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章 珠子同时刺入了落玉池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虽然站在池边的纳兰滕珂一脸平静,也未露出任何惊讶的神情,但这样更突出了他的异常。

    纳兰滕珂站的位置离宋糖糖的轻舟很近,如千乘牧璃所想,他十分确定此时的宋糖糖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魂牵梦萦的红衣女子。

    无论是声音,还是气质,还是戴着面具的样子,还有身形等等,这一切,让他心潮澎湃!

    他把激动和惊喜压在内心,把特别的心思隐藏在他褐色的眸光里,那种要当猎人的决绝。

    回看轻舟美景,正好遇上那翩翩美男子停止吹奏玉笛,深情款款地从背后拿出一朵小红莲递到宋糖糖的面前。

    随即唱起:“满天迷人的星光,谁能走进你的心房,采下一朵莲,是那夜的芬芳,还是你的发香……”

    宋糖糖仍抚着琴弦,凑近小红莲,闻闻花香,又抬头看了看翩翩美男子,盈盈一笑。那情景,在全场都静静聆听、静静观看的荷花池里,美醉人心!

    接过小红莲,宋糖糖边唱着新的歌曲边往轻舟尾走去,和划船姑娘互换了位置,而翩翩美男子则坐在古筝前,代替宋糖糖抚琴。

    划船姑娘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块红色的锦布,从上往下优雅一挥,瞬间遮住了宋糖糖的身影。

    待锦布落下,宋糖糖身上的冰海蓝色襦裙早已变成火红的齐胸蝴蝶裙,配着火红色绒边的天鹅面具,宋糖糖如时装秀般变换站姿,红艳夺目,难掩妖娆风姿。

    不管多少人目瞪口呆,划船姑娘又拿出锦布旋身甩动,宋糖糖身上的火红蝴蝶裙早已不在,代之为勿忘草色的水纹羽裳裙,在银灯照射下,盈盈如水柔柔如风……

    如此周而复始,宋糖糖时而俏皮的柑子色,时而神秘的深紫色,时而华贵的牡丹色……还能根据身上不同颜色的衣裳配唱不同音律的歌谣。

    这是一场听觉和视觉的契合盛宴,全场无不看得入神,无不听得入神!

    随着锦布最后一甩,宋糖糖还原了冰海蓝色襦裙,音乐和歌声也逐渐降低至消失不见。

    在划船姑娘正要把轻舟往落玉池的岸边划去时,极速闪过一个杜若色身影,随手环上宋糖糖的细腰,带她往落玉池的凉亭顶飞去。

    无人知晓一颗细小的珠子同时刺入了落玉池的池水中,因为众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凉亭翠玉顶的一对璧人身上。

    远远望去,一抹杜若色,一抹冰海蓝,同色系的衣裳在月光下,恬静而安然。

    可看在连晓笛和纳兰滕珂眼里,此时他们有多匹配,就有多刺眼,难以避免拳头紧握,节骨泛白。

    “你带我上来做什么?”

    宋糖糖先开口问道,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站在这凉亭顶上了。而且他的大手还环着她的腰,宋糖糖把他的手拿开。

    “有人要打掉你的天鹅面具,本王怎会允许此等恶劣的事情发生。”

    低沉的嗓音,好严肃的语气!

    宋糖糖隐隐感觉千乘牧璃好像不太高兴,她还没问是谁要打掉她面具,千乘牧璃突然靠近她耳旁:“桑桑的真容只有本王可以看,况且本王都没见过,其他人,想都别想!”题外话:

    亲萌,求收藏亲萌有木有发现,千乘牧璃私底下总喜欢喊宋糖糖“桑桑”,私底下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