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7 章 一个小纸团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心荷宫,落玉池。

    从十年前开始,千乘国皇宫每年都要在荷花盛开之际举行荷花宴,以赏荷赞荷来念想已逝的楚妃楚心荷,也就是千乘牧璃的母妃。

    这荷花宴特别盛大,几乎所有的皇宫贵族和朝臣家眷都来了,琴瑟和鸣间,热闹非凡。

    宋糖糖赶到这宫灯璀璨的心荷宫时,荷花宴已经开始过有一炷香的时间了,她以特殊的音律把幻雪叫到隐蔽的地方进行交接。

    而幻雪简单告诉了宋糖糖她所遇到的事情。

    先是说了翼王在御花园替她报仇的经过,然后是笛妃和她的偶遇。

    连晓笛先是带着她去了梅妃的梅林宫喝茶,但很快又带着她去给皇上请安。

    根据宋糖糖之前要求的时辰,刚好是幻雪假装药发作的时刻,而碰巧的是,笛妃也中了药。

    皇帝便命人追查,结果在梅林宫找到了药粉。

    皇帝虽然大怒,但是梅妃以死明冤,皇帝终是不忍重罚,只是罚梅妃禁足半月以示惩戒。然后命太医开了解药,她和笛妃的药就清除了。

    宋糖糖知道这一切之后,变回村姑样回到了落玉池的宴会上。

    的确没有看到梅妃的影子,而远处那坐在皇帝下侧的连晓笛刚好看向她,眉目明艳,对她微微一笑。

    这笛妃是要和她做朋友?宋糖糖回她一个浅笑,她到底几个意思,且走且观察吧。

    除了连晓笛本人,没人知道她原本是想让人玷|污宋糖糖的,清白都没了,看她怎么嫁给翼王。只是千乘牧璃的警告多少让她思量三分,她姑且让宋糖糖多活些时日。

    只是她已经对宋糖糖下了药,而且这药的解法在这千乘国除了她无人能解。干脆利用这次机会栽赃给梅芷兰顺便和宋糖糖打好交情,以她们都是受害者的起点为由。

    眼眸溜了一圈,宋糖糖发现从雪也在看她,而且眼神充满了怀疑。

    虽然皇上已下令所有人不得提起笛妃和宋糖糖中药的事情,但这事从雪早已得知,所以从雪才怀疑此时宫里的宋糖糖是假的。

    因为从雪知道,宋糖糖似乎不会中毒,毕竟三年之前,她什么毒药没下过,宋糖糖还不是依然好好的。她把这情况暗中通知了黑狐堂的彪士,让他们堂主好好想想对策。

    “翼王到!”鸭公嗓一喊,众人便看到了换了一身杜若色锦袍礼服的千乘牧璃翩翩而来。

    整个落玉池边都铺了长长的红地毯,而他就是走着红地毯的正牌王子,聚焦了所有的艳羡和目光。

    宋糖糖心里腹诽,谁不知道你帅,要不要这么高调?

    “璃儿见过皇祖母,见过父皇,儿臣来晚,请父皇恕罪。”千乘牧璃给太后安陵氏和皇帝行礼,太后微笑点头。

    “无妨,今晚的重头戏马上就开始,来得正是时候。”皇帝偏袒,众所周知。

    千乘牧璃谢过皇帝之后便入座,全场的丝竹声再次响起来。

    宋糖糖还以为他会像中午一样过来和她一起坐,结果没有,没有更好,免得她一想起小树林就尴尬。

    愣神间,一个小纸团落在了宋糖糖的面前。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