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章 糖糖牌鸡蛋饼(求订阅)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百花齐殇》就是《天颂花草》,可是老头子怎么好像有点不太正常?这个达步易书又是谁,为何让老头子如此惊讶?

    青阳无尊把《百花齐殇》收起来之后,就再也没提这书和那远疆地区的事情。

    既然他不愿意说,宋糖糖知道问也问不出什么的了,只是老头子不说,不代表她不能自己去查。

    宋糖糖这一天都很认真地在药间帮忙做事,顺便和老头子聊聊她这段日子遇到了哪些事情,当然还有就是让老头子到时参加聆歌酒吧的三周年庆典。

    可是让她好郁闷的是,老头子竟然赶她下山,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赶她走,而且是赶她回翼王府去。

    她都还没嫁出去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赶人,宋糖糖有点忧桑,而更忧桑的是老头子竟然说:“你不是跟翼王那小子在一起了吗,赶紧回去培养感情!别在这里瞎晃。”

    这是她那如再生父母般的师父?这么快就嫌弃她,而且她什么时候和那只妖孽在一起了?

    等宋糖糖灰溜溜地下山后,青阳无尊速来找哑妇了解情况,看看她知道多少,未来的事情无法预料,但是先有个心理准备还是必要的。

    当一本《百花齐殇》摆在哑妇面前时,哑妇震惊的神情让青阳无尊知道,她果然知道一些事情,看来问对人了。

    整个“交谈”的过程,哑妇除了点头、摇摇头,就是把要说的话写在纸上。

    子桑心荷?

    当哑妇告诉青阳无尊,她最原先的名字是子桑心荷,而不是楚心荷时,青阳无尊确实又被惊愕了一下。

    没想到眼前的哑妇除了跟皇宫有关系以外,也跟那个遥远的子桑族有关系,跟子桑灵月有关系。

    她说,她是子桑族族长的大女儿,也就是子桑族的大小姐,儿时常常和小她五岁的子桑灵月玩耍。

    二十一年前子桑族恰恰遇到异族入侵,她爹向千乘国求救,便把她当成礼物送给了千乘国皇帝千乘振轩,她离开子桑族以后就一直住在皇宫里。

    子桑族人口很少,地方也很小,但是却需要保守子桑圣女的大秘密,所以离开子桑族的女子都必须改掉子桑姓氏,避免被有心之人利用或追杀。

    所以从她进宫的那一刻开始她便是楚心荷,世上也就没有了子桑心荷这个人。

    而当她和子桑灵月再次相遇已经是她入宫五年后的事了,那时子桑灵月刚刚嫁给宋正滔不久。

    当时子桑灵月跟她说,子桑族遇到远疆地区天颂毒堡的攻击,当然这些攻击都是为了活抓子桑灵月到天颂毒堡,作为他们研究的对象。

    因为形势危急而且已经来不及向外界求救,当时子桑族活着的人也已经不多,子桑灵月在这少数人的掩护下连夜逃跑,最终遇到了宋正滔。

    宋正滔带子桑灵月回京城后,便向皇上请婚,以和亲的幌子娶了子桑灵月,并帮她改名为唐果,算是隐姓埋名留在了丞相府。

    而这本《百花齐殇》就是当年子桑灵月交给她保管的,子桑灵月担心有一天天颂毒堡还是会找到她,并且拿回这本原本就是天颂毒堡的传世毒书。

    而至于为什么这书会在子桑灵月手里,以及她为什么不愿还给天颂毒堡,甚至改了书名,这些楚心荷不得而知。

    只可惜《百花齐殇》到她手里没多久就被当时年仅十岁的宫女连晓笛所盗,而她自己也跟着被害。

    听到这里,青阳无尊明白了。

    楚心荷不知道子桑灵月为何将书名改了,但是他却能猜到。

    天颂毒堡也好,《天颂花草》也好,估计子桑灵月是不想再听到见到“天颂”两个字了。而改成的书名不是《百花齐放》,而是《百花齐殇》,那说明她是怎样的一种心殇?

    青阳无尊交代楚心荷,这些事情不要跟宋糖糖提及,目前还不是时候。

    当楚心荷问及千乘牧璃可好时,青阳无尊说他很快就会来奇峰山,到时就可以见到,让她先安心先把身体养好。

    青阳无尊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千乘牧璃还没登门拜访他,毕竟之前宋糖糖的事情,他可是借了他的名义的,何况他还是宋糖糖的师父。

    回翼王府的路上,宋糖糖一路上都在想着要怎么查那个天颂毒堡和那本《百花齐殇》的身世。

    如果让幻幻宫去查,还不如让夜血盟去查来得快来得准,谁叫夜血盟在整个穹苍大陆的据点多呢。

    可是昨晚她才和千乘牧璃闹别扭,现在怎么可能让她去找他说这事,最终宋糖糖还是让幻冰去找惊雷。

    惊雷知道他家主子是绝对紧张和重视宋糖糖的,所以基本上幻冰提的要求他都是先答应了再去汇报给千乘牧璃知道。

    可是惊雷这次想错了,他都差点忘记“主子的心思不能猜”这回事,千乘牧璃让他拒绝幻冰的要求,多少钱都不帮忙。

    惊雷默默想,难道主子就不怕二小姐找他麻烦?

