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6 章 本王刚刚只是做梦(万更求首订)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做完脚底按摩后,宋糖糖以为千乘牧璃会把石榻让给她,结果他一解了她道之后自己直接躺下就睡了,完全没有理她的意思。

    宋糖糖躺也不是,不躺也不是。

    最后宋糖糖把千乘牧璃往里面推了推,然后自己躺在和他反方向的另一头,终于可以睡了。

    半夜,警觉的千乘牧璃睁开双眸,发现宋糖糖冷得几乎缩成一团。

    虽然未入深秋,只是这崖底本身气温会比较低,加上离瀑布近,又没被子,不冷才怪。

    他换成了和她同个方向,把她抱在怀里。

    宋糖糖感觉突然找到了暖源一般,身子一下子更加凑近那发热体,脑袋往千乘牧璃怀里钻,似乎想钻出个被窝来。

    “你要是再动来动去,本王就亲你!”

    千乘牧璃看着胸前的脑袋低声威胁道,可是威胁无效,宋糖糖根本就没醒。她只是无意识地呢喃了句“冷-”,然后双手紧紧圈着他的身躯。

    嗯,现在暖好多了。她呼吸恢复均匀,安心地入了梦乡。

    千乘牧璃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剑眉紧蹙,薄唇紧抿,紧闭的双眸似乎还看得到睫毛微微颤抖。

    下一刻,他用力拿开宋糖糖的手,在她手脚又要圈过来的时候点了她睡,卸下自己身上的外衣如包裹似的盖在她身上。并以追风般的速度把已经熄灭的柴火重新点燃。

    随即飞出山洞,跳湖里去了。

    *********

    奇峰山顶,雾霭缭绕。

    经过昨日一战,青阳无尊对整个奇峰山从山麓到山顶的安全防护重新做了部署,也通知了青阳浩星,让他处理好青阳山庄的事务就回这里来。

    一大清早,幻冰端了白粥过来给哑妇吃,正好看到哑妇醒了并躺坐在榻上。

    “大婶,师尊说了现在早饭清淡点好,等过段时间再给你加菜。”幻冰说着把白粥放在桌子上。

    哑妇在聆歌酒吧已经休养过些时日了,所以现在人也比较精神,而她躺的地方旁边通常都是备好纸笔的,方便她把想说的话写出来。

    而此时幻冰就看到她写了:谢谢,糖糖现在怎么样?

    早在聆歌酒吧的时候,宋糖糖就跟哑妇说了叫她糖糖就好。

    哑妇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没带面具的宋糖糖时的震惊,那脸色虽然青黄,可是五官真的像极了灵月的样子。

    一听到糖糖这名字,就知道原来真的是灵月的孩子,当年灵月和宋丞相的女儿不就叫宋糖糖么。她激动得泣不成声,宋糖糖还以为她怎么了,她最后告诉宋糖糖,她只是太高兴了。

    如烟往事,本已尘封在心,却一旦翻起回忆,又仿佛历历在目。

    她与世隔绝了十年,不知那个遥远的子桑族,那个总是被入侵的子桑族是否还存在?

    距离和灵月的最后一次见面十五年,那时候灵月才刚刚嫁给宋正滔,现在却已经阴阳相隔。

    十年前她太软弱,才让小人得逞,还把灵月让她保管的东西弄丢了。上天既然让她命不该绝,这一次她一定要把丢了的东西找回来。

    “大婶。”幻冰见哑妇有点失神,便先唤了一声,“宫主她和翼王在一起,应该没事。”

    听幻冰这么说,这次哑妇兴奋地写下:跟翼王一起好。

    没领会到哑妇意思的幻冰捋了一下头发,晃了一下头,这大婶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高兴,难道她也觉得翼王好?

    早饭过后,青阳无尊带了药过来看哑妇的情况。

    青阳无尊知道她是宋糖糖从宫里的地下密室救出来的,虽然憔悴瘦小,但是天生的气韵却还在,身份绝对是不一般的。

    他也不着急,要说的她迟早会说,若她不愿多提,他也不会强求。只是不明身份的话,就不能留在糖丫头的身边。

    无奈他的糖丫头缺心眼,还没弄清楚人家的身份就把自己糖糖的名字说了出去,迟早被人卖了还蒙在鼓里。

    其实宋糖糖只是觉得哑妇可信,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昨日被埋伏,她也的确是被下属给出卖了。

