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7 章 这是闹冷战的节奏(万更求首订)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这地方办喜事,请客会请足一天。所以第二天清早,用过早膳后宋糖糖和千乘牧璃便跟着大家去邻村喝喜酒。

    昨晚千乘牧璃还决定不出房门的,毕竟他内心无法接受这身奇异的着装,可是宋糖糖一拉起他手臂,他就没原则了。

    在这穷乡僻壤,有喜事大家自然喜欢凑热闹。

    那贴满喜字的木屋前摆了五张四方形的木桌子,长条高凳上也坐满了人,处处洋溢着喜庆的氛围。

    少妇特意给宋糖糖和千乘牧璃留了位置,但是位置比较后,因为千乘牧璃太严肃怕影响其他人,而且他们又是外乡来的。

    不过宋糖糖已经很满足了,至少大家欢迎他们的到来,此时羊角辫小女孩跑过来和宋糖糖挨着坐。

    “郝姐姐,你会跳舞吗?村长说赵大爷出了银两请吃饭,我们要给新人添祝贺。”

    “大家都要跳吗?如果不会怎么办?”

    见宋糖糖这么认真,少妇抢着回答:“嘿,你甭听小丫头说,这添祝贺是随意的,谁喜欢谁上去露两手,大家高兴就行。”

    “可是村长让我们小孩子全部上去跳舞啊。”羊角辫小女孩嘟嘟嘴地说。

    “咯咯,你是不是觉得姐姐是大女孩?等会姐姐唱个歌添祝贺好不好?”宋糖糖摸了摸羊角辫女孩的头,微笑地说道。

    十五岁在现代看来还是个中学生呢,也确实是大女孩。

    一听宋糖糖要唱歌,她这一桌的人都好奇,因为这一乡几村均无人懂音律,有些老人吼出来的也是那种不成调的助力活的词儿,算不上歌曲。

    当然,宋糖糖是不了解这些情况,只是想着给新婚之人一些祝福和表达她对村民们的谢意。

    待小孩子们跳完那称不上舞蹈的舞蹈,宋糖糖走到前面去。

    “在这个这么美好的日子里,我和严公子祝贺新郎官和新娘子新婚快乐、早生贵子、百年好合,手上也没什么好送的礼物,就唱一段歌儿吧,唱得不好也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千乘牧璃很意外也很惊喜,因为宋糖糖说了“她和严公子”,顿时脸部线条都柔和了,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取代她心中的灰太狼!

    他眸光灼灼地看着穿小碎花裙的宋糖糖,听着她动人心弦的歌声: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尽管没有乐器的伴奏,但清歌飞扬,还是感动了村民们,尤其是当时坐在屋里没有出来的新娘子。

    千乘牧璃知道宋糖糖唱这歌的时候并没有尽全力,但也没有敷衍,反而刻意简单化,还故意唱跑了几个调,使得这歌更带平民气息。

    在以后的岁月里,他曾经问宋糖糖为何如此,宋糖糖说,她不能反客为主,村民们不需要她唱得多好,最重要的是心意,而新郎官和新娘子才是主角,抢风头的事情她可不能做。

    千乘牧璃喜欢宋糖糖,也就连同喜欢她的善良和为他人着想的性格,虽然他并不希望她总是替别人考虑。

    宋糖糖唱完并谢过大家之后,沿着桌与桌之间的过道准备回到她坐的位置。

    只是半路时,有人从侧后面拉住了她的一只手。

    因为知道这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地方,所以宋糖糖并没有戒心,更加不会去防备什么突发的事情。

    然而在她还没看清楚拉她的人是谁时,就先听到一句阴阳怪气的“美人”,同时那人的肥手快速摸了宋糖糖的玉指,并且他另一只肥手也环住宋糖糖的腰。

    顿时全身警觉的汗毛竖起,眉间紧蹙时,一种排斥的厌恶感传遍全身。

    在宋糖糖用力推开抓他之人时,千乘牧璃也已经来到了面前,并且一掌打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肥男人。

    这肥男人突然被打飞,又重重地摔落在别桌的桌子上,力道之大使桌凳瞬间轰然倒塌。

    众人慌乱一团,纷纷远离千乘牧璃和肥男人,生怕被殃及。

    而此时有人小心地问了一句:“他是不是死了?”又把众人的目光引到倒地的肥男人身上。

    “天啊,他是李存财,是乡绅李大贵的儿子!”有人惊呼道。

    然后一下子各种各样的“怎么办”、“惨了”、“真死了”、“李大贵肯定报官”等等担惊受怕的声音充斥着宋糖糖的耳膜。

    气氛进入了诡异而紧张的时刻,而躺在地上的李存财,满口是血,绿豆眼瞪得圆圆的,但整个人已经一动不动了。有胆子大点的壮丁前去探了探气息,随后摇了摇头。

    千乘牧璃真的一掌就把李存财打死了!

