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章 他觉得他快要疯了(万更求首订)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所以谁也没有办法阻止他,最后白仁朴给了千乘牧璃一颗药丸,希望能延缓焰尾毒发作的时间,并且烈风和棠夕要随身跟着。

    三个人用轻功很快就到了奇峰山脚,果然还有黑狐堂的人守在这里。

    今天千乘牧璃把很多平时不出任务的隐藏在各行各业的杀手都调了出来,他真的怕宋糖糖会落入黑狐堂的手里,因为他们的目的姓那么强,绝对不会轻易放手。

    带着希望的他们暗中到达半山腰的时候,却空无一人。

    不多时,烈风已得到消息:“主子,他们往另外一条小山路下山了,已经到了山麓,二小姐也在队伍中。”

    身影一闪,千乘牧璃率先赶过去。

    越靠近他们,就看得越清楚,在一群黑压压的人中,千乘牧璃一眼就找到了那抹若草色的倩影。

    黑狐堂竟然把她的手绑在身后!狭长的深眸寒意渐浓!

    黑狐堂一行人一直快速地行走着,直到发现背后传来凉飕飕的感觉,才停下步伐。

    在他们回头的那一瞬间,眼前只晃过闪影,根本看不清人的模样。

    而未等他们反应过来,凉风随即转变成一阵热浪般的强大掌风直击他们胸口!一百多号人顿时内伤而吐血倒地,而内力深厚点的勉强能站稳,但嘴角也缓缓溢出了鲜血。

    黑廷宇立马拨开一个倒地侍卫胸前的衣服,一个深黑色的掌印触目惊心!隔空伤人,威力无穷,天影惊风掌……夜天惊?

    可是不对,夜天惊应该没有这么年轻,黑廷宇观察着从背后袭击他们的千乘牧璃。在千乘国,相貌如此俊逸,且气度非凡至上,加上那天生皇权贵族的气质,此人舍翼王有其谁。

    一身象牙白的锦袍,银白色的束发带,素雅的千乘牧璃如谪仙般降临,在宋糖糖看来,至少此刻是如此的。

    当他阔步向她走来,踏得落叶沙沙响,仿佛一步一步踏进她的心房。而宋糖糖的黑眸里,映出来的只有他的身影。

    “翼王,久仰大名!”不合时宜的声音,让千乘牧璃剑眉一蹙。

    黑廷宇说着站到了宋糖糖面前,他还有其他人质在手,好不容易抓了宋糖糖,怎么能轻易放手,不,应该说他绝不放手。

    面对千乘牧璃的高傲和无视,他现在有点后悔刚才让人送那个大婶上山了,想不通当时他为什么会同意宋糖糖的建议而做了这个决定。

    毕竟多一个跑不了的人质,他把宋糖糖带回黑狐堂的可能性就越高。

    难道是他不想宋糖糖把他想得太坏?真是笑话,绝对不可能!

    千乘牧璃深知他时间不多,一旦他体内焰尾毒发作就来不及救人了。他迅速凝聚掌心力把宋糖糖身上的一些缎带吸起来,然后往自己这边全力一带。

    黑廷宇没想到翼王的掌心力这么强大,他迅速跟上并及时伸手抓住宋糖糖的一根缎带条,企图想扯住她。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意外的同时让他不得不松手。

    “你这衣服上有毒?”黑廷宇看到自己被烫伤的暗红色手掌,正火辣辣地疼着,表层肉开始裂开出血。

    此时宋糖糖已经到了千乘牧璃身边,他正在帮她解开绑手的绳索。

    与此同时,烈风和棠夕带来的夜血盟杀手开始和黑狐堂进行两帮派的第三次厮杀。

    也不知道千乘牧璃是不是受了宋糖糖那身变色衣服的启发,现在夜血盟每次出任务的衣着颜色也是不一样的。所以黑廷宇根本知道和他们对打的是夜血盟的人,只当是翼王带来的人。

    宋糖糖虽然武力不够上乘,但志在手中有毒,但现在人有点混乱,不适合撒药粉,因为除了她自己,其他自己人也会中毒的。

    所以她只能不停地发带剧毒的流星针,可是战到后面,竟然出现了大批黑狐堂埋伏的弓箭手,把他们围在一起。

    千乘牧璃想运功把宋糖糖先带走,可此时体内开始出现气息逆流,焰尾毒要发作了!力量逐渐在减弱,而传音入密也用不了。

    “烈风,先带她走!”他只能直接喊烈风过来,这一喊,烈风知道他家主子内力开始消失!

