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1 章 他也愁他的美人愁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宋糖糖终于不再推开他了!

    这个认知在千乘牧璃的脑海里生根,也让他胆子跟着大起来,原本搭在宋糖糖肩膀上的手,此时温柔地捧住她的小腮玉脸,舌尖努力地往里面探去。

    顿时浑身一震的宋糖糖,黑眸睁得更大!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紧张,千乘牧璃率先放开她,生怕宋糖糖一个着急又推他,那他岂不是很没面子?毕竟台下这么多双眼睛正盯着。

    无论是面对近在眼前的千乘牧璃,还是台下一群人的的注视,宋糖糖脸皮又变薄了。挂着个红得熟透的脸一声不吭地走下台,往后台去。

    激动的红豆想跟过去,结果被宋糖糖赶出来做活动结束语,众人也就心情各异地离开了翼王府,但是宋丞相却留了下来,说要和宋糖糖聚一聚,其实他还想和翼王谈谈。

    午膳时间,南苑喜糖楼。

    大半个月的时间都在忙庆典的事情,难得今天才看到她爹爹,宋糖糖一个劲地给宋正滔夹菜:“爹爹,你多吃点,吃完还有这个汤。”

    “好,好,你也吃。”宋正滔满脸笑容,一直未看坐在宋糖糖旁边的千乘牧璃。

    宋正滔不得不佩服千乘牧璃的耐心,他跟宋糖糖从午膳开始前就一直聊到午膳快结束,他都可以不插一句话。

    “糖糖没在丞相府的日子,那厨房的张师傅都念叨着没人吃他做的烤炙虾咯。”宋正滔这话一出,立即吸引了千乘牧璃的目光。

    “是哦,我都好久没回丞相府了,爹爹,我也想念张师傅的烤炙虾,想念我的糖果苑了。”宋糖糖说着还把头抵靠在宋正滔肩膀处,一副小女孩撒娇的样子。

    “要不等会我直接跟你回去好了?”

    皇上只是让她小住,也没说住到什么时候,那就应该随时都可以回去的。

    “咳。”此时千乘牧璃轻咳了一声,以示他的存在。

    宋正滔终于看向千乘牧璃,毕恭毕敬,完全是以一个臣子的身份说道:“王爷,今日午膳,承蒙招待,饭菜甚好。”

    “丞相不必客气。”千乘牧璃虽然一脸无异,但是他已经猜到了宋正滔留下的目的了,无非就是让宋糖糖回丞相府。

    宋糖糖见她爹爹和千乘牧璃生硬的对话,似乎氛围有点别扭,看了看他们两人。

    “王爷,老臣突然想起一句古语,只可惜忘了最后一句,想向王爷请教请教。”宋正滔此时正襟危坐。

    “请教不敢,丞相请说。”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还差最后四字。”

    听到这话,宋糖糖低头抿笑,原来她爹爹是替她找千乘牧璃算账来着。

    “非-礼-勿-动。”

    千乘牧璃淡淡地说道,知道宋正滔明知故问,但是千乘牧璃也没有生气。

    “王爷果然才智过人,就如糖糖未正式过翼王府的门,所以有些行为举止,还望王爷多加注意,老臣谢过王爷。”

    宋正滔说着还作了个揖,十分认真。

    “丞相言之有理,但是如若糖糖不介意,本王也不介意,就如在后台众人面前,糖糖主动过来亲本王一样,本王发现,这也没什么不好,所以就学着糖糖的样子做一次。”

    这!

    惊讶得宋正滔不可思议地看着宋糖糖,看得宋糖糖只能讪讪地“呵呵”两声,然后低头不语,默默翻了个白眼给千乘牧璃。

    过后宋糖糖没有直接跟宋正滔回丞相府,因为千乘牧璃说再住两天,两天后他亲自送她回去,既然这样,宋正滔也不能强求。

    “哼,我以后要是主动靠近你,我就不叫宋糖糖!”

