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偷偷溜出了流花谷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想起刚进屋时听到的小宝问纳兰滕珂的问题,宋糖糖想她应该知道为什么大宝如此反常了,他大概不想纳兰滕珂做他的爹爹吧。

    有些事情虽然说过很多次了,但是还是不得不说,傍晚时分,宋糖糖送纳兰滕珂离开流花谷。

    这么几年的相处,纳兰滕珂在宋糖糖眼里,已经是朋友了,所以说起话来,也不会太过客气。

    “滕珂,加莺最近可好”

    千乘加莺现在是纳兰滕珂的皇妃,两年前千乘振轩为了和南夏国结盟,而把千乘加莺嫁到南夏国来。

    纳兰滕珂看着宋糖糖好看的侧脸,都没心思去想千乘加莺的事情,只道敷衍:“应该好吧。”

    “她是个好女人,对你情深意重,你应该好好珍惜着。”

    “我也对你情深意重。”为何你不好好珍惜着纳兰滕珂停下脚步,抓住宋糖糖白希柔荑,目光灼热地看着她。

    轻叹了一口气,宋糖糖拂去纳兰滕珂的手,“我很抱歉。”

    往前继续走着,宋糖糖也不知怎么说好,她不可能再爱上其他人的了,她又怎么可以接受一个不爱的人

    “除了一声谢谢,你想要的我都无法给与。”

    纳兰滕珂苦笑:“你每次都这么直接拒绝,能不能有一次稍微迟疑一下,慎重地考虑一下”

    宋糖糖没有回头,落日的余晖照在她身上,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其实你很好,只是我们更适合做朋友。”

    做朋友

    纳兰滕珂当然不愿意只是朋友,他希望他能成为她的丈夫,“我现在是皇帝,妃子多实属无奈,但是我心里真的只有你一个,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

    “我要的你给不了。”宋糖糖回过头,“因为我也不知我想要的是什么。”

    “糖糖。”

    纳兰滕珂很想问,她心里是不是还想着千乘牧璃,只是他不会提起,因为他不愿意宋糖糖再去想千乘牧璃。

    而这次他这么急切地想要和她好上,是因为千乘牧璃要来南夏国了

    难得宋糖糖和千乘牧璃没有夫妻关系,他可以重新追求她,只是这一追就四年了,宋糖糖还是拒绝他。

    千乘国和南夏国固定的两年一次使者互访,纳兰滕珂也没想到,这次千乘国的使者会是千乘牧璃,毕竟他已经不参与朝事四年了。

    虽然宋糖糖现在住的流花谷离京都很远,但是千乘牧璃的到来,始终让他感到危机感,所以他才迫不及待地问大宝和小宝的意思,也再次和宋糖糖表白情意。

    “我就送你到这,回去吧,好好待加莺。”

    该说的都说了,宋糖糖不再看纳兰滕珂褐眸里的深情,她实在承受不了他浓重的爱意,先行一步消失在他的目光里。

    回到谷中木屋,宋糖糖一下子就趴在了被子上,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小姐,那纳兰公子又跟你表白了”幻聆问。

    隔着被子,宋糖糖有气无力:“你又知道”

    “几乎每半年表白一次,而且每次你都是这个动作和这样叹气的,我想不知道都难。”

    幻聆说的都是事实,宋糖糖也不矫情的,是就是,“可是这次我总感觉他似乎比较急切,这次竟然跟孩子提要当他们的爹爹,幻聆,你说他是不是等的不耐烦还是怎么了”

    幻聆:“四年都这样过去了,我猜有事情发生才让他着急起来的,要不然也不至于从孩子们下手。”

    “下手”宋糖糖翻白眼。

    “呵,是着手。”

    幻聆讪讪改了用词,毕竟当初要不是纳兰滕珂的相助,估计她和宋糖糖现在都在黄泉路上了,对待恩人用词还是要委婉滴。

    “小姐”幻聆想了想,她还是说吧,“千乘国来访的使者已经在路上,估计三天后就到南夏国京都。”

    宋糖糖无所谓道:“来就来呗,又不是第一次来访,上次加莺嫁过来的时候,不也派人来了一遭。”

    只是这次来的人是翼王啊不知道那个闷头驴是不是也跟着过来

    幻聆纠结,她猜测会不会是因为这样,纳兰滕珂才着急着和宋糖糖在一起的事情,十之应该是了。

    算了,就说道这吧,再说下去提到千乘牧璃,估计她会被宋糖糖轰出去。

    “婉约那边怎么样”说起千乘国,宋糖糖想到了姜婉约。

    聆歌酒吧自从失火后就关闭了,当时姜婉约是被青阳无尊安排在别处的,所以半年前就以姜婉约的名义重开了。

    “这消息来回曲折,上次收到的是半个月前的消息,据说进展顺利。”