    可是烈风是个非常护主的好下属,不可能让千乘牧璃置身于危险之中。

    他唤来早就准备好的马,跟宋糖糖耳语了一句,便让千乘牧璃和宋糖糖上马,而他和花棠、棠夕、幻冰、幻雪都自觉的护着他们俩乘马先行离开。

    看到宋糖糖上马离去,黑廷宇带一队弓箭手紧追后头,而且他还发了信号,让埋伏在其他方向的弓箭手速速前来由前方拦截宋糖糖。

    烈风刚刚告诉宋糖糖的是,他家主子很快就会陷入昏迷,所以宋糖糖只能用尽全力地抽马儿好让它跑快点儿。

    可是让她抓急的是,她已经换了两个方向跑了,怎么还有弓箭手突然冒出来?这黑狐堂迟早要端了他老窝,让他尝尝被追杀的滋味!

    “你走!”千乘牧璃靠着宋糖糖的背,用力地说了这两个字。

    宋糖糖固然听到了,但也同时听到了后面黑廷宇让人放箭但留活口的命令,一旦流血她身上的秘密就很容易曝光,绝对不可以!

    此时一只箭正从侧面飞来,目标是直奔宋糖糖的手臂。

    谁知半昏迷状态的千乘牧璃竟然还能提起手臂及时挡住,箭头极速没入了他的上臂膀,发出了皮肉被割开的声音。

    感觉到另一只扣在她腰间的大手缓缓落下,眼看千乘牧璃就要从马背上倒了下来,宋糖糖措手不及,而且,前方就是悬崖!

    现在非停下不可了,宋糖糖一把跳下来扶着千乘牧璃。

    他狭长的黑眸微微眯着,宋糖糖以为他已经完全陷入了昏迷,但其实仔细看,他神智硬撑的背后还隐隐发着冷意。

    此时黑廷宇的弓箭手齐齐对准宋糖糖和千乘牧璃,似乎下一刻就要把他们变成刺猬。

    “跟我回去,你已经无路可走!”宋糖糖扶着千乘牧璃的样子,让黑廷宇浓眉紧蹙,心里莫名抽紧。他下了马,走向宋糖糖。

    跟他回去?这黑廷宇说得好像她是黑狐堂的人一样,他的思维是不是太自觉了点?

    往前是弓箭阵,往后是悬崖,又不能坐以待毙。宋糖糖随意地溜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或许还是有转机的。

    “哎,早知道你藏了那么多弓箭手,姐姐我就不跑了,白费我力气。而且今天天气不错,风和日丽的,用来打打杀杀多可惜啊。”宋糖糖轻松的语气让黑廷宇有一刻放下心来。

    感觉到风阵来了,宋糖糖趁其不意抬手环了个弧形,随即一阵白烟飘向他们,呛鼻又呛眼,黑廷宇和他的弓箭手都不由自己地遮眼并咳嗽起来。

    钻此刻的空档,宋糖糖迅速把其中一条缎带圈上千乘牧璃的腰,带他往悬崖跳下去。

    白烟里含了大量飞鱼散,足以让黑廷宇和他的弓箭手在这里野宿三天三夜。

    宋糖糖和千乘牧璃一直往下降落,而这悬崖峭壁上的石头有点尖锐,他们手臂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

    原本想靠缎带的力量缓慢着地,可是宋糖糖搂着千乘牧璃而且下降速度太快,根本没办法发挥,干脆直接掉水里算了。

    这个悬崖离奇峰山不是很远,宋糖糖知道跳下来会有个瀑布,所以能肯定有个小湖心,两人坠入水中时,湖心盛开了巨大的白色水花。

    *********

    黑廷宇第一次行动就下了血本,竟然出动了黑狐堂三分之一的人来执行这次埋伏。如若他们全部被杀或被俘,黑狐堂起码要休整半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元气。

    “糖丫头,在哪儿?”