    幻冰把碗筷收起来并拿了出去,而在青阳无尊准备离开哑妇房间时,哑妇把压在枕头下面的一张纸抽了出来,递给他。

    看了纸上的名字,回看哑妇认真坚定的长眸,青阳无尊还是有一瞬间的吃惊。

    *********

    瀑布哗哗往下飞撞,湖水清清流远方。

    睡足了的宋糖糖心情美美的正在湖边洗脸,看着湖里倒映出自己干净的面容,宋糖糖给了自己一个浅浅的微笑。

    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盖着千乘牧璃的外衣,而她自己的衣服是完整的,而且地上还有未燃烧尽的柴火,无疑,这个结果宋糖糖相当满意。

    只是可怜的千乘牧璃从后半夜醒来后就没再睡了,他就是在游泳和看着宋糖糖睡觉这两件事情之间来回重复。

    明知道看着她睡觉的直接后果就是要去跳湖,他还是要看,真是作孽!

    不过,千乘牧璃是绝对不会告诉第二个人,他有偷亲宋糖糖。毕竟,他又不是傻子,他之前不也这么说过么。

    宋糖糖走回洞里时,刚好看到千乘牧璃正在挤压那中箭的伤口,她立马跑过去。

    “你干嘛挤伤口,这样伤口会裂得更大。”

    看着都觉得疼,宋糖糖突然有点不忍,昨天中午到现在她都没理过他的伤,而且这伤还是替她挡的。

    “长脓包。”千乘牧璃依然云淡风轻,好像那伤口不是在他身上一样。

    “这伤口太深,可是这里又没药,根本好不起来。怎么办好呀?”

    对了,她应该去找草药!

    突然来了精神,宋糖糖留下一句“你在这里等我”,然后风一般的跑了出去。

    “止血草,你在哪里,快点出来让姐采一采。”宋糖糖自言自语找草药的样子,让远远看着她的千乘牧璃嘴角扬起,然后才放心地回洞里继续呆着。

    没过多久,宋糖糖真的把草药给找回来了,除了止血草,还有一种千乘牧璃不认识的叶子。

    事不宜迟,把它们弄碎后贴住伤口,再包扎好,其实宋糖糖还滴了一滴自己的血进去,以前老头子说过,第一次上药时可以给伤口消毒。

    “现在你这手臂不能再碰水了。”

    宋糖糖发现,自从昨天下午她跟他说了灰太狼之后,这只妖孽就寡言得很,很多时候都不回应她的话。

    如果不是知道他的目的,她真的会以为他吃灰太狼的醋了。

    可是要等他手臂好了才能上悬崖顶,这伤至少也得养个四五天吧,这么久只能吃鱼和野果,想想好心塞啊。

    可是昨晚他不是带着她飞回来的吗?

    “你昨晚怎么可以运功飞行?”宋糖糖想着这事妖孽应该不会骗她才对,毕竟这里环境恶劣,他又有洁癖,而且还光荣地负了伤。

    “平行飞行用不了多少功力,往小溪流下游方向飞两个时辰,会有人家。”

    “那你怎么不早说?”

    宋糖糖扶额,这个问题是她来这里第二次问了,这妖孽知道那么多,就是没告诉她,这不是让她瞎折腾吗?

    事实上,只要是跟宋糖糖在一起,千乘牧璃总会做各种各样的傻事,而傻事的目的都只是为了和她单独相处。

    比如,明明可以直接飞上悬崖顶,然后回京城吃好住好。可是他翩翩不,和宋糖糖一起困在这里一天一|ye。

    再比如,现在伤口恶化了,他仍然可以选择回京城治疗,但是他也不在乎那伤,而且还要往下游去找人家。

    多年后谈起这段日子,宋糖糖问他当时是不是想要去过流浪一样的日子,千乘牧璃的回答让她一直念想在心。

    他说,她心里有灰太狼让他心神不宁,他总是坐立不安。

    他说,他对自己没信心,他心里烦躁,就是不想回去。

    他说,他只想着靠近她,靠近她的心,从而住进去……

    ********

    皇宫,笛音宫里繁花飘香。

    昨夜皇帝翻了笛妃的牌子,所以连晓笛今日被特许无须去向太后和皇后请安,留在宫里好好休息,以慰劳她昨夜的“辛勤”。

    斜眼看着凌乱的g铺,连晓笛冷笑,那《百花齐殇》真是好东西啊,想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都显得轻而易举。

