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章 眸光温情灼灼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的确,每次见面,宋糖糖不是戴着面具就是化了乱七八糟的妆容。

    这只霸道的妖孽……宋糖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故意靠得这么近,她的心跳又开始失去规律。

    避开众人的角度,宋糖糖吞了一颗染肤丸,尔后对千乘牧璃说:“赶紧带我下去,下面的人都在看着。”

    其实宋糖糖有能力自己下去,可是她不能泄露身手,只能让千乘牧璃帮忙,而且本来就是他带上来的,虽然刚刚也算是救了她。

    “那书回府后还你,等会儿本王帮你取消参赛资格。”

    千乘牧璃这话让宋糖糖感到费解,不过她对名次也没追求,只是她担心阴晴不定的千乘牧璃会反悔:“万一你坑我怎么办?”

    “本王绝不食言,玉佩为证。”说着便摘下腰间的一个刻有皇家标志的玉佩,塞到宋糖糖手里。

    “喂,你!”

    宋糖糖喊了一声,她都还没答应,千乘牧璃大掌又环上她的腰,带她飞身而下。

    百感交集的人何其多。

    刚才那飞出的小珠子一般人是看不到,但是武功高强的都很灵敏,场上高手中有人想看戏,也有人想帮宋糖糖,只是被千乘牧璃捷足先登。

    重新入席,未等众人坐定神,千乘牧璃抢先发言:“父皇,糖糖的参赛是临时被允许的,儿臣想请父皇取消她的资格,刚刚的演唱权当是即兴过个场。”

    “哦?璃儿为何如此要求?”皇帝的问题也是众人心中的疑问,凭宋糖糖刚刚的演出,拿第一根本毫无悬念。

    “回父皇,糖糖是中过魔怔的,儿臣再三考虑,决定替她做主放弃投票资格,避免她回忆过往而使病情加重。”

    千乘牧璃本意是不想她多个头衔,这些名媛头衔太招苍蝇,太招事儿。

    站在他身后的宋糖糖嘴角抽了抽,这只妖孽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

    “既然这样,那好吧。”皇帝尽管觉得可惜,但还是松口了。

    “皇上,这宋糖糖脸上戴的面具真漂亮,连人都显得漂亮多了,不知这奇异的面具出自谁的巧手?”皇后从湘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附上天鹅面具,可以让一个丑陋的人站在落玉池里美若天仙,的确让人怀疑。

    此时,连晓笛也来凑热闹:“难道这面具还有美肤的功效不成?落玉池里,尽管面具遮脸,可是那雪肤凝脂还是真真切切的,臣妾看了也觉得美极了。”

    “回皇后娘娘、笛妃娘娘的话,这小面具是臣女无聊之时随便瞎弄着玩的,今晚就献丑了。”

    宋糖糖语毕,随手摘下天鹅面具,众人看到的依旧是之前那张青黄色的村姑脸。

    “如果不是你故意隐瞒什么就好,要知道,欺君可是大罪!”

    宋糖糖瞬间抬起头,看向突然冒出这话的呈观太后安陵氏,刚好捕捉到她的眼神迅速从皇后身上移回。

    尼玛,这冷硬的语气有敌意!难道这安陵氏是从湘曼那派的?

    宋糖糖不得不离席俯身跪下:“臣女不敢,请太后明察。”

    “千乘太后金安在上,请容许本太子说两句。”

    纳兰滕珂站起来,边说边给太后行礼,尔后看向宋糖糖,眸光温情灼灼。题外话:

    嘿嘿,有只小鸟求收藏内诶呀诶诶,有只小鱼来冒泡内诶呀诶诶!(糖伊然是正常滴,特此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