    苍劲浑厚的喊声在奇峰山麓回荡,哑妇还是成功地被送到了青阳无尊面前,而且经过她的“哑语”,青阳无尊知道宋糖糖有难。

    宋糖糖和千乘牧璃前脚刚离开,他后脚就到这了。

    “师尊,宫主已经和翼王先行离开。”幻幻宫的人都喊青阳无尊师尊,毕竟他是他们宫主的师父,此时幻冰回应了他。

    青阳无尊和青阳浩星知道黑狐堂早就蠢蠢yu动了,而青阳浩星也一直呆在京城留意着他们的动向,直到前几天才临时回了青阳山庄。

    没想到黑狐堂这么会挑时间,青阳浩星一离开,他们马上就行动了。

    “前辈,他们离开时,黑廷宇带人追过去了,我带一部分追上去,这里交给你可好?”

    烈风知道医圣青阳无尊是“千乘三绝”中的医绝,也是武功高强之人,对付剩下的黑狐堂余孽不成问题。

    征得他同意后,烈风立即带上一队人马往千乘牧璃之前走的方向追去。

    *********

    由于这悬崖奇高,宋糖糖和千乘牧璃两个人一下子坠入水中并不能马上浮起来,而且在宋糖糖的意识里,千乘牧璃是已经昏迷的。

    为了避免“无意识”的千乘牧璃溺死,宋糖糖在水中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用自己柔软的双|唇赌住千乘牧璃的薄唇,然后一边带着他往上游。

    只顾着为他度气,只顾着往上游去,宋糖糖不知,其实此时千乘牧璃还能感觉得到她,知道他们在水里,她正往他嘴里送气。

    他此刻多么感谢白仁朴,那颗药丸至少延长了他进|入深度昏迷前的那迷蒙状态的时间。

    宋糖糖几乎是使尽全身力气的往岸边游去,因为她身上擦伤的地方出血了,这比千乘牧璃的箭伤还要严重,因为她的血剧毒。

    也不知道这血溶在水里毒姓会有多大,她也担心毒害了千乘牧璃,尤其他身上也有伤口。所以还是赶紧上岸好,避免长时间浸泡在毒水中。

    这小湖心周围有很多石头,大大小小的数不胜数,躺在小石粒上,估计衣服都可以干得快一些。

    宋糖糖把千乘牧璃拖到一处较平缓的石粒地上,未顾及停歇便开始按压他的胸部以及给他做人工呼吸。

    千乘牧璃吐出湖水后,仍未醒,不过呼吸已经正常,宋糖糖也就放心了。只是她不明白为何他会昏迷,而且烈风是怎么知道的,毕竟他们上马那会儿他还好好的。

    而此时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千乘牧璃也实实在在地进|入了昏睡状态。

    宋糖糖双手往后一撑,稍稍有了的机会,无意间瞥了湖心一眼,呃!

    还是被吓了一跳,眨了眨她的大眼睛,宋糖糖立即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罪过罪过,阿弥陀佛,愿佛祖度你们来世不要再遇到我,对不起了,小鱼们。”

    不出意外,她的血溶入水中带毒姓,这让许多活泼的小鱼直接飘在了水面上,哎,也可以说,宋糖糖送它们重新投胎去了。

    这么多鱼儿被毒死了,那千乘牧璃?

    宋糖糖累过头了,终于想起要先查看妖孽是不是也被她的血给毒到了,还有处理他手臂上的箭伤。

    仔细看了一下,还好千乘牧璃身上擦伤的地方和中箭的伤口处都没有中毒的现象。

    这箭刺得真深,看着这伤口,宋糖糖没想到,关键时刻这妖孽竟然会为她挡箭!她小心地拔出了箭,可是苦于没有干布包扎。

    还好现在是正午时分,太阳还是比较猛的,宋糖糖撕下千乘牧璃衣摆的布条,摊在大石头上晾晒。

    两个人身上也是湿哒哒的,浑身不舒服。

    这悬崖深谷的人迹罕至,而且还有很多大石头遮挡,就算有人来,也不会立马被发现。

    宋糖糖把千乘牧璃移到一块高大的石头后面,而背后刚好是山壁,算是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了。

    想着这妖孽一时半会应该醒不来吧,于是宋糖糖先脱了自己的外衣放在大石头上晒,同时也摘下了天鹅面具。

    当身上剩下水蓝色的肚兜和打底长裤后,宋糖糖开始扒千乘牧璃的衣服。

    一边扒一边想着,妖孽,我这是为你好,免得你醒了之后着凉又发炎,到时反怪我不及时施救。

    我的天啊,六块腹肌!

    这妖孽的身材真完美,肌肉真结实,小麦般的肤色特别有诱|惑力!