    说来这还需要感谢她曾经的恩人,如果没有她就没有《百花齐殇》,她在这后宫也就难以站稳脚跟。

    连晓笛十年前就进宫了,不过当时才十岁的她只是心荷宫楚妃身边最小的宫女,而五年前及笄时才做了皇上的女人。

    当然,这五年除了排除异己坐到妃子的级别之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阻止出现翼王妃。

    因为皇帝一直希望千乘牧璃日后能够子嗣众多,所以千乘牧璃成了最早封王的皇子,也是最早被指婚的皇子。

    这对于一直爱慕千乘牧璃的连晓笛来说,简直晴天霹雳,她感觉就像她的东西要被抢走一样。

    当时翼王府还在建设中,千乘牧璃还是住在心荷宫的。

    当时还是宫女的连晓笛原本设了计谋想让千乘牧璃和她生米煮成熟饭,结果那晚破她身的竟然是这个给翼王指婚的皇帝。

    她心里,那个恨啊!

    从此以后,权势地位她要,千乘牧璃,她也要。

    谁敢跟她抢翼王,都得死!

    这是一句最常出现在连晓笛脑海里的话,而且坚不可摧。所以皇帝每一次给千乘牧璃指婚的结果,都会导致准翼王妃离奇暴毙。

    连晓笛的生母曾经是楚心荷的陪嫁丫鬟,后嫁人了但仍在心荷宫当差。当她触犯宫规被处死时其丈夫也跟着逃亡了,楚妃见其女连晓笛凄凉又无依无靠,便留在身边亲自照看,但因出身不好只能当宫女。

    而楚妃当年病逝之前,曾交代千乘牧璃一件事。

    念及连晓笛生母的从小跟随和照料,以及对她处死时的爱莫能助,他日若连晓笛犯错,切不可杀之。

    此时一个飞影逃过所有宫女和侍卫的耳目,窜进了连晓笛的寝殿里。

    “娘娘,今日皇甫留新私底下觐见了皇上,向皇上传达了一个事情。”

    连晓笛神情悠然地躺在贵妃榻上,衣裳单薄,姿势撩人,完全不顾忌面前这个隐卫是个男人。

    “哦,跟翼王有关?”连晓笛说着从旁边小桌子的果盘上,摘了一颗红葡萄放进嘴里。

    隐卫快速看了一眼,继续颔首道:“是,皇甫留新替翼王带话,说昨日翼王已经带着宋糖糖去游山玩水,归期未定。”

    “此事当真?”连晓笛瞬间变脸,坐了起来。

    “昨日和今日纳兰太子都有到翼王府拜访,可是都没有见到翼王和宋糖糖的身影。而且宋正滔那边也是被告知宋糖糖随翼王出游了。”

    “砰砰!”果盘被扫落到地上,晃滚了几圈。

    自从宋糖糖被指婚给千乘牧璃,连晓笛就经常发脾气,隐卫似乎也是护主心切之人:“娘娘,是否让属下做点什么。”

    连晓笛从十岁那年第一次见千乘牧璃起,就很喜欢这个三皇子。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爱慕有增无减。

    可是这么多年了,他仍然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她一直以为那是他的性格冷漠使然。

    加上就算知道是她让前面五名被指婚的千金命丧黄泉,千乘牧璃也没找她算账,在连晓笛看来,这就是千乘牧璃对她的纵容和默许。

    可是没想到,出现了个宋糖糖,千乘牧璃全部的行为和言论都出乎她的意料。这,打破了她以往所有的认知。

    丹凤眼里,又见恨意连连:“游山玩水?宋糖糖?别急,本宫要好好想想,想一个让她痛不欲生的死法!”

    **********

    作为千乘国的翼王,又是夜血盟的盟主,千乘牧璃对千乘国的地理环境肯定是熟知的。

    有些地方尽管没去过,不过也能知道个大概。

    他真的和宋糖糖飞到了小溪流的下游,只是因为他有伤,中途被宋糖糖强制要求休息了两次,所以他们是三个时辰后才到达这里的。

    进村的村道旁立着一个半人高的石碑,写着:定勤村。

    这个相对有点远离京城的小村庄,几乎不能称是村,因为目之所及只有寥寥几户人家,看着似乎过得很清贫。

    估计他们自己都没什么好吃的,宋糖糖的美食梦要破灭了。

    只是这古代的农村,需要大量劳动力的人们总是生很多孩子,所以虽然大户是几户,可是总人口也有几十口。现在村里的男子多是下田去了,所以宋糖糖见到的人就更少了。

    “姐姐,你是夫子口中的仙女吗?”