    今天宋糖糖在她爹爹面前丢脸死了,宋正滔一走,她就对着千乘牧璃发话。

    “你这句话的期限截止到我们成亲的--前一天。”千乘牧璃说着走到宋糖糖身边,在她还没开口反驳的时又加了一句:“成亲之前的这段时间你就叫桑幻幻,仍然可以靠近本王。”

    紧接着一个枕头又一个枕头飞向千乘牧璃的脸,都被他打飞了。

    在他跨出喜糖楼的时候,故意留话说:“本王现在要去看看到底是谁给那个叫幻聪的人下毒。”

    当听到身后门打开的声音,他唇角扬起了得意的弧度。

    翼王府接待客人的厢房里,幻聪正躺坐在榻上。

    千乘牧璃免过他的行礼,便直接问白仁朴现在是什么情况,幻聪只是个小人物,到底谁会对他下手,而下手的目的又是什么。

    “中毒时间应该是昨夜晚膳左右,而毒发时间就是今日早晨,但奇怪的时,无法检验出他所中的是何种毒药,似乎并非千乘国所有。”

    白仁朴的话让大家都陷入了沉思,宋糖糖又问了幻聪昨晚他吃过什么食物,那食物现在是否还有。

    银耳莲子羹?

    这不是原本要给她喝的吗?今天要举行活动,所以昨晚宋糖糖和大家在念桑园忙活得比较晚,当时有个婢女送来一碗银耳莲子羹给她。

    只是她没喝后来给了幻聪,这翼王府谁要害她?

    “王爷,我看我还是早日回丞相府比较安全。你这王府的世界太危险!要是再住两天说不定我小命就不保了!”

    千乘牧璃很无语,宋糖糖一有机会就呛他,她不是百毒不侵么,说什么小命不保。

    不过他其实很紧张,杀人除了了下毒还有很多其他方式,毕竟夜血盟里面就有几十种暗杀的方式,再加上明杀手段,不得不防。

    在他的地方,在他的眼皮底下,公然对宋糖糖出手,他开始怀疑某个人。

    翼王一紧张,整个翼王府肯定也跟着紧张起来。

    全部人都被严格彻查,而且从宋糖糖住进翼王府那天开始查,所有异常和特殊的事情都必须清清楚楚的表达出来。

    很快查到了那个送莲子羹的丫鬟是停花庭里一名小妾的婢女,不过已经死于非命了。而那名小妾声称一无所知。

    这让健忘的宋糖糖又想起了停花庭,这么美的名字竟然一院子妾侍的代名字,实在让人心情郁闷,而且她们都是妖孽的女人。再加上幻聪替她中毒,宋糖糖心情突然跌落到谷底。

    “我真的不想留在这里了。既然你不知道他中什么毒,我带他回我们自己的地方。”前一句是说给千乘牧璃听,后一句是说给白仁朴听。

    美人心愁,他也愁他的美人愁。

    “幕后黑手,本王一定会给你个交代。”千乘牧璃的语气也着急了。

    “你喜欢她们吗?”

    宋糖糖这突然一问,千乘牧璃愣了一下:“她们?谁?”

    白了他一眼,不回答,宋糖糖自己走回喜糖楼去。

    千乘牧璃从来都把西院给忽略掉的,又怎么会想到宋糖糖的意思,最后他还是问了花棠、棠夕知不知道宋糖糖问的是什么,他才反应过来。

    昱日清晨,宋糖糖来奇峰山找青阳无尊,只是她没想到,千乘牧璃也跟着过来。

    刚到山顶,最先看到一抹淡绿色的身影,宋糖糖又想飞奔过去,被千乘牧璃拉住了。而且千乘牧璃还跟宋糖糖耳语了一句:“青阳浩星有心上人,你别总是不避嫌。”

    青阳浩星自然听见千乘牧璃的话,不过他也无所谓,走过来摸摸宋糖糖的头。

    宋糖糖自然惊讶,她不知道的事情妖孽竟然知道,不过正事要紧,浩星师兄的事情她还是以后再问吧,现在得找老头子。

    “千乘牧璃,见过前辈。”

    看着恭敬的他,宋糖糖觉得好好笑,笑得千乘牧璃一脸不自在。

    “的确是寡言少语,呵呵,带你去见个人。”青阳无尊说着率先走出了小客厅。宋糖糖扶额,老头子,你是不是忘记我了?