    这件事情前后不过十几秒的时间,突然就死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个没有武功的村民。

    “你怎么可以杀了他?”宋糖糖看向千乘牧璃,她黑亮的双眸里带有埋怨也带着不可思议。

    “死不足惜!”

    冷言冷语的千乘牧璃,原本就是想着一掌送他归西,他并不觉得这有何不妥。

    因为在千乘牧璃的眼里,敢抓宋糖糖的手来摸,敢搂她的腰,就是活得不耐烦的意思,留他全尸,已算客气。

    这下确定人已经死了,宋糖糖看到村民们眼中的怒气和恐惧,他们一来怨怒千乘牧璃随意杀人,二来害怕他们自己也跟着遭殃,就连小孩子都被吓得躲在大人身后。

    对于村民的敢怒不敢言,宋糖糖实在愧疚至极;而千乘牧璃又毫无悔意,宋糖糖气得根本不想和他说一个字。

    只能用眼神谴责他太冲动,平时这么冷静的一个人,刚刚怎么那么沉不住气,下手那么重,一掌就让人没有回旋之地。

    事已至此,还是先安抚村民吧,屋主赵大爷让大家都先回去,也已经第一时间找人去通知李存财的爹李大贵了。

    宋糖糖跟赵大爷说了,他们不会逃跑,看看等李大贵过来,他们可以做些什么补偿或者赔偿。

    村民中有人见宋糖糖理亏的样子,也好说话,就大声嚷嚷要求宋糖糖和千乘牧璃别回少妇家了,就在这里等李大贵到来为止。

    其实他们是害怕乡绅李大贵找他们麻烦,到时连同他们也一起报复了。毕竟,那李大贵也不是什么好人,又是他们村的管理者。

    他们这种弱者的心理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千乘牧璃贵为王爷,怎忍受得了被质疑、被要求、被看管?

    他怒气一来寒意渐深,最后还是宋糖糖把他的火气和寒意按捺下来。

    这李存财的家人一来就哭得呼天抢地,而且还带了一些壮丁跟班过来,打算把千乘牧璃抓起来。

    宋糖糖发现根本就没办法和他们沟通,说什么他们都听不进去,只一味地喊着“杀人凶手,血债血偿”。

    她说得口都干了,干脆站在一边等他们冷静一下再说吧。

    可是就在宋糖糖转身的一瞬间,那原本趴在李存财身上嚎哭的李母突然冲向宋糖糖,目露凶光,而且手中不知哪里来的多出一把匕首,直指宋糖糖的腹部。

    从宋糖糖的说辞中,李母知道宋糖糖和千乘牧璃是一伙的,可那千乘牧璃站在那里就让人恐惧,而宋糖糖就好对付多了,她要找个人给她儿子偿命。

    宋糖糖迅速避开,李母扑了个空,匕首刺到木桌上。

    虽然宋糖糖没受伤,但是李母已经彻底惹怒了一直隐忍的千乘牧璃。那堆肥肉不知死活敢碰宋糖糖,现在做母亲的又想刺杀她。

    隔空一掌带风过,李母吐血倒地,速度快得让宋糖糖来不及阻止。

    又死了一个。

    有小孩已经吓哭了,其他村民也无人敢出声,除了乡绅李大贵咬牙切齿大吼:“我要将你们千刀万剐,把他们抓起来!”

    “呵,你也想死?”

    千乘牧璃冷邪的声音,嗜血的眸光,让人诡异的武功,让众人不由得打了冷颤。

    “人命对你来说就这么微不足道?”宋糖糖对着千乘牧璃大喊。

    她生气极了,一连杀了两个村民,这只妖孽这个时候难道要在大家面前大开杀戒么?

    “他们错在先。”

    千乘牧璃语气依然坚定,但宋糖糖的生气还是让他有些无措,不过他不后悔自己做的事情,当然也不认为自己有错。

    “那也不用杀了他们呀!而且你觉得他们杀得了我吗?”

