体谅,家业已经被毁,他们不在意拉上一个吃公粮的垫背。

  人本善良,生活的无助才使得他们成了官员们口中的‘刁民’。如果不是迫于无奈,谁会有事没事跑来这里示威?谁会去跳楼跳河?用自己的理智去评判一个被逼入绝境的人,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

  “大家冷静一下,都冷静一下,先听我说一句。”局长宋和终于从里面出来救场。

  李境用衣服抹掉脸上的污迹,却是难掩臭味,连自己都嫌弃。

  “不管污染源来自哪儿,我们都有信心还大家一片青山绿水!但也请大家给我们一点点儿时间,毕竟治污不仅仅是捞走上面的垃圾而已,我们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任重而道远啊!”

  宋和大包小揽,加上样子忠厚老实,这些百姓也没那么多的心机,一下有半成信服。

  但旁边的李境知道,宋和的话其实没有决心,更多是拖延的意思。而当百姓提出要求的时候,也只是笑着点头,或者轻轻应了一声,打着太极应付过去而已。宋和显然清楚知道,这些百姓不可能天天往这跑,也知道暂时不可能将糖厂查办。

  一阵交谈,双方也都亲近起来,看见群众里有老人宋和张嘴闭嘴就叫老哥,还让张敏送来茶水点心侍候,等他们终于愿意离开的时候,一点不嫌弃的扶着几个老人的手,甚至亲自送上门口的三轮摩的。

  “老哥,常来监督工作啊!”宋和大声挥手送走所有访民,然后才收手擦去额头虚汗。

  “宋局长与人为善,没有一点官架子的与访民打成一片,轻松化解访民争议,能力出众让人钦佩。”一个新来的宣传处青年一本正经道。

  宋和脸色却是寡淡,拍马的痕迹太明显,他不喜欢的,他这人就要低调。然后将目光看向李境,不着痕迹的掐住鼻子道:“李境,你今天表现不错。男人啊,一点委屈不算什么,都是这么忍辱负重过来的。若是能圆滑些,你很有前途……这样吧,今天就放你一天假,快回去洗洗。”

  这阵气味谁都受不了,旁边的人都躲远远的,或是鄙视,或是嫌弃,也有妒忌他得到局长赏识。但李境却好像闻不到,也不理会周围异样目光,麻木的应了一声就失神落魄的离开环保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