    谁猜得到千乘牧璃就是要宋糖糖亲自去找他,聪明如他,怎能放过如此机会。

    只是都过去两天了,千乘牧璃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宋糖糖来找他,稍作思量他便下令直接去查天颂毒堡和《天颂花草》的来龙去脉,并且不要让幻幻宫的人知道。

    千乘牧璃不愿意帮她查消息,宋糖糖本着不服软的心态暂时把这事情放下了,因为聆歌酒吧三周年庆典的事情迫在眉睫。

    根据之前宣传语提出的赞助金额标准,其实都已经是巨额赞助费了,可是结果完全超出宋糖糖的预料。

    一个是赞助的人越来越多,另个一是赞助的金额也越来越大。不管是哪一项都大大超出了他们的需求。

    宫里达官贵人大部分都处在三千两和五千两的等级,不认识的就不提了,而有几个名字不得不引起注意。

    先是目前不在千乘国的南夏国太子纳兰滕珂,派人送来赞助一万两,还给她带了封信,信上说:勿念,待三周年庆典时他自会前来祝贺以及看她。

    我勒个去,这纳兰太子总是自来熟。

    而黑廷宇在一天之间,把赞助金额从一千两提高到了五千两,当然也是用黑宇的名字。

    皇甫云珊也来凑热闹,出资三千两,看来是想看她的浩星师兄啊,而皇甫留新五千两,这是要看她的节奏。

    而千乘牧璃竟然也在名单里面,呃--十万两!

    第一想法是那只妖孽发什么神经?

    不过,不管以后是不是一家亲,至少现在不是,土豪发威,那她摊开双手接住就对了!

    只是现在有个大问题,包括小额赞助在内,这名单上总共有一百来人,小小聆歌酒吧根本塞不下这么多的人。

    脑袋瓜里千回百转,随即宋糖糖翻了个白眼给老天爷,因为老天爷太可恶竟然让她不得不去找那只妖孽,皆因她只想到了翼王府里的念桑园。

    目测念桑园可容纳两三百人,周围的花草也可以随意移动,中心那里可以搭建棚式圆台,感觉就像特意为演奏而生的一个场地一样。

    而且场地定在翼王府,那就相当于有夜血盟的保护,这可是一等的安保啊!况且还免费。

    宋糖糖实在是太满意这个念桑园了,不就是只妖孽么,谁怕谁?

    平时跟千乘牧璃相处的时候,都好像顶嘴的时候多,还真不了解他到底喜欢什么。宋糖糖纠结了,要怎样才能让他答应把念桑园借给她用一下。

    投其所好,这个准没错!

    宋糖糖找历雨他们问了问,他家王爷平时有什么喜好。

    可惜问了等于没问,他们说的跟她以前查到的一样,什么喜静不喜闹,喜欢干净,喜欢沉默等等。

    宋糖糖很无语,这算什么喜好?而且喜静,那岂不是给她的问题增加了难度?

    不由得卷起几缕秀发在手中玩了玩,妖孽这人平时没见他佩戴什么首饰,吃饭不挑食……嗯,不挑食!

    也只能试试了,虽然她厨艺不精。宋糖糖想了想,便直奔翼王府的厨房。

    无奈去到厨房,下人都不敢让她动手,最后管家温伯说话了宋糖糖才顺利地发挥她的拿手绝活。

    捣弄了约莫两个时辰左右,宋糖糖终于完成了她最拿手也是唯一拿得出手的“成名作”:糖糖牌鸡蛋饼。

    这古代的大锅实在不是一般的大,而且火候实在很难控制,害她都发挥失常了。还好她准备够充分,这两大盘鸡蛋饼,总能挑出饼焦少点、卖相好点的来。

    宋糖糖下了一斤面粉,三十个鸡蛋,还有白糖,因为鸡蛋饼不用煎得太厚,所以煎出来真有满满两大盘。

    并且从这两大盘里认真仔细地挑出了一碟卖相稍好点的,尔后对着众下人说:“这剩下的鸡蛋饼如果不嫌弃,你们就拿去吃吧。”

    说着找了个小篮子装好她挑的那一碟鸡蛋饼,直接找千乘牧璃去。

    宋糖糖不知,她走后,那剩下的鸡蛋饼就被抢光了,尽管卖相不好,但闻着很香,然后有人试了一块之后,他们就开抢了。

    厨房是开抢了,可千乘牧璃却十分“嫌弃”。

    此时他剑眉蹙着,长眸盯着宋糖糖拿出来的煎得起焦的“糖糖牌鸡蛋饼”。

    刚刚宋糖糖已经跟他介绍过这是她的拿手好饼,除了有名字还有特定的“饼语”:不在乎外表多美丽,只在乎内里多好吃。

    见千乘牧璃盯着鸡蛋饼不出声,宋糖糖把那碟鸡蛋饼拿起来,慢慢靠近千乘牧璃的鼻子,几乎靠到他的人中那里,千乘牧璃顿时一头黑线。

    他的人生中,鼻子第一次这么这么地靠近食物,他又不是狗!

