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章 她现在这妆容也拿不了名次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这小纸团是从后面扔过来的,宋糖糖往身后瞄了一下,小眼睛?

    原来是千乘牧璃的人,早上千乘牧璃进宫时,这小眼睛就站在轿子外面。

    双手藏在小木桌底下,打开揉得皱皱的小纸团。

    看了一眼,宋糖糖随即瞥向近上位的千乘牧璃,只见他悠哉地抿了一口酒,眸色深深地看着她,向她传递了一个肯定的态度。

    她原本打算等明天天亮再去小树林找她落下的那本《百花齐殇》,没想到被千乘牧璃给捡了。

    看着小纸团上“书在本王”四个字,宋糖糖隐蔽地用尾指抹了一下自己刚涂上的厚厚的唇脂,尔后在小纸团背面写了两个字:还我。

    小纸团随着宋糖糖撩拨头发的动作扔回给历雨,历雨用传音入密告诉了千乘牧璃。当接回千乘牧璃的密语时,历雨感觉他醉了,这是他家主子吗?

    宋糖糖打开再次收到的小纸团:让本王高兴。

    本来还想着看在他帮幻雪报仇的份上就考虑原谅他小树林的事情,可是这只妖孽占她便宜在先,现在还要哄他高兴,是不是太得寸进尺?

    再抹唇脂,再写:王爷,你几岁?还要人哄?

    历雨接到宋糖糖这纸团,内心纠结了一下,为什么要他来做夹馍大饼?这话……还是照传吧。

    这次特别快,纸团又回到宋糖糖手里:不还。

    宋糖糖瞪了一眼千乘牧璃,没想到他一脸冰封,似乎在说:本王不高兴了,那书,休想!

    这妖孽……宋糖糖还在想着说什么时,适逢丝竹声停。

    接着皇帝开口:“在座的各位都能来参加我朝一年一度的荷花盛宴,朕甚感欣慰,而且今年还能邀请到南夏国纳兰太子和北冰国的五皇子一同欣赏,更是荣幸之极啊。”

    看着一派和乐融融的场面,皇帝继续说道:“接下来是荷花宴最重要的一环‘千金才艺秀’,与往年一样,第一名的可以得到朕的一个许诺。”

    听到皇帝最后一句话,宋糖糖的脑袋如同黑暗的灯泡突然闪亮了一般,她怎么把这荷花宴的重头戏给忘了呢。

    第一名换一个圣旨,这主意不错。虽说让圣旨退婚不可能,但是换一个低点的要求总是可以的吧。

    宋糖糖心里打着小算盘,看向千乘牧璃时,笑得一脸狡黠。这个笑容,千乘牧璃太熟悉了,他的桑桑又在想着鬼主意。

    只是让他內郁的是,他总是不知道她接下来会做什么。

    她会想得到第一名从而求得圣旨拿回书吗?只是他能确定宋糖糖是不会以真容示人的,但以她现在这妆容也拿不了名次,更别说第一,他的桑桑总是让人难以琢磨。

    此时已经有名媛千金走到早已安排好的表演位置,就在那开满荷花的落玉池前面,也把大家的眼光吸引过去。

    这“千金才艺秀”,礼部都是事前排好表演顺序,然后一个接一个上场,务求精彩不断而又秩序井然。

    等全部表演结束后,再由太后、皇上、皇子及众多贵族青年才俊投票得出名次,前三甲会有重赏,而夺冠的如皇上所说再得一个许诺。题外话:

    记得收藏+推荐的亲心想事成哈么么哒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