    楚心荷的房门没关,幻冰也在里面陪着。所以青阳无尊直接迈过门槛走了进来,说:“人来了。”

    后面进来的千乘牧璃还处于疑惑当中,直到原本挡在面前的青阳无尊坐到一旁的凳子上,他看清了榻上坐着的人。

    顿时,震惊、激动、难以置信的情感一起涌上心头……他怕他看错了,他不敢眨眼,就这么直直地看着,期待着……

    他的身子刚刚有一阵子晃动,那是被惊到的。宋糖糖从未见过千乘牧璃如此,然后她听到他轻轻地开口。

    “母妃?”

    呃……宋糖糖瞬时转头看千乘牧璃,再看看她救回来的大婶,此时楚心荷眉头蹙得紧紧的,那湿润的长眸流下了两行清泪。

    她说不了话,回应不了他,没想到她还有机会听他叫她母妃,激动的楚心荷忘记了可以点头,她只想着,十年过去了,她的孩子还记得她!

    千乘牧璃慢慢走了过去,坐在榻边,慢慢抓起楚心荷瘦弱的手,看到楚心荷清瘦的脸,依然声轻轻道:“真的是母妃。”

    “我是璃儿,母妃还记得吗?”

    千乘牧璃隐忍低沉的声音,让宋糖糖听了觉得好心疼,平时那个高高在上,一脸严肃的翼王现在就像个孩子一样靠着他瘦弱的母亲。

    心也跟着莫名地揪着,大婶是妖孽的母妃,妖孽的母妃不是已经死了十年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千乘牧璃拿起帕子替楚心荷拭去泪水,其实他自己的眼眶是红的,也是湿润的。

    “你母妃还在人世,这是好事,只是她现在还没休养好,也还开不了口说话。而且这事要保密,你懂的。”

    “谢过前辈。”激动过后的千乘牧璃,又恢复了他一贯的正经。

    “呵,在谢我之前,你应该知道要先谢谁。”

    听到青阳无尊这句话,宋糖糖顿时来了精神,一下子窜到千乘牧璃旁边,拍了拍他肩膀,待他转头看她时,宋糖糖用食指指了指自己,一脸得意地看着千乘牧璃。

    宋糖糖的意思很明显,让千乘牧璃开口谢她,哎呀,认识时间也不短了,也没听妖孽跟她说过谢谢。

    这么难得的机会,她怎会放过。

    千乘牧璃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不过看到他母妃期望的眼神,他还是带点别扭地跟宋糖糖说了“谢谢”。

    其实他内心真的很感激他的桑桑救了他母妃,只是平时两个人吵惯了,这下突然要这么客气,他很不习惯。

    千乘牧璃不会想到,有他母妃在,他以后对着宋糖糖会有更多的不习惯。而且很多时候,他母妃竟然站到宋糖糖那一边,让他无可奈何。

    千乘牧璃别扭的谢谢过后,楚心荷写了几个字给千乘牧璃,宋糖糖想抢来看,可是千乘牧璃紧张得连忙收起来,宝贝似的就是不给宋糖糖看。

    其实他偶尔也会脸皮薄,他母妃写的是:一定千万要好好疼爱糖糖。

    千乘牧璃也无奈,他母妃干嘛要写这个,她不写他都会疼惜她,写了反而让他难为情,怎么说他堂堂王爷不是。

    宋糖糖跟青阳无尊提起幻聪中毒的事情,告诉了他幻聪的各种症状,而且神医白仁朴说不是千乘国的毒药。

    青阳无尊一听症状就知道,幻聪中的是天颂毒堡的毒药。

    第一次闹肚子只是说明这药顺利进入体内,闹过肚子后就会在体内潜伏一个月,这一个月内不及时吃进解药,就会毒发身亡!

