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 章 你到底有多少烂桃花呀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皇宫,金銮殿。

    因为再过一天,宋糖糖就要回丞相府去了,而且之前也答应他父皇要带宋糖糖进宫去见他,所以千乘牧璃今日和宋糖糖进宫面圣。

    因为早朝还没结束,千乘牧璃今天也难得参加早朝,所以宋糖糖一个人在朝堂外的白石护栏边等着,直到文武百官走出来。

    几乎大家都是边走边望着宋糖糖,宋糖糖微微转身,只留一个侧影给他们。

    此时有脚步声走近她,这节奏不像是妖孽的,宋糖糖好奇地转过头来。

    云王?他走来这里做什么?

    “云王吉祥。”宋糖糖福身行礼,双眸并未看千乘牧云。

    依然是浅橙色的纱裙,白色小花如星星般饶着裙摆,随风飘起的细细束发带让此时的宋糖糖更显灵动娇俏。

    “宋糖糖,之前本王到丞相府时,你曾说能与本王喜结连理,心中甚是欢喜,此话此时是否还能当真?”千乘牧云认真地问道。

    宋糖糖是说过这话,可是不管是宫宴还是聆歌酒吧的庆典活动上,她都没拒绝翼王的靠近,而对于纳兰太子对她的殷勤,千乘牧云也是了解的。

    他想知道,谁才是宋糖糖心里面的那个人。

    这让宋糖糖怎么回答,那话本来就是忽悠他的,要是否定那岂不是显得自己移情别恋,严重点的就是水性杨花?

    “回云王的话,这话此时不重要。”嘿嘿,宋糖糖为自己聪明的回答点赞。

    “谁说不重要,只要你愿意,本王现在还可以……”

    “二皇兄!”

    千乘牧璃这声急切的二皇兄打断了千乘牧云的话,不让他继续说下去。而他也已经走到了宋糖糖身边。

    云王不由得蹙眉,因为他看到千乘牧璃直接牵起宋糖糖的玉手。

    “父皇在太和殿等我们,走吧。”声落,千乘牧璃未等宋糖糖回答也未再跟千乘牧云告别,拉着宋糖糖往太和殿去。

    千乘牧云眉间依然蹙着,这千乘牧璃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出现,当日荷花宴上他想打掉宋糖糖的面具时也是他出手挡住,而这次又急着把她带走。

    望着那远去的两个背影,千乘牧云暗暗思量,只要不到最后一刻,鹿入谁手还不一定!

    太和殿里,静悄悄的。

    看着面前站着的宋糖糖,皇帝足足观察了一刻钟,不仅仅因为宋糖糖美丽的容颜,还因为这让他想起了楚妃。

    轻呼出一口气,皇帝缓缓道:“你跟你母亲长的很像。”

    “皇上见过臣女的母亲?”宋糖糖抢了个问题。

    “见过一面,当时你母亲进宫与璃儿的母亲见面时无意中看到的,说来也巧,你母亲似乎和璃儿的母亲很要好。”

    此时,皇帝已经开始想念楚心荷,顾不上千乘牧璃和宋糖糖两个人面面相觑,他们有同样的疑惑:他们的母亲很要好?

    宋糖糖的记忆里并没有她母亲和楚妃要好的印象,而千乘牧璃也从来不知,他母妃怎么会和子桑灵月要好?

    似乎还有很多他们两个不知道的事情,但有蛛丝马迹总会去怀疑和探究。

    过后,千乘牧璃跟皇帝要求带宋糖糖去他母妃的心荷宫走走,两人便离开了太和殿。其实他们是去心荷宫查探当年楚心荷病逝的相关事情,当年身边的人是否还在,一些重要的物件是否也还在。

    千乘牧璃一进宫,无需置疑的是连晓笛肯定知道的。为了制造和他不期而遇的机会,她已经先在心荷宫等着了。

    只是宋糖糖总归是她心中的一根刺,扎得她生疼!

    为了见千乘牧璃,她也只能暂时忍了,毕竟千乘牧璃进宫的机会不多,而她更不可能出宫去找他。

    连晓笛在昔日楚心荷的寝殿里出现,背对着门口,手摸着旧桌椅,一副思念至深的样子。其实她知道,他们已经到了。

    “见过笛妃娘娘。”宋糖糖也学着讲无温度的话。

    千乘牧璃不出声,那连晓笛也不转身,只能由她先开口了,虽然这连晓笛想杀她,但是大婶说了先别着急下手,那她也只好继续演戏。

    “哦,原来是王爷和糖糖来了。快进来坐吧,这桌椅虽然旧了点,但是每天都有让人打扫着。”

    说得她好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宋糖糖并不知连晓笛以前是楚心荷的宫女,更不知她对千乘牧璃的爱已经病入膏肓。

    这些事情只能在事情慢慢明了的过程中一点点了解,毕竟连千乘牧璃自己都不知道连晓笛到底是怎样深沉的心思,因为他从来都不想去知道。

    “本宫记得十岁那年王爷最喜欢坐在这个位置,吃本宫亲手剥的花生米,还说要是以后都能这样就好了!”