    宋糖糖想,她只是不小心多看了两眼,外加不小心戳了两下,嗯,没错,真的是不小心。

    把他的外衣平摊在大石头上的时候,发现衣服内袋里有一条带子。宋糖糖拿出来,带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闪亮的金黄色。

    顿时,宋糖糖惊得瞪大了双眸,这,这不是她的束发带吗?

    宋糖糖绝对不会认错,这玉锦缎带的材质世上独一无二,而且她的东西更加不可能不记得。只是这束发带为什么会在妖孽身上?

    当时她是用这条束发带给昏迷的夜惊雷包扎了伤口,这带子怎么就跑到妖孽身上来了?难道他们认识,那惊雷把带子给妖孽了?这样想似乎也不对。

    看着昏迷的千乘牧璃,宋糖糖疑惑了,当时夜惊雷也是昏迷的,现在这妖孽也是……

    今天十五!

    好像有什么思路在脑海里盘旋一样,宋糖糖随即翻看千乘牧璃的两个手掌心,两个掌心中间各出现了一个红点。

    焰尾毒!

    真真切切的焰尾毒症状,十五昏迷时,掌心红点现。宋糖糖一下子坐了下来,她需要冷静一下。

    坐了一会儿,宋糖糖把千乘牧璃的裤子扒剩一条亵裤,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她的惊讶和生气已经超出了羞涩。

    盯着小腿处那已经淡化的箭头疤痕,宋糖糖已经完全确定,千乘牧璃就是她当初在皇宫救的那个所谓的“夜惊雷”。

    这么看来他不是带了惊雷的人皮面具就是易了他的容,这只妖孽,竟然欺骗了她,还骗了这么久!

    而且之前历雨要取她血,是不是表明他已经知道了她身上流着子桑圣女血,所以需要她的血来解焰尾毒?

    这样一想,一切事情都说得通了,原来他每次刻意靠近她,都是有目的的!

    不可饶恕!

    愤怒之极的宋糖糖踢了一脚千乘牧璃,没反应,再踢一脚!可是昏迷的他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宋糖糖的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这妖孽知道她的两个身份和身上的秘密,却隐瞒了他自己的。她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更加不能轻易原谅他!

    生气归生气,只是宋糖糖还没想好要怎么做,所以她把束发带放回他的衣服内袋里,假装没发现。

    既然之前她给了千乘牧璃一颗百草神丹,那他现在最快也要等天色开始暗下来才会醒过来。宋糖糖坐在千乘牧璃旁边的一个小石头上,一边等衣服干,一边陷入了思考中。

    末时,衣服还有点润润的,未干透。因为宋糖糖放石头上的时候忘记拧干来晒了,所以不得不再晒久一点点。

    而此时,宋糖糖以为要等到天暗下来才会醒的千乘牧璃却缓缓睁开了狭长的深眸。足足比宋糖糖预计的时间早了四个时辰。

    千乘牧璃也没想到,这次醒来天竟然还是亮的。

    他后来才知道,因为他和宋糖糖身上都有伤口,而他们落水时水里溶了宋糖糖的毒血,这带毒姓的水渗入了他的血液中,反而帮他解了一部分的焰尾毒。

    因此从今以后,他昏迷的时间又缩短了。

    已经恢复正常的千乘牧璃此时还不敢起来,他怕他一有动静,眼前的景象就会消失不见。

    那圣洁的美丽,无与伦比!尽管白希的手臂上还带着擦伤后的微微斑驳。

    此时两个人的思路没有在一个道上,还不知道千乘牧璃醒来的宋糖糖正在回想着当初|夜血盟要她幻幻宫去翼王府偷白玉珠的事情。

    他在夜血盟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而愈看俞入迷的千乘牧璃感觉他不能再看了,宋糖糖身上的布料太少,光滑细腻的玉背上只有几根肚兜的绳子。手握拳,他很有冲动想把她拉过来,然后……

    深呼吸,千乘牧璃极力闭上眼睛后,还是控制不了小璃璃的苏醒!

    他觉得他快要疯了!

    宋糖糖突然听到一声“咚”的落水声,一回头身旁的千乘牧璃已经没了身影。

    晕,他干嘛跳到湖里去?

    千乘牧璃的俊颜冒出水面时,四目相对,尴尬之情瞬间浮上了两人的脸庞!