    当然,毒发时这毒药会跟着挥发掉,也是一种事后查不出中毒的毒药。

    既然是天颂毒堡的毒药,那岂不是就是《百花齐殇》里面来的,连晓笛?宋糖糖这下明白了,连晓笛在皇宫时给她下药,现在又给她下毒。

    只是那连晓笛为何要害她?一个月后毒发身亡,一个月后不就是她要嫁妖孽的日子?

    恍然大悟啊!

    宋糖糖看着千乘牧璃,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不想死诶,要不咱们别成亲了!反正你都有那么多妾侍。”

    宋糖糖这随口一说,千乘牧璃心一惊剑眉就蹙起来了:“本王不会让你死。”

    在千乘牧璃下定决心要对付连晓笛的时候,楚心荷却让他先防着,别急着下手,再留她一段时间。

    *********

    夜深人静,笛音宫,寝殿里。

    当连晓笛获知宋糖糖并没有吃那碗银耳莲子羹时,已经怒不可抑,因为计划失败了,而千乘牧璃大肆追查凶手的行为更是让她心慌。

    千乘牧璃说过不能动宋糖糖,她还是动了。

    只是他没证据,证人都死了,如果她不承认他也奈何不了她,何况她现在还是皇上的妃子。连晓笛依然在自我安慰中。

    今夜皇帝去了梅妃那里,所以连晓笛的寝殿里除了连晓笛自己,就是她的专属隐卫在。

    “去密室把《百花齐殇》拿出来。”

    “是。”隐卫听话地去了密室,只是过来良久才出来,而且带着急切。

    “娘娘,书不见了,那楚妃--也不见了!”隐卫跪在地上。

    “什么?”连晓笛一下子坐在了贵妃榻上,到底什么时候不见的,到底谁偷了书,谁把楚妃救了,那楚妃是不是已经把她供了出来?她现在无比心慌,无比烦躁,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如果是翼王知道了她所做的一切,她要怎么办?怎么办?

    此时的连晓笛似乎进|入了自己的世界,而脑袋里不停地回转着念桑园后台那一幕,宋糖糖wen着千乘牧璃,而落幕时千乘牧璃主动wen着宋糖糖。

    这两个情景不停地轮换着,她闭着眼睛,不停地摇头,可是情景就是挥之不去。

    “去,把你的人皮面具带上,本宫在榻上等你!”连晓笛对隐卫下令后,径自脱了衣裳躺到了她的榻上上。

    她感觉她内心承受不了千乘牧璃和宋糖糖在一起的样子,他们竟然当众qin密。千乘牧璃是她的,是她的……等会就是她的了!

    隐卫是绝对服从连晓笛的,带上那张跟千乘牧璃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他上了连晓笛的g。

    “我都说了,你是我的,你真的是我的!”脱得只剩下衣的连晓笛,媚笑着附上隐卫的身,手伸进他的衣服里。

    不管如何,连晓笛是个姓感尤物,隐卫对她有心也好,无心也好,他都不会拒绝,即使只是替身。

    连晓笛喜欢他主动,她就看着是她心中的阿璃在爱她……

    隐卫扯掉自己的衣服,接着扯掉她衣,身子贴上她,说着她喜欢听的“我是阿璃”、“我爱着晓笛……爱着晓笛……”!

    原本就不亮的烛火一灭,帷幔隐隐拂动,随她所愿,也随他所愿。

    题外话:

    谢谢支持的亲么么哒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