    呃,仙女?宋糖糖看着面前这个扯着自己衣裳的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微笑道:“姐姐不是仙女,姐姐是迷路又饿肚子的郝姑娘。”

    迷路又饿肚子?她不是刚刚吃了野果么,千乘牧璃无语地沉默着,哎,他的桑桑。

    小女孩一听饿肚子,那可是很严重很严重的事情,一溜烟的跑开了。

    宋糖糖摇摇头,继续和千乘牧璃走进这村落。虽然人口不多,不过村道上也有不少人看见他们了。

    大家都放下手中的活儿注视着他们,毕竟他们这村很少外乡人进来。

    而且这两个人,男的伟岸挺拔,俊逸超凡,女的有天然素净的美丽和清新脱俗的气质。要不是见到千乘牧璃臂膀上染血的袖子,他们肯定会认为这两个人是天上来的神仙眷侣。

    “饿肚子姐姐,饿肚子姐姐……”

    听到这稚嫩的声音,宋糖糖本能地回过头,是刚刚那跑掉的羊角辫小女孩,只是经她这么一喊,估计整个村的人都知道她饿肚子了。

    “饿肚子姐姐,我跟我娘亲说了,仙女姐姐肚子饿了,娘亲就给了我玉米,姐姐,你吃吧。”小女孩说着把手中的玉米递给宋糖糖,眨着天真的眼睛。

    然后接下来出现的情况让宋糖糖有点招架不住。

    很多村民从自家里拿出食物给宋糖糖,看着这么多热情的人们,宋糖糖十分感动,不过真不意思要这么多。

    只要了小女孩的玉米,还有一位少妇的红薯,并且少妇说如果不着急赶路,晚上可以到她家借宿。

    这个才是重点,要等妖孽的伤好,还真没那么快,终于可以住正常点的地方了,所以他们去了少妇的家里。

    宋糖糖觉得人生真是幸运,这样活着,是不是太容易了?等回去以后,她要把这村庄列为她们幻幻宫资助的重点对象。

    因为已经过了午膳时间,宋糖糖手中只有玉米和红薯,可是千乘牧璃不吃红薯,宋糖糖只好把玉米让给这位面瘫一般的大爷。

    只是要千乘牧璃拿着一根玉米来啃,宋糖糖想想都觉得好笑。不出意外,千乘牧璃果然不愿意啃,宋糖糖只好把玉米粒掰下来放碗里给他吃。

    宋糖糖一边掰玉米,一边幸灾乐祸:“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没人给你送吃的,何况你还是个伤患?”

    千乘牧璃一脸不在乎地看了宋糖糖一眼,不说话。

    “因为郝姐姐我面善,严公子你面瘫。”

    刚刚作介绍的时候,宋糖糖自觉地给千乘牧璃取了个姓为严,严肃的严,而她自己当然是郝姑娘咯,所以宋糖糖现在很习惯喊他严公子。

    不过也有人不怕疏离又严肃的千乘牧璃,许多留在家里做女工的姑娘都来少妇这里做客,其实是过来看看这个俊逸的严公子。

    看得她们个个惷心,有些还送上她们的一些刺绣成品,手帕香包什么的都有。千乘牧璃剑眉下的长眸却只向着宋糖糖。

    宋糖糖不想成为这群姑娘的公敌,走开捣药去了,而宋糖糖这么不在乎的态度让千乘牧璃的冷意又添加了几分。

    他不理会一群村姑娘在屋里叽叽喳喳,转身找宋糖糖去。这样就变成了宋糖糖走到哪,千乘牧璃跟到哪。

    到了日落时分,情况反过来了,姑娘们都回家烧火煮食,而劳作归来的男子们就跑到少妇家来看郝姑娘。

    当一屋子的男人都直勾勾地盯着宋糖糖的时候,忍无可忍的千乘牧璃终于一拍桌子,以极冰冷的话清了场:“她是我-未-婚-妻!”