    一愣的同时,宋糖糖连忙撇开脸,转身找衣服穿去;而千乘牧璃则在转头的瞬间继续没入水中,往湖水的深处游去。

    之前湖心漂浮的那些小鱼们早已被湖水冲走了,所以千乘牧璃跳入湖里的时候,水也早已换成最新的天然瀑布水。

    明明时间还没到,这妖孽怎么这么快就醒过来?宋糖糖还在想着她预计的时间应该不会错才对。

    而且他手臂上不是还有伤么?可是回头一想,哼,生病发炎了才好,最好躺个十天八天!

    *********

    经过一番打斗相杀后,两帮派现已停战,因为黑狐堂先行撤退了。

    夜血盟虽然调动了大量杀手,但好在死伤不是很多,而黑狐堂没有抓到宋糖糖不说,更是折损了大批的人员。

    黑罗波顿后来也找来奇峰山,他知道再打下去他的黑狐堂真的要整顿修养半年才能恢复元气,所以及时下令撤退以保存实力。

    并且及时赶到悬崖边把被迷晕的黑廷宇和弓箭手带回黑狐堂。要不然,黑廷宇万一落入夜血盟的手里,到时就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黑廷宇这次布局大部分只考虑了增加夜血盟的阻力,却忽略了翼王还有宋糖糖本身的能力!

    本来已经唾手可得,没想到宋糖糖竟然会用毒,而翼王竟然也这么维护他的准王妃。下一次,他不会让她这么轻易逃掉!

    停战后,夜血盟和幻幻宫的人发现千乘牧璃和宋糖糖都没有回到京城,便开始四处找寻他们。重点查找的地方非这奇峰山及其附近莫属。

    *********

    约莫半个时辰后,千乘牧璃才从水里走上岸边。

    太阳未落山,但照在他身上也仿佛度了一层金光,水滴顺着他俊颜滑下,也泛着晶莹剔透的亮光。而湿哒哒的短裤紧贴着身体,那让人脸红又容易吞口水的身材……

    听到脚步声,独自坐在大石头后面的宋糖糖瞟了千乘牧璃一眼后,不再看他。

    尼玛,这只妖孽是祸害女姓同胞的男妖精!不可靠近,否则心跳失律。

    “桑桑看光了本王的身体?”他又用疑问的语气说着肯定的话。

    “谁看你?不要脸!还有,什么叫看光,你不是还穿着短裤吗?”自从知道千乘牧璃欺骗她,宋糖糖总有一口气憋着,再也不会轻易服软。

    “你的意思是要本王不着寸缕?”

    “你敢脱,我就敢看,有什么了不起,又不是没见过。”宋糖糖想说,她见过小男孩尿|尿。

    宋糖糖这话轰炸了千乘牧璃的心脏!让他有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

    看着他的脸一下子绿一下子黑,宋糖糖就乐,反正他不高兴了,她才高兴。

    “那个人是谁?”

    冷冽的语气,宋糖糖肯定要是随便说个人,千乘牧璃就会把那个人给灭了。

    “咯咯……灰太狼!”这么认真的千乘牧璃让宋糖糖心情不错,她想唱歌了,宋糖糖刻意清了清嗓子:“要嫁就嫁灰太狼,这样的男人才像样……”

    “你喜欢他?”千乘牧璃忍不住打断她。

    宋糖糖极力忍着笑:“嗯,还好,可惜它有老婆的,呃,就是它已有正室。”

    说完宋糖糖走到一边偷笑去了,而愣在那里的千乘牧璃,身上的水珠仿佛都凝结成冰珠子了!

    宋糖糖不是没发现他上臂膀的血水还在流,而且伤口处已经泛白,应该是感染了,到时会变成烂肉。只是他自己都不在乎,她才不要管他。

    挂着个冰封脸,千乘牧璃还是把衣服先穿上了,发现束发带还在衣服内袋里,稍稍放心。

    千乘牧璃一本正经、一脸严肃地端坐在石头上,看着宋糖糖的身影到处走,知道她在找出路。

    这个女人真有本事让他心神不宁!他活了二十年,从未如此心乱如麻。

    她心里竟然有人!要嫁就嫁灰太狼?他要把灰太狼碎尸万段!宋糖糖,她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临近傍晚时分,夜血盟和幻幻宫的人都还没发现千乘牧璃和宋糖糖的踪迹。