    虽然宋糖糖人不在千乘国,好在幻幻宫的亲信还在,只是他们经常被千乘牧璃的人跟踪着,就连青阳山庄,也活在千乘牧璃夜血盟的眼皮底下。

    尽管青阳浩星不喜,但是他也无奈,毕竟夜血盟没有攻击青阳山庄,只是观察而已。

    因此宋糖糖要和幻幻宫的人取得联系,不得不扩大幻幻宫的人员规模,尽量出现多一点陌生的面孔奔波于南夏国和千乘国之间,最终收到消息就是千回百转后的事情。

    三天后,宋糖糖去了幻幻宫在南夏国的根据地,距离流花谷不远的一个崖洞,而幻聆把幻聪唤来照看三个小孩子,而她自己进京都去了。

    宋糖糖和幻聆都不在,三个孩子和幻聪在屋里,大眼瞪小眼的,好不无聊。

    小包的包子脸恹恹的:“聪蜀黍,你讲的笑话不好笑。”

    “”幻聪汗,他已经讲了十几个笑话了,可是三个孩子的脸上还是没有一丝笑意。

    卡卡:“聪蜀黍,为什么我们不能出去玩”

    “因为外面很多坏人,会专门抓小孩的。”幻聪对他这个回答十分满意。

    大包:“聪蜀黍,你背后那个人是谁”

    大包语毕,幻聪连忙转头,心想会是谁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这里,只是他一转头,他就倒下了

    “哥哥,你把聪蜀黍扎晕了”看着幻聪脖子上的流星针,小包大惊。

    “想去京都吗”大包认真地问小包和卡卡,两个小的连忙点头,对了,卡卡比大包和小包小两个月左右。

    “那一切听我的,我就带你们去。”

    两个小的一听异常兴奋,鸡啄米一般地点着头,达成一致意见后,大宝便按着他自己的计划带着两个小的偷偷溜出了流花谷。

    流花谷离京都太远,步行是绝对行不通的,大包让小包假装生病,然后让村里要进城的村民带上他们去城里找大夫,这样他们就顺利坐上马车了

    小包擅长演戏,大包这第一步真是绝了

    幻聆一早就到了京都,她带着面纱,混在百姓中间,此时翼王的队伍正在大街上前进着。

    真的是他

    幻聆看到带头的,就是骑马的烈风

    四年不见,她的心情无疑是激动的,但也是无奈的,落花有情,流水无意,也许他们也就只能这样了。

    走在烈风后面的就是千乘牧璃,他并没有坐马车,而是骑马,他神情冷酷,目视前方,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但是因为长得太过出众,尽管一身冷意,还是引得南夏国的百姓禁不住啧啧称赞,而街上的女子更是惊呼连连。

    大包小包和卡卡并没有在街上跟着百姓起哄,大包在最接近京都皇宫的一家酒楼包了靠路边的一个厢房,他们一到这里就守着窗户看。

    这样的话,尽管他们来的比幻聆晚,他们也可以看到千乘国来的使者。

    “哥哥,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又高了一个层次了,我还想着我们太矮看不到怎么办呢”小包甚是兴奋地摇着大包的手臂。

    大包无心理会小包,他正看着往他们这边而来的千乘国使者,而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最前面的烈风,而是烈风后面的千乘牧璃。

    像

    大包略略微长的眸子盯着千乘牧璃的五官,尔后微眯,为什么他和他,如此相像

    千乘牧璃似乎意识到有人盯着他看,他上身依然挺直地坐在马背上,而长眸里的黑瞳转向大包所处的酒楼窗户。

    三个小孩

    小包和卡卡都是四处张望的,就大包非常专注地看得一动不动,被千乘牧璃凌厉的眸光回射,大包一愣,惊讶他的察觉能力如此之强

    两个人,一大一小,视线相碰的几秒里,在各自的心中种下了疑惑的种子。

    大包的眼神充满的是不解和探究,千乘牧璃的眼神更多的凌冽的寒冷,这是他这四年以来看人的习惯,但在触碰到大包的脸孔时,也划过一丝惊愕。

    “看完了,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卡卡问。

    “回家。”他对他的身世太好奇,回家以后,再重新计划,大包是这么想的。

    本章完结

...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