    愕然的宋糖糖本来想问他是不是很香,可是看到他的黑脸,只能把饼放回桌子上。

    语重心长地说:“呃……,虽然其中有几块的卖相不是特别让人有食欲,不过吃起来还真的不错,你试一下嘛。”

    “还是先说说你想做什么?”这么善变的宋糖糖,千乘牧璃选择谨慎起见。

    “我想借念桑园来举行聆歌酒吧的三周年庆典活动。”

    “本王有什么好处?”

    千乘牧璃这话听着怎么有种他盗用了她语言的感觉,宋糖糖还以为他会直接拒绝,看来还是有余地的。

    “我付你租金。”

    “本王不缺钱!”

    “我免了你的赞助费。”

    “本王不缺钱!”

    “那你想要什么好处?”宋糖糖挑眉了,这妖孽油盐不进啊!

    千乘牧璃抿嘴微扬:“做我的人。”

    呃?这什么意思?

    “当初本王答应做你的人,现在桑桑也要答应做本王的人。”

    这,当初她说的“做她的人”又不是他说的那个意思,宋糖糖悄悄翻了个白眼,口头答应不会少块肉,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然后千乘牧璃就看到宋糖糖笑盈盈地说了个“好”,他便抓起她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

    “还没成亲,男女授受不亲。”宋糖糖说着挣扎开来,在桌子的对面坐下。

    “快了!”

    暂时随她去,反正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千乘牧璃此时拿起筷子,夹起那的确闻着很香的糖糖牌鸡蛋饼,味道还真不错!

    “你干嘛吃我的鸡蛋饼?”

    “桑桑不是特意做给本王吃的吗?那本王是不是重新考虑……”

    “行行行,你吃你吃!”最好吃撑你肚子,宋糖糖连忙阻止他说下去,这只妖孽就会得寸进尺。

    场地搞定了,那接下来让聆歌酒吧的人加急排练就行了。

    *********

    忙碌的日子一连过去了十几天,今日就是庆典活动举行的时间了。

    而就在昨天,纳兰滕珂真的又来到了千乘国,而且向千乘国的皇帝请求住到翼王府来,毕竟是异国太子,皇帝也只能答应了。

    活动时间定在辰时,而宋糖糖就是火速用过早膳后就去指挥现场了。

    到念桑园参加庆典活动的人,都不得不感慨,这聆歌酒吧幕后老板的厉害,竟然能借到翼王府的花园来举行。

    有多少人一辈子都无法看到王府到底是长什么样子的,而且活动还没开始前可以自由活动,现场还摆了长长的桌子,桌上的食物还可以自由取之,说是叫什么“自助餐”。

    因为是有演员和歌手的,所以现场也专门隔了一个后台出来,给他们化妆准备之类的。千乘牧璃主要是来看宋糖糖的,所以也就坐在后台这里看她忙碌着。

    只是让他不高兴的是,坐在他旁边的纳兰滕珂也在盯着宋糖糖看。宋糖糖原本让他们去现场坐着的,结果他们就是不理她。

    这时候聆歌酒吧的所有演员歌手都到齐了,可是她的浩星师兄还没看到人影。

    她知道她的浩星师兄不会放她鸽子,可是还是有点焦虑,人没到的话活动也开始不了。宋糖糖抿着小嘴,在后台走过来走过去,走得千乘牧璃和纳兰滕珂都有点晕了。

    “糖糖,别担心,肯定会顺利的。”纳兰滕珂安慰她。

    “谢谢,我知道的。”她只是在想她的浩星师兄该不会路上遇什么事情了吧?千万别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才好。

    此时千乘牧璃刚好收到烈风的一个传音入密:笛妃也来了,已在现场。

    千乘牧璃眸光一闪,烈风开始带领许多夜血盟的暗卫开始各就各位,时刻关注活动现场,誓死保卫准王妃!

    青阳浩星此时经过圆台现场,皇甫云珊一眼就看到他了。可是他却好像没发现她一样直直地往后台走去,未看她一眼。

    皇甫云珊连忙起身跟过去,而见妹妹走开,皇甫留新自然跟着去看看。

    青阳浩星一走进后台,聆歌酒吧的人都鼓掌欢迎,青阳浩星又露出了他那世界上最温暖的笑容。

    而刚刚还在踱步的宋糖糖一转身就看到阳光的浩星师兄,那走过来的速度,只能用“飞奔”来形容了。

    双手一展开,一脸兴奋的宋糖糖直接扑向青阳浩星,抱个满怀!还一边抱着,一边说:“我想死你了,你怎么现在才来!”

    此时,皇甫云珊和皇甫留新也刚好走进来。青阳浩星眼眸的余光瞥到了他们的身影,但未转头看他们。

    而是摸摸宋糖糖的头,依然微笑道:“这不是来了吗?”

    众目睽睽之下,宋糖糖这一飞抱,惊呆了多少人,又惊怒了多少人?

    题外话:

    有亲猜到哑妇是楚心荷吗?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