    烈风找回之前两人共骑的那匹马,只是马儿走到这悬崖边就没再走动了。

    所以烈风决定下悬崖底去看看,只是历雨担心这悬崖不知有多深,所以他和烈风两个人飞身下去,可以互相照应。而幻幻宫的人就留在上面等消息。

    听觉灵敏的千乘牧璃知道有人飞下来,他发了传音入密,有回应,是烈风和历雨来了。

    他们俩已经可以远远望到千乘牧璃,可是千乘牧璃却让他们别下来,滚回去,没他命令别出现在这里。

    这让原本处于兴奋状态的烈风和历雨突然停在半空中的峭壁上--摸不着头脑,历雨更想着幻幻宫那边怎么交代,千乘牧璃让他自己想办法解决,反正不许让人来这里。

    除此之外,千乘牧璃交代了另一个任务:去找一个叫灰太狼的男人,要生擒,抓到之后,关进炼狱牢里!

    炼狱牢?这是什么深仇大恨!

    烈风和历雨对视后,赶紧离开,哎,他们家主子,心情特差!

    “喂,你别干坐着,你看看要怎么出去啊?”一无所获的宋糖糖叉着腰向千乘牧璃这边喊道。

    沿着小湖心的流向往下游望去,绵延不断的都还是山谷,看不到有房屋,抬头往上也望不到悬崖顶。她的玉锦缎带要上这么高的悬崖,不可能啊。而且在这山谷底吹奏唤音律,七大信鸽也收不到信号。

    千乘牧璃冷静的样子,让宋糖糖确定,他肯定有办法上去:“王爷,你是不是可以飞上去?”

    宋糖糖这下不叫“喂”,改叫“王爷”了,千乘牧璃内心稍稍舒缓了一点。

    他沉默了一会儿,深眸往宋糖糖身上转了一圈:“本王是可以飞上去,只是要等伤好了才能运功。”

    “那你怎么不早说,害我跑了那么多地方。”

    “本王需要人照顾,可是这里没下人。”言下之意,宋糖糖想出去,得先照顾他,让他的伤好起来。

    这只妖孽原来是个腹黑!

    他开始不说,就是要让她知道除了他她找不到其他出去的路,所以只能照顾他直到伤好为止。

    如果是今天之前,她可能会因为他替她挡箭而照顾他一下,可是现在,想得美!宋糖糖不信,她堂堂一宫之主还会困死在这个悬崖底不成。

    趁天还没黑,宋糖糖不顾一切地往湖心的下游方向去。至于千乘牧璃,她决定不管了。

    *********

    自从烈风和历雨从悬崖底上来以后,他们就停止寻找翼王了,而且告诉幻冰幻雪,宋二小姐跟翼王在一起,无须担心。

    所以幻冰和幻雪两人就上奇峰山找青阳无尊汇报去了,顺便帮忙照顾着哑妇。

    而黑廷宇知道宋糖糖的这两个左右手没回聆歌酒吧,所以他今夜又来光顾聆歌酒吧了。

    今天他回到黑狐堂,他一醒来,被父亲黑罗波顿狠狠地训了一顿,尔后他的义姑姑也就是从雪埋怨他妇人之仁,抓到宋糖糖的时候就应该先下手为强,受伤的人才没有反抗能力。

    这些让他心情低落到极点,而且他内心多了莫名的情绪又牵引着他走到这里。

    照旧点了幻心的歌,他一边喝着这酒吧特制的葡萄酒,一边欣赏着幻心弹奏,而幻心也回了他一个娇美的笑容。

    可谁知道呢,他现在心里想着的却是宋糖糖,那个女人真多变,圣洁的,妖娆的,强悍的,善良的,还很狡黠……竟然能让他卸下心防!

    听幻心说她们宫主的嗓音是最好的,也很擅长变音,偶尔才会献唱。今天宋糖糖的那个声音是真的吧,毕竟真的很入人心。

    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幻心中场休息的时候,她来到黑廷宇旁边坐下。

    “宇哥哥,你今天心情不好吗?来了都没见你笑过。”小家碧玉的幻心一向温婉可人。

    黑廷宇握着幻心的手,靠近她,轻声道:“幻心,今晚陪我。”

    *********

    入夜,宋糖糖仍旧沿着小溪流走着,流水声和虫鸣声作伴。

    月亮有,星星也有,但是到处还是一片黑茫茫的,连一丁点灯火都看不到,宋糖糖只希望不要遇到蛇就好。

    她从黄昏走到黑夜,千乘牧璃也没有跟过来,他应该不会还坐在那里吧?那个木头!