    宋糖糖一早交代过他,在这里不能再说“本王”。

    千乘牧璃的震慑力真不是盖的,闹哄哄的屋子顿时鸦雀无声,只剩下他和宋糖糖。

    而他的话也解决了少妇丈夫的烦恼,因为宋糖糖并没有梳妇人髻,而少妇家只有两个房间,原本少妇打算让她丈夫和严公子一间房,她和宋糖糖一间房。可是少妇的丈夫一看千乘牧璃根本就不敢靠近他,死活不同意少妇的安排。

    这下好了,未婚妻,那就是已经订婚了,在这小村落几乎也跟成亲差不多了。

    晚膳后过一个时辰,宋糖糖在客厅里帮少妇串玉米串。

    青草绿和粉红色交接成的交领碎花裙,鬓间细细的小编发绕到后脑勺再随其他秀发自然垂下,发上无任何珠钗,只有几根细细的粉色束发带结成小花儿。

    这是沐浴后的宋糖糖,农家姑娘般的打扮,清纯如菡萏,朴实中带着可爱,褪去狡黠的黑眸则水灵动人。与她以前的任何风格都不一样,别有另一番趣味。

    宋糖糖等了很久都没见千乘牧璃从房间里出来,她便过去敲房门:“严公子!你不出声我就进去。”

    宋糖糖对千乘牧璃来说她一向都很自觉,问了等于没问,很多时候都是直接行动的。比如现在,还没问就说人家不出声,不过千乘牧璃不介意就好,不是么?

    千乘牧璃其实已经沐浴完毕,只是穿在他身上的粗布衣不太合身,所以他一直呆在房间里,一向过得随心所yu的他现在也无奈了。

    推门进来的宋糖糖看到他杵在那里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这人是妖孽?

    定睛一看,原本给他的宽松款的、劳作时穿的土黄色粗布衣,现在变成了塑身的紧身衣,紧紧贴着肉身没有一点缝隙,那结实完美的胸肌线显露无疑;而长袖变成了七分袖,长裤也变成了七分裤,那裤脚还紧紧勒着小腿肚,小腿肚似乎被割成两半……再配上那酷酷的脸,这!

    噗!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

    宋糖糖笑得前俯后仰,笑得百无禁忌,她笑得有多欢畅就证明千乘牧璃的样子有多滑稽!

    “不-准-笑!”千乘牧璃的脸是一阵红一阵黑。

    “咯咯……你要是带个斗笠就绝配!”

    千乘牧璃不打算理会嘲笑他的宋糖糖,决定走到一边坐着。可是没走两步,就听到“叭”的一声,两人皆一愣,再跨一步又“叭”的一声。

    好像是爆胎的声音?

    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宋糖糖又控制不住:“哈哈……哈哈……是裤子爆线了!”

    这下宋糖糖已经笑得不能自己,扶着桌子坐了下来,完全忽略掉千乘牧璃那先是一阵苍白,后是满头黑线的冰山脸。

    什么烂衣服,破裤子,千乘牧璃万万没想到,他在宋糖糖面前的英俊形象就毁在这一身土黄土黄的破衣服身上,还爆线,简直无法忍受。

    等宋糖糖笑停了,千乘牧璃也已经一脸臭臭地躺在老旧的g板上,双臂当枕头,薄被盖长腿。他决定就这样躺到他自己的衣服晒干为止,否则,绝不出门。

    “衣服不合身,刚才怎么不告诉我?”