    “等他们伤了你还来得及?”

    两个人就这样吵起来了,千乘牧璃太在乎宋糖糖,容不得他人觊觎的同时更见不得被伤害。

    而宋糖糖则因为善良的本意以及没有理解到千乘牧璃对她的重视,纯粹认为千乘牧璃脾气突然激进,手段过于残忍。

    她的意识里,她不认为千乘牧璃会重视她重视到直接把碰到她和想伤害她的人都给杀了。

    此时李大贵让他带来的壮丁们举刀对着千乘牧璃一哄而上,但却换来千乘牧璃一个掌风横扫。

    不堪一击的他们即刻全部倒下了,均吐大口的鲜血,看样子受了重伤,不过死不了。

    “本王没杀你们,已是最大的仁慈!”冷硬声落,千乘牧璃飞身离去,未看宋糖糖一眼。

    本王?成年的村民都知道,自称“王”的,都是皇族亲王或者皇子,这么说来,这严公子是皇亲国戚?那这郝姑娘?

    面对众人眼里的疑惑、惊讶和恐惧,而千乘牧璃更是头也不回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宋糖糖此刻心情十分复杂。

    她也知道千乘牧璃是为了她才杀了李存财和李母,可是不管怎样,他们没有武功是绝对伤不了她的,可以换一种惩罚的方式,根本没必要取他们性命。

    何况他就这么众目睽睽地直接把人给杀了,也没去想怎么给村民交代,真是个被坏的王爷,随心所yu惯了。

    其实千乘牧璃离开这里之前透露了“本王”二字,一方面是他对宋糖糖的不理解真的生气了,习惯姓地自称,而另一方面是刻意为之,让有脑子的村民猜测宋糖糖的身份不寻常,从而不敢轻易刁难她、伤害她。

    生气归生气,离开归离开,还是会担心她,因为是真的在乎。

    现在李大贵一帮人均身受重伤,已经没办法站起来抓宋糖糖了,宋糖糖想到时也只能对他们进行财物补偿了。毕竟,这是一个皇权至上的时代。

    最后宋糖糖一个人回到少妇的家里,因为千乘牧璃不知道去哪里了,而且晾在少妇家的他的那身象牙白锦袍也不见了。

    两人从认识到现在,好像这是第一次正式吵架,心里很不舒服,可是却一直放不下。不知为何,总想着他到底去哪儿了,他上臂膀的伤不是还没好吗?

    这应该不算关心吧?那只妖孽又不是真心待她的,她又何必管他去哪里,又何必关心他!

    想到这,身在定勤村的宋糖糖觉得,“定勤村”三个字,突然间就荒凉了。

    在这农家少妇眼里,郝姑娘和严公子既然是订婚关系,那如果严公子是王爷,顺利成章地郝姑娘就是准王妃了。

    今天的事情她也是看在眼里的,严公子完全就是太过紧张郝姑娘才下的杀手。

    虽然那李存财不知郝姑娘的准王妃身份,但他还是触犯了禁忌,若报官的话,一条准王妃的罪名也是死路一条,而他的母亲俞行刺准王妃,那更是必死无疑的行为。

    少妇来到了宋糖糖的房间,她希望郝姑娘和严公子日后能够和和美美的,所以她决定过来安慰郝姑娘,让她不必过于愧疚,告诉她实际上那李大贵一家也不是什么好人。

    宋糖糖从少妇口中得知,李大贵作为乡绅,没有为村里做事情不说,还经常搜刮村民的粮食。并且仗着有亲戚在朝廷当官,更是经常欺压村民们。

    而他那儿子简直就是个二世祖,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良家妇女,可以说是“se中头目”。

    他们那村有姑娘就是被他害惨了,被他破了身,还被他和他母亲合谋致死,他们都没把人当人看。这些事大家都知道,只是不敢和他们一家抗衡罢了。

    而今天这李存财肯定是为了看姑娘才不请自来,挤到赵大爷家讨吃喝的。

    宋糖糖当然很意外,听到了她所不知道的事情,而且难得这少妇为千乘牧璃说情,说杀了李存财和李母权当是替那些受害的姑娘报仇吧。

    这山谷村落的深夜,凉意较重。

    宋糖糖并不敢睡得十分熟,毕竟陌生的地方,加上现在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宋糖糖是那种如果有人可以依赖,她肯定首选依赖他人,如果没有只能靠自己的话,那她就会万分谨慎。