    十岁那年?本宫亲手剥的?

    宋糖糖微微聚焦眸光射向千乘牧璃,想把他给透视了,原来他们十年前就认识,天啊,才十岁,那岂不是青梅竹马?

    “本王不记得。”千乘牧璃依旧冷漠。

    “王爷贵人多忘事,晓笛可是一直都记着的。”

    落寞的连晓笛让宋糖糖一阵恶寒,还自称晓笛,我勒个去,她觉得不能在这里阻止他们叙旧了,白了千乘牧璃一眼,轻轻一哼,走了出去。

    千乘牧璃无辜中枪,连个冷眼都懒得给连晓笛,跟着宋糖糖出去了。

    看着前面宋糖糖急促的步伐,千乘牧璃摇了摇头,大长腿三步并成一步很快就站到了宋糖糖身边。

    也不开口说话,就这么默默地跟着。

    宋糖糖是漫无目的地乱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心荷亭。

    当她走到了亭中间已经无路可走时,突然转身叉腰:“妖孽,我觉得我们必须说明白,你到底有多少烂桃花呀?”

    妖孽?

    千乘牧璃剑眉微冷,他在想着为什么宋糖糖要叫他妖孽。妖孽这次在古代可不是什么好词。

    见千乘牧璃不语,宋糖糖才意识到自己把心中一直喊的妖孽两个字给喊了出来。

    “额--其实,妖孽就是说你长得很好看的意思,好看到只能用妖孽来形容。”一说完这话,宋糖糖就后悔了,她为什么要解释?哎,果然临时智商不够用。

    “这解释本王接受。”

    千乘牧璃说完,走到宋糖糖面前,双手一环把她抱在怀里,紧紧抱着,不让宋糖糖动来动去。

    “你干嘛?”

    “本王高兴。”

    “你高兴我不高兴。”

    “嗯,本王感觉甚好,因为我的桑桑,会吃醋了。”

    宋糖糖看不到千乘牧璃扬起的笑容,但能感觉到他很开心。这也让她有点尴尬,永不放弃地挣扎着,直到再次听到他的声音才安静下来。

    “没有烂桃花,如果来一朵,本王就踩死一朵。如果来一片,本王就放火烧了她们。”

    “呵呵,你好暴力。”

    “放心,本王不会对你暴力。”说着大手又抚她的背。

    这是因为话好听呢,还是因为他声音的吸引力?宋糖糖心里,突然……好像……有点甜蜜蜜的感觉。

    “在你过门之前,停花庭的人都会回到她们原来的地方。”

    千乘牧璃没有忘记这事,其实那群女人住在停花庭于他而言,相当于空气,但是既然他的桑桑介意,那他就让她们走就对了。

    “她们不是都很有背景的吗?这样让她们回去,那你……”

    “她们背景再大也没本王的大!”

    这?好吧,果然会仗势欺人。

    良久,宋糖糖推了推千乘牧璃:“好了,放开我。”

    “再抱一会儿!”说着更用力把宋糖糖圈紧。

    藏起来的烈风和历雨互看了对方一眼,各自转头,谁来告诉他们,这真的是他们家主子?

    “那里有个秋千!”

    在千乘牧璃放开她时,宋糖糖就风一般地跑了过去。

    “可惜了,有点脏。”这秋千看着很久没有人坐过了,也没人会来这里荡秋千吧,宋糖糖想着。

    宋糖糖刚刚说完,历雨就出现了,并且把秋千擦得一尘不染,这速度真是神了。

    然后接下来,这阳光照耀的心荷亭,就只剩下宋糖糖的笑声和千乘牧璃的笑容……

    有人欢喜,也有人愁。

    刚刚从聆歌酒吧喝完酒回来的黑廷宇,被他爹黑罗波顿叫到了大堂。

    “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做?”黑罗波顿看着黑廷宇问。

    自从上一次埋伏失败后,黑廷宇每天都外出,但是几乎都是去喝酒。

    黑罗波顿原本只是想让他好好思考思考,没想到这么些天过去了,黑廷宇还是没什么变化,更别说找他谈计划了。

    “还没想好。”黑廷宇的确还没想好,又要抓她又不能伤害到她。

    “下去!”

    在黑罗波顿烦躁而气愤的语气下,黑廷宇走出大堂,回他少堂主的屋里去。

    如果他有千乘牧璃勇敢就好了,黑廷宇心殇地自嘲,但又摇了摇头,有胆量也没用,他的目标还是要活抓宋糖糖的,为了黑狐堂和他爹,只是为何他总是心乱如麻。

    对了,今天幻心跟他说,他要当爹了!

    题外话:

    亲萌有木有甜蜜蜜的赶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