    假寐的千乘牧璃掀开眼睑,看到宋糖糖笑完后脸颊绯红,特别好看。其实他不想说,那少妇的丈夫那么瘦小,再拿他的其他衣服也一样不合身,又何必多此一举。

    宋糖糖最终去跟少妇要了一套大点的衣服给千乘牧璃换,否则他小腿肯定勒出血痕不可。

    平时看惯了他穿锦袍都是各种各样的帅气,没料到会有一天穿粗布麻衣,而且还瞬间变紧身衣,喜感十足。不过放到现代,说不定还可以走个复古时装秀什么的。

    *********

    忠义侯府。

    皇甫云珊让丫鬟都退出她的别苑,独留她自己在闺房里抚琴。

    抚的是她特别喜欢又特别忧伤的《泪海》,她脸上带着淡淡的伤感,但看得出忧伤不是天生的。

    皇甫云珊的心中有一朵明媚的阳光,当他出现的时候,心中的阳光就会和他重叠在一起,让她浮起盈盈笑意。

    她常常回忆那段日子,那段只有温暖的日子。

    第一次见面,在顺安街的雨天里,她避雨,他递过来一把伞:“姑娘,这伞给你。”当时,他只留下一个特别温暖的微笑就离开了。

    第二次见面,她随哥哥郊外采风,她跑得远了,风筝也落在了高高的树上,偶遇他骑马而过,是他飞身上树帮她把风筝拿了下来。

    “原来是你,这风筝的枝骨断了一根,要修过才能重新飞起来。”风筝还给她之后,他依然留给他一个温暖的微笑,然后策马而去。

    从那以后,皇甫云珊一有空就跑到郊外,去了很多次,多到她以为真的不会再遇见他的时候,他却出现了。

    当时她想,这么广阔又这么多的大树遮挡,他是不是不走这条路了。然而她为了看得远一点,做了她从来不敢做的事情,她爬树了。

    很艰难爬上去之后,发现远处也一个人影都没有,不免失望。

    只是当她要下来的时候发现树很高,她都怀疑她是怎么上去的。小心翼翼地用脚踩树干,以为站稳了,结果手一放,脚一滑,人就往下掉。

    惊慌的她还是本能地喊救命,就这么一喊,把她生命中的阳光给喊来了。

    没有预想中的摔成肉饼,也没有疼痛感,而是华丽丽地落入了一个温实的怀抱,一个她日夜念想的人。

    “我、我、我叫云珊。”

    “呵,云珊姑娘有礼,在下青阳浩星。”把她的害羞和紧张看在眼里,青阳浩星笑着回答。

    而皇甫云珊感觉心思被发现一般,羞赧地低下头,心砰砰跳个不停。

    自报名字以后,他们两个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这里见面,一般每个月都能见三四次,聊些有的没的、没的有的,就是不谈他们自己的未来。

    直到有一次临分别时,皇甫云珊对青阳浩星说:“如果你是太阳,我就是向日葵。”

    青阳浩星不会不明白,而下一次皇甫云珊又说:“你身上有浅草绿的阳光,让人喜欢,也让人温暖。”

    情义两心知,心属在彼此。

    皇甫云珊说的每一个字,青阳浩星都记在心里,在他眼里,云珊有一种典雅的气质,不食人间烟火,让人想捧在手心,让人不忍伤害。

    只是天不随人愿,他后来才知道云珊姓皇甫,是忠义侯的千金,这样注定他们不可能在一起。

    为了青阳山庄的和安稳,青阳山庄有规定,历代庄主不得与朝廷皇族和贵族联姻。

    可是每次分别时,皇甫云珊问他下一次定在什么日期见面好不好,他都说好。他想见面总可以的吧,只是见得越多,却分得越难。

    最后他狠下心告诉她:她的婚姻是皇上做主,而他也有青阳山庄的约束,他们没有未来。

    无疑皇甫云珊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她仍然会去他们约会的地方,只是,他再也没有出现了。

    她依然想念他的微笑,想念他的怀抱,想念他的声线,只是只能在想念里了。

    悲凉的琴音在寂夜里飘扬,他不能出现在她的面前,只能暗暗地,暗暗地看着她,或者陪着她。

    一如荷花宴上,一如此时,她在闺房里,他在房顶上。同一时空里,却忍着不再相见的人。

    琴音停止时,落寞的屋顶响起了一声轻轻的“云珊”,随后青阳浩星才离开忠义侯府,赶往奇峰山。

    *********

    换上一身大一点的衣服,虽然还不算非常满意,不过千乘牧璃感觉整个人都轻松多了,起码不会觉得被衣服“绑着”。

    少妇交代宋糖糖明日跟随他们夫妇两人到邻村赵大爷家去喝喜酒,因为路途较远,必须早起赶路,所以让宋糖糖和千乘牧璃早些歇息。

    宋糖糖跟少妇要多了一g被子,借口说畏寒,其实是要和千乘牧璃分开盖,一人一张,各自为营。

    老规矩,一人一头,互不干涉。

    当然,这规矩是宋糖糖单方面定下的,而有过山洞夜宿的经历,宋糖糖理所当然地认为千乘牧璃会按照她的想法执行。

    一来是因为山洞夜宿时宋糖糖并没有发现千乘牧璃有越举的行为,二是之前先入为主的想法:他不喜欢美女。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也算是个美女吧,暂且继续相信他。