    寒舍虽简陋,但有木板榻又有被子,木屋也不漏风,按理说今晚可以睡个好眠,只是她却一点都不安心。至少可以肯定,没有前两天睡得好。

    其实宋糖糖心里,隐隐约约地还是有点念想千乘牧璃在的时候,她把这原因归结为他武功高强,有敌人来了他可以先挡着。

    无人知道离开了定勤村的千乘牧璃秘密回了一趟翼王府,并且在第二天清晨又秘密出现在宋糖糖住的房间里。

    他就这么安静地坐着,桔梗色的锦袍,滕色束发冠,紫色系的装扮衬得他原本就魅|惑的五官多了一种隽刻的高贵。

    而宋糖糖身上依然是农家碎花裙,她那身玉锦缎带装现在可不能穿,环境一变就会变色,免得吓到村民,以为她是妖女就麻烦。

    虽然千乘牧璃一直坐着没有说话,但是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他出现在房间里,宋糖糖的心似乎安了一点点。

    出了房门,宋糖糖才知道,千乘牧璃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带了翼王府的人,只是他一清早先到而已。

    今天翼王府的人会接宋糖糖回翼王府。千乘牧璃知道纳兰滕珂刚刚被南夏国国君召回国去了,现在宋糖糖回府也不会有人骚扰她。

    何况这一连几天出门在外,也够了,外面的环境毕竟不好。

    而千乘牧璃刻意赶回来并且从宋糖糖的房间里出现,他就是要告诉众人他们两个一直在一起。

    这样,就不会有人嚼舌根,给宋糖糖的闺誉造成影响,而且让人们知道,宋糖糖是准翼王妃,而且只能是翼王妃,毕竟都跟翼王日夜单独相处了。

    宋糖糖没有去计较这些,当然也不会知道千乘牧璃的算盘打得这么的叮当响。

    临近中午时,宋糖糖从历雨向千乘牧璃的汇报中了解到,千乘牧璃的离开不仅仅只是干生气,还做了其他事情。

    原来他用了一个晚上外加今天一个早上的时间,就让人整理出李大贵一家的罪行,并且放权下去从严处理。那李大贵才知道,他真的摊上大事了,后悔也为时已晚。

    翼王府的人马浩浩荡荡的在定勤村候着,而且还有另外一队人正在给村民们发放物品,用的吃的应有尽有。

    而给少妇家里的东西是最多的,当然还有当初给了他们玉米的羊角辫女孩她家也有。

    宋糖糖没想到千乘牧璃竟然给村里带了这么多东西,他这么一“赏赐”下去,成功地刷走了村民们对严公子的坏印象。

    虽然他还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但宋糖糖从村民那崇拜的眼神可以知道,那已经成了一种深沉内敛的尊贵气质!哪里还有什么严肃冷漠可言。

    村里唯一的夫子斗胆让他亲笔写了“定勤村”三个字,打算作为定勤村最高的荣誉,立碑纪念翼王曾经到过此地。而他竟然同意了。

    宋糖糖有一阵子恍惚,怎么过了一个晚上,感觉风水就轮流转了。

    的确如少妇所说的,那李大贵一家也不是什么好人,这下就当是翼王为民除害吧。

    村民的风向标一下就转向千乘牧璃,让宋糖糖不得不想,昨晚她的火气是不是太过了一点?语气是不是太重了一点?

    经过昨日一吵,两人从早上见面开始就没说过一句话,偶尔四目相对,也很快各自撇开,谁也拉不下面子先说一个字。

    这是闹冷战的节奏!

    直到临离开定勤村前,看到宋糖糖还是一身农家碎花裙时,千乘牧璃才拿出一套衣裳递给她。

    “换了。”

    语气不紧不慢,温度不冷不热。

    宋糖糖似乎感觉到千乘牧璃不想说话却又不得不说话的别扭,突然有点想笑,不过她也只是抿了抿嘴,然后换衣服去了。

    还是不笑他了,免得等一下又见黑脸。

    换掉村姑娘的碎花裙,转而披上一身轻纱质的淡紫罗兰交领裙,重新梳了个简单而脱俗的发型,村民眼里的农家小姑娘摇身一变成了仙气难掩的倾世准王妃。

    不吃染肤丸,不刻意化丑妆的纯天然的宋糖糖,的确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圣洁气质,此时,村民们更是觉得那李存财的确该死,仙女般的准王妃怎容那种人亵渎。

    出了房门,翼王府的大队伍早已等在门口,宋糖糖告别少妇和其他一些村民,上了翼王府的马车。

    “不吃药?”

