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章 突然被浇了一盆冰水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身子轻颤了一下,双眸瞳孔逐渐放大,宋糖糖终于回神,他正在……wen她!

    意识到现在整个人还趴在他身上,还以这么尴尬的姿势!而且,还亲了那么久,她急忙推开千乘牧璃。

    心神,很慌乱。

    宋糖糖不敢直视千乘牧璃的深眸,她能感觉到他炙热的目光,烧得她原本已经臊红的脸更加滚烫。

    蹬地站起来,头也不回,跑了。

    如果挥起玉锦缎带,她可以迅速离开这小树林,只是宋糖糖还未从紧张中缓过来,一边跑着,思绪也跟着涌起来。

    这只妖孽竟然趁机占她便宜,刚刚是不是应该甩他一巴掌?还是甩他两巴掌?还是一巴掌?

    可是,是她自己先推他的,但是她推他的本意也不是为了接近他,这只能说是个意外!对,就是意外。

    但是,后来那妖孽……竟然……对于千乘牧璃的主动,宋糖糖实在不知用什么心情形容,她好像不讨厌。况且她鼻梁以上还戴着面具,难道不会磕脸吗?

    要是她直接问千乘牧璃,他会告诉她,不磕。他头部倾斜的角度恰到好处,一点都不影响他们qin密接触。

    越想脸越红,宋糖糖一阵风似的跑出了小树林,在外|围侯着的烈风让花七绝暗中跟着,他自己回去见千乘牧璃。

    在宋糖糖跑开后,千乘牧璃就缓缓地坐了起来,他此时完全没有介意到自己正坐在脏脏的草地上,因为复杂的心情早已占据了他的内心。

    她的唇有毒,剧毒!只一次触碰,他就上瘾了。

    只是一向自傲的他,心底深处却萌生了一丝不确定。

    在宋糖糖推开他的那一刻,感觉就像炽热的心突然被浇了一盆冰水,脑海自然而然地冒出了疑问:桑桑,什么时候,你才不会推开本王?

    烈风很快就到了千乘牧璃的身后,面无表情的他第一次露出了惊讶的神态。他双眼眸光凝聚,没有看错,他家主子正坐在草地上打座,他随即瞥开眼,看向别处。

    千乘牧璃不得不运功压吓体内的燥热,压下那一碰到宋糖糖就会苏醒的因子。

    片刻过后,烈风见千乘牧璃起身,颔首汇报:“主子,宫里的荷花宴已经开始。”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鸟鸣声也没有了,这小树林似乎也在说,是时候睡眠了,然后乌黑一片。

    千乘牧璃转身往烈风的方向走去,却突然停了下来,微微挪开了一只脚。

    “捡起看看。”

    “是。”烈风把千乘牧璃脚下的书捡起来,然后递给千乘牧璃。

    拿到书的千乘牧璃并没有先看书,而是手捏着这书角远离自己的身体,然后甩了甩,确认书面上的灰土已经被甩掉,才正式看一眼。

    烈风突然懊恼,他竟然忘记了要先拍灰尘,刚刚他还以为主子不那么介意脏的东西了,一时间没及时反应过来。

    虽然光线不足,但是千乘牧璃还是看清了书名。这《百花齐殇》丢的位置离他这么近,想必是宋糖糖刚刚跑的时候落下的。原来小妮子真的办事情去了,难怪穿着那身会变色的劲装。

    千乘牧璃勾勾优美的薄唇,飞身出了小树林。题外话:

    求冒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