    可是宋糖糖相信他,千乘牧璃却不相信他自己。

    千乘牧璃一向是个洞察力过人,观察力入微的人。

    他知道其实他需要做的事情不多,只需把宋糖糖移到和他同一个方向躺着就行了,宋糖糖一冷自己就会钻过来。

    如果止于蜻蜓点水就好,如果屋外有个湖也好。

    可是没有那么多“如果”能够实现,千乘牧璃越亲越不能控制,还是把宋糖糖给wen醒了。

    感觉到有软软的东西在唇上厮磨,半眯着睁开双眸,宋糖糖大声惊叫了一声,同时全力推开千乘牧璃。

    这一叫一推,不仅千乘牧璃被她的突然吓到了,连隔壁未入眠的少妇和她丈夫都愣了一下,只是他们夫妻很快就相视一笑。

    而这边千乘牧璃明显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得到了宋糖糖的一个飞腿,宋糖糖动作很快,毫无戒备的千乘牧璃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如果不是他身手好的话。

    “你竟然踢本王?”

    千乘牧璃没想到宋糖糖这么粗鲁,而且这么大胆,连踢他下g这种事情都敢做,所以他又自觉地回到榻上。

    宋糖糖以为他要扑过来,又大叫了一声顺势拿起枕头扔向千乘牧璃。

    “别叫!”千乘牧璃连忙捂住宋糖糖的嘴巴,小声地说道。

    难道她想把全世界都叫来?千乘牧璃耳朵灵,他刚刚听到隔壁有窃笑的声音,虽然很细,看来是被误会了。

    不过这种误会他不在乎,只是不想被人听到他们讲话,所以千乘牧璃还是放低声量。

    看着宋糖糖晶亮黑眸里有怒气,似在抗议着:你干嘛偷qin我?千乘牧璃无措地撒了个谎:“本王刚刚只是做梦。”

    这次对上的是怀疑的眸光,千乘牧璃似乎没有回头路:“而且明明是你自己转过来qin本王的。”

    千乘牧璃说完示意宋糖糖看看她自己睡的方向。然后隐藏心虚地放开宋糖糖,自己坐在一边。

    宋糖糖也有点傻眼,她明明不是睡这头的,怎么跑到他这边来的?难道真的是自己经不住美男you惑而自动扑过来?

    可是她知道她真的已经睡着了的,想了一想之后,意味深长地看着千乘牧璃,然后试探姓地问:“做梦?”

    说着,宋糖糖逐渐靠近千乘牧璃,双眸没有离开过他的俊脸,似乎想看出他是不是在说谎。

    “梦见你那些妾侍……在伺候你?”

    千乘牧璃表情无异,可是内心纠结万分。

    宋糖糖脑袋里的联想让他不知如何回答,说不是的话,刚刚的行为就说不通,可说是的话,又与事实相违背,他怎么可能梦见妾侍。

    沉默代表默认,千乘牧璃不知他今日此时的沉默让他日后追妻多了多少困难。因为宋糖糖已经认定,这只妖孽就是种|马。

    短暂的安静过后,宋糖糖想了个办法,一人一张被子,一个坐在g头睡,一个坐在g尾睡。并且两人各把一只手用绳子固定在榻板上,这样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方向也不会有任何接触。

    看着手腕上的绳子,千乘牧璃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这种方法也只有她想得出来。

    原本以为可以重新入睡,眼睑才刚阖上,隔壁突然传来少妇的斥声:“别摸,睡觉!”

    “怕啥,他们都在做!”

    轰隆隆!大脑忽闻天雷滚滚!

    如果说少妇的话让宋糖糖和千乘牧璃的神经都跳了一下,那么她丈夫的话就直接吓得两人同时睁开了眼睛。而两人又是相对着倚靠在榻上的,这一睁开,又刚好四目相对。

    当然,宋糖糖的惊愕更胜千乘牧璃,看在千乘牧璃眼里,此时的宋糖糖表情微愣,毫无睡意的双眸瞪得大大的,眸里装满不可思议。

    “呵呵……”千乘牧璃心情好得忍不住笑出声来,因为被一句话吓到的宋糖糖特别可爱,特别好玩。

    千乘牧璃声音总是充满磁姓魅力,不管是说出来的还是笑出来的。

    只是他越笑,宋糖糖的脸就越红,最后用眼神瞪他,然后被子一拉,把自己整个人蒙起来,眼不见为净。

    而自从千乘牧璃随心而笑之后,隔壁再也没有传出任何声音。

    哎,这农村的木屋,根本无所谓隔音效果一说。定勤村的第一个晚上,到底是谁吓谁?

    题外话:

    谢谢大家支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