    摇晃的马车里,还是千乘牧璃先开的口,他实在没办法不问,他还以为她身上会有药,会吃了再出来的,结果没有。

    “不想吃了。”

    而且她身上现在也没有染肤丸,也许是天意吧。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也是时候面对了。而且连敌对的势力都知道她身份,伪装也没必要了。

    她不吃药,那他岂不是更容易招惹情敌?

    千乘牧璃担心的正是这个问题,但是他剑眉微蹙的样子,宋糖糖自动想成他是有多不喜欢她这个样子?

    小红唇微微一嘟,宋糖糖故意大声地“哼”了一声,尔后撇开脸,看马车外的风景。

    独留千乘牧璃莫名其妙中,还以为她是因为昨天吵架的事情还生气着,想想他自己的气也还没消呢,干脆也沉默着。

    既然宋糖糖不再吃药,千乘牧璃需要帮她想一个办法,让她恢复真容的事情显得顺理成章,避免引起各种猜疑。

    昨晚他回到翼王府的时候,烈风就告诉他,那天他和宋糖糖骑马离开后,医圣青阳无尊赶来相助,似乎是相熟之人。

    而听到幻幻宫的人喊青阳无尊为“师尊”,便可以肯定青阳无尊是宋糖糖的师父。

    “回去之后,你先呆在府上休息,其他事情本王会处理。”

    千乘牧璃已经想好要怎么做了,在做这件事情之前,宋糖糖还是先别露脸比较好,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哦。”宋糖糖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

    今天的宋糖糖很乖,其实她心情不怎么美丽,因为他们吵架之后,总觉得距离远了一点,而且他怎么就不喜欢美女呢?

    因为自从她穿了漂亮的衣服之后,他已经蹙了两次眉了。瞎想的宋糖糖怎能知道千乘牧璃只是在担心他自己呢?

    *********

    远离了京城几天,而且也没和幻幻宫的人有所联系,宋糖糖不知道,丞相府已经开始筹备她及宋诗雅一起出嫁的婚事。

    宋诗雅已经及笄过一年了,日子合适即可随时出嫁。但是宋糖糖得先过及笄才行,所以回京后,宋糖糖要先接受及笄礼。

    皇上送过来的出嫁日子定在一个半月后,宋正滔已经找人确算了宋糖糖的及笄礼定在出嫁前的半个月授予。

    也就是说,一个月后宋糖糖要接受古代的成人礼教育,且在此礼半个月后嫁给翼王。

    宋丞相是千乘国唯一有双嫡长女的朝中重臣,而且两个女儿要嫁的都是已经封王的皇子,因此皇帝择的日子也是一样的。

    让两姐妹同时出嫁,更添隆重和喜庆。

    宋诗雅能够如愿的嫁给云王,从雪自然高兴得合不拢嘴,只是她始终对宋糖糖心存芥蒂,尤其从她义兄黑罗波顿那里知道了她身上的秘密。

    一直以为宋糖糖是妖女,怎么毒都毒不死,原来是子桑圣女的后人。虽然黑罗波顿说明了宋糖糖不能杀,只能利用,但是从雪始终想除去宋糖糖。

    看到宋糖糖,从雪自然就会想到唐果,不,现在应该叫子桑灵月,那个拿走了宋正滔心的女人,就连她死了,宋正滔的心还依然在她身上。

    哪个女人能够忍受枕边人的心不在自己的身上呢?而且她为丞相府做了那么多事情,还比不过一个死人在他心中的位置。

    子桑灵月抢了她的位置,宋糖糖抢了她女儿唯一嫡长女的位置。她不是圣母,不能忍受宋糖糖的存在,既然她的义兄不会再帮她杀宋糖糖,那她只能靠自己,或者,寻找皇宫里的其他力量。