    宋糖糖突然不知道要用什么心情和态度去面对一直欺骗她的妖孽。

    刚发现的时候很生气很生气,可是生气之后,好像又有点伤心,现在感觉有点落寞,还有一点被利用的可悲。

    此时宋糖糖的意识里,千乘牧璃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身上的血。

    想到她身上的血,不难知道黑狐堂肯定也是追着她的血来的,什么好好配合,不会杀她,养得白白胖胖,一群虚伪的人!

    原来已经这么多人在追寻她的血了,那她还有必要伪装下去吗?

    好穿不穿,穿到子桑圣女后人的身上,可是前身的宋糖糖记忆里,即使是千年后的她,她也是子桑圣女的后人。

    只是前身宋糖糖也不清楚为什么千年后的血液就没毒了,只知道过去世世代代子桑圣血都是一直流传着的,当然也包括现在。

    宋糖糖好想找棵大树靠着休息一下,脚底有点疼了,可是她又怕树上有蛇,所以只能继续往前走。

    千乘牧璃此时就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看着那个黑色的小身影慢慢往前移动着。

    知道她几乎一天没吃东西,又走了这么久的路,看着孤单的背影,终究心尖隐隐犯疼。

    “谁?”

    宋糖糖被吓了一大跳,因为她的腰部突然被搂住,进而整个人突然被抱起。

    “除了本王你想还有谁?”

    语气虽然有点冷,有点急,不过熟悉的声音还是让宋糖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似乎还有点庆幸的暖意。

    千乘牧璃拿宋糖糖没办法,她这么倔强,真的说走就走,就连重要的小面具落下也不知道,也只好让他来找她了。

    洞?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山洞?”

    千乘牧璃带宋糖糖进了一个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山洞,而且这里离瀑布不远,怎么她下午就没找到呢。

    “原本有个大石头挡着的,大石头推开就发现了。”

    千乘牧璃说着给烧着的柴火添柴,洞里也就更亮更暖了,顺势看了一眼宋糖糖刚刚变成杏色的衣服,是温馨的颜色。

    宋糖糖走了一圈,这里环境还挺好的,而且还有张石榻,虽然形状有点不规则。

    坐在高高的石榻上,宋糖糖托着小腮看着千乘牧璃烤鱼,这个王爷竟然会烤鱼,真稀奇,不过那鱼好像好好吃的样子哦。

    宋糖糖摸摸肚子,撇撇嘴,她怎么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早知道天没黑的时候去摘野果好了,可是千金难买“早知道”。

    “过来。”

    宋糖糖走过去,坐在千乘牧璃旁边,那烤鱼的香味直接刺激着她的嗅觉,这不是引you她吗?宋糖糖决定了,他要是不给她吃,她就抢!

    “吃了。”千乘牧璃下完命令就着直接把鱼塞给宋糖糖。

    本来宋糖糖还想问他有没有什么要求,后来想想,他没说当他自愿给的,否则太客气饿死自己。

    吃饱喝足后,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这里只有一张石榻,而且貌似有点窄?

    宋糖糖眉宇不展,就这么站在榻边想着该怎么办,她是一定要睡觉的,要不然接下来几天她都会处于神游状态。

    可是这地方又是妖孽找到的,她直接霸占的话会不会不道德?

    “坐到榻上去。”千乘牧璃无温度的声音让宋糖糖回神了。

    但宋糖糖仍一动不动的,千乘牧璃干脆伸手往她身上点了两下,然后抱起她,把她放在石榻上坐着。

    “喂,你干嘛点我道?你想做什么?快点解开我……”

    “安静!再吵连你哑也点了!”千乘牧璃说完,把她双脚伸直在榻上,接着他坐在她脚的那一头,脱了她鞋子。

    “你!”

    说不惊讶是假的,这只妖孽竟然在帮她做脚底按摩!

    宋糖糖眨了眨大黑眸,浓密的睫毛都扑闪了好几次,一副要认真看清楚的样子。

    她的脚是有点酸痛了,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咯咯……痒……咯咯……”好听的笑声在这里传开。

    千乘牧璃抬眸,眸光幽幽,遇上宋糖糖巧笑嫣然,又见那颗可爱的小老虎牙,还有那带点俏皮的小梨涡。他原本严肃的神情也慢慢变得柔和起来。

    题外话:

    亲萌,求首订,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