    翼王克妻,无人不知,一个半月后的婚礼,是个机会。

    *********

    定勤村到京城的路是弯弯曲曲的,因为隔了一些山丘和荒地,所以到达翼王府的时候,已是戌时。

    千乘牧璃把宋糖糖送回翼王府后,打着游山玩水归来的旗号连夜进宫见皇上,顺便向皇上汇报一个好消息。

    说他和宋糖糖在游山玩水期间,偶遇医圣青阳无尊,而宋糖糖更是得上天眷顾,青阳无尊愿意出手为宋糖糖诊治。

    并在短短几日之间治好了宋糖糖的魔怔,还帮助宋糖糖恢复了容貌。

    这个重磅消息让皇帝十分惊讶,毕竟距离宋糖糖得魔怔的时间已经事隔三年有余,现在突然说治好了。

    皇帝当然心急想马上见见宋糖糖,看看到底有何变化。

    只是千乘牧璃称,鉴于舟车劳顿,且宋糖糖魔怔初愈过于疲倦,还是让她暂留府上休息数日,不多时日便会亲自带宋糖糖进宫拜见。

    见千乘牧璃如此坚持,皇帝也只能耐心再等等。

    青阳无尊是前辈,又是宋糖糖的师父,而且似乎与他自己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父夜天惊有点渊源。千乘牧璃既然借用他的名义,自然会先派人联系他并且向他说明情况,他日他定会亲自登门拜访。

    千乘牧璃之所以说青阳无尊跟他师父夜天惊有点渊源,是因为千乘国有“千乘三绝”,医绝是医圣青阳无尊,武绝之首夜天惊,绝学是天影惊风掌,法绝是崇天法师,擅长占卜。

    据说他们三个老头是互相认识的。

    他相信青阳无尊肯定愿意帮助他的,因为此时帮助他就和帮助宋糖糖一个样。所以千乘牧璃抢占先机,直接先跟皇上汇报,避免被有心之人钻了空子而生出事端来。

    而这个联系青阳无尊的事情自然落在历雨头上,因为在幻幻宫眼里,惊雷和夜电是夜血盟的人,只有他和烈风明着出现在翼王身边。

    那就只剩下历雨跟幻幻宫的幻雪算是接触比较多的了,所以由他托幻雪把翼王的信带给青阳无尊。

    幻雪是第二天把信件交到青阳无尊手里的,如千乘牧璃所想,青阳无尊对他的安排无异议,而且还是放心把糖丫头交付于他的。

    只是让青阳无尊隐隐担忧的是,越来越多的事情无法掌控,糖丫头的身世还能隐瞒多久。

    千乘牧璃来信的事情和信的内容,青阳无尊无保留地告诉了哑妇,毕竟她也不是外人。而青阳浩星这段时间除了偶尔偷偷跑到忠义侯府以外,其他时间都留在聆歌酒吧。

    千乘牧璃连夜进宫以及面圣的内容都被即刻传开,所有人都知道宋糖糖的魔怔好了,是医圣青阳无尊医治了她。

    可想而知,有多少人想见宋糖糖,但是千乘牧璃只允许了宋正滔进|入南苑喜糖楼,其他一律拒绝。

    宋正滔看到宋糖糖恢复容貌,而且更胜从前,心生感慨他的女儿长大了。看到她和灵月一样的面容,更是眼眶湿润。

    宋糖糖一直都知道,她爹爹疼她在心却口难开,表现也不能太明显,所以宋糖糖和宋正滔常常有心领神会的时候。

    宋糖糖被千乘牧璃强制留在翼王府休息了三天,虽然宋糖糖前三天也是可以偷偷溜出来的,但是她没有。

    她也知道千乘牧璃为她做的事情,所以她也愿意等舆论过了最鼎盛的时期再出府见人。而这几天她都是通过红豆了解聆歌酒吧的事情。

    幻冰和幻雪主要在奇峰山,而聆歌酒吧的四大台柱除了日常业务就是准备着三周年庆典的事情。

    终于等到可以出府,宋糖糖便直奔聆歌酒吧。

    多少没见过宋糖糖真容的人都会这么想,原来真正的宋糖糖是长这样子的,别说男人喜欢,女人见了也喜欢。当然,心术不正的不仅不喜欢,更容易产生嫉妒之心。

    看着手上这份赞助商的名单和赞助的金额,宋糖糖蹙着好看的眉毛。

    看来非她出马不可,目前拉到的赞助太少了,金额也太小,三周年庆典不能跟钱过不去。宋糖糖心里暗暗有了决定。

    而有一个赞助商的名字让她多看了两眼:黑宇。而他出的赞助是一千两,已经是所有赞助商里面最高的了。

    “我们在护送大婶上奇峰山的时候,遭到了黑狐堂的埋伏,带头的是黑狐堂的少主黑廷宇。而他早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目的也是活抓你们宫主我。”

    宋糖糖突然在四大台柱面前说了这句话,并快速浏览他们的神情。

    “黑廷宇?这人很少听,好像是最近才出现的名字。”幻聪说道。

    其余的人也不认识黑廷宇,但是幻心似乎陷入了思考。宋糖糖把其他人都叫出去之后,独独留下幻心。

    “幻心,这位叫黑宇的赞助商是你请回来的?”宋糖糖假装跳过黑廷宇的问题,看着幻心问道。

    “是的,宫主,不过他说他不需要做任何宣传,只是简单地支持我们。”幻心说着,小圆脸上还带着娇羞的神态,十足一副恋爱中女人的样子。

    “他家世殷实吗?这出一千两而无任何要求,不容易啊。”宋糖糖想知道,幻心了不了解这个叫黑宇的人。

    “他说他家主要是卖农场品的,虽不是非常殷实,但也不愁吃穿。”

    卖农产品?这姓黑的该不会卖的就是萝卜吧,黑氏萝卜?宋糖糖勾唇笑笑。

    “你们互相喜欢?”

    宋糖糖这么直接的问话,让幻心羞涩地低下头,短暂沉默后点了点头。

    虽然宋糖糖还没有谈恋爱,但是她也知道,恋爱中的人肯定是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告诉对方,而且也容易昏了头,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毫无保留和毫无防备吧。

    对于很多女子来说,爱情是至上的。宋糖糖有着现代的思想,她不会因为自己是宫主就认为可以干涉下属的恋爱。

    但是她必须保护幻幻宫里的其他人的生命安全,所以嫁娶可以,但是底线是必须绝对地保密宫规,否则就只能选择离开。

    “当初你们进来的时候,我就说了,有嫁娶意愿的,聆歌酒吧不会阻止,但是幻幻宫毕竟不是正途的组织,所以关于宫里的秘密还是需要绝对保守。”

    宋糖糖说到这个份上,相信幻心已经明白了,幻幻宫的秘密绝对不能说出去。

    而幻心也在猜想,宫主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她把她双重身份的事情说了出去?她的黑宇哥哥跟那黑狐堂的黑廷宇有关吗?

    宋糖糖知道,幻心估计被那黑廷宇给骗了,只是不知道那黑廷宇是否真心待她,见她的样子似乎对黑廷宇用情颇深。

    糖糖想给幻心一次选择的机会,希望她能明白她的良苦用心。

    是要继续留在聆歌酒吧,还是嫁给要活抓她的黑廷宇。毕竟,不该说的都说了,如果她真的要选择爱情,宋糖糖也不会怪她,但是就绝对不能继续留在这了,奇峰山那么多幻幻宫的卫士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当天下午,幻聪和幻聆根据宋糖糖的口述,写了一份全新的聆歌酒吧宣传语,是关于聆歌酒吧三周年庆典的招赞助商规则和福利。

    大幅标语和文字华丽丽地挂在酒吧的门口,赞助金额分四个等级,对应四种福利:

    四等赞助五百两,观看普通歌姬的歌舞表演以及获得酒吧内免费宣传商家信息四个月。

    三等赞助一千两,在四等福利基础上增加观赏四大台柱弹唱以及音乐话剧表演。

    二等赞助三千两,在三等福利基础上可有幸听到“暖男”青阳山庄庄主的首度开嗓。

    一等赞助五千两,在二等福利基础上增加准翼王妃压轴演唱。

    这个宣传一出,顺安街一片哗然。而且很快,也传到了宫里。

    哗然的主要是针对二等赞助和一等赞助的内容及赞助金额之高。

    一向于江湖的青阳山庄庄主要献唱?而刚刚被指婚的准翼王妃也要凑热闹?而金额竟然高达五千两。

    不过宣传文字的最下面有说明,金额五千两并不是说准翼王妃唱得有多好,而是聆歌酒吧幕后老板多番请求才请过来的,一切皆因准翼王妃的身份而定的高价。

    而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青阳浩星就这样被宋糖糖给坑了。青阳浩星很快就收到消息,毕竟他现在也在京城。

    当他回到聆歌酒吧看到宋糖糖的时候,也只能摇摇头地说她:“你啊!”

    题外话:

    谢谢支持,艾妮萌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