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章 他的桑桑又溜哪里去了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从湘曼有点心虚,翼王怎么会这个时候过来?

    毕竟宋糖糖是翼王的未婚妻,而且皇上又如此疼爱翼王。如果翼王追究起来,皇上不但不会偏袒她,还可能会责怪她。

    如果是事后,她还可以不承认,只是这当着面……从湘曼心里没底。

    红豆用嘴型告诉幻雪,来者正是翼王。此时千乘牧璃已经站在了“宋糖糖”的旁边,一手扶着她手臂,把“宋糖糖”拉了起来。

    幻雪吓了一跳,抬头看了千乘牧璃一眼,尔后连忙瞥开眼。想着,这就是传说中要娶宫主的翼王?这么俊,宫主为什么不想嫁?

    躲?千乘牧璃对“宋糖糖”刚刚躲避的眼神稍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便了解了。看来这个“宋糖糖”又是那个叫幻雪的下属。

    千乘牧璃松开了原本抓着幻雪手臂的手,在想,他的桑桑又溜哪里去了?

    刚才他是被那句“二小姐被打耳光”给吓了,急忙赶过来,生怕她受丁点委屈。现在想来,那小妮子根本就不可能让自己挨耳光。

    但是他的潜意识里,宋糖糖的人也不能让人欺负。

    “谁打的?”千乘牧璃没有给从湘曼行礼,直接冷冷问了一句。

    从雪和宋诗雅倒是回神了,齐声颔首说道:“翼王吉祥。”千乘牧璃没有回应她们。

    白嬷嬷作为宫中老人,自知不可能让皇后先出面,她心惊胆颤:“回翼王,这……这二小姐未能尽宫中礼节,老奴只是……只是稍微教导一下。”

    “王爷,白嬷嬷只是尽职教导,如果方式有不妥,回去之后本宫自会好好管教。”从湘曼说完这话,内心怔了一怔,因为千乘牧璃的眼神太过冷厉。

    “砍了她右手!”

    平淡而无温度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白嬷嬷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翼王开恩……老奴知错了……老奴该死……翼王开恩啊!”一边哭喊着,两只手更是不停地往自己脸上使劲扇,这白嬷嬷是真怕了。

    谁想得到呢?如今无才无貌的宋糖糖竟然可以让翼王如此上心。

    从湘曼看着白嬷嬷开始红肿的老脸,心里也着急,这白嬷嬷可是跟了她多年的心腹啊,“王爷,依本宫看差不多了吧,毕竟白嬷嬷也自我惩罚了。”

    收到暗示,历雨即刻抓起白嬷嬷的右手臂,千乘牧璃发出掌心力把历雨的佩剑吸起来。在众人未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随着白嬷嬷一声惨叫,鲜血淋淋的一只手掌,落地。

    白嬷嬷晕死过去,从湘曼等人心悸未定,这场面于她们而言,太过血腥……

    “这手是本王砍的,要告状尽管去。记住,宋糖糖,谁都不能动她一根毫毛,否则,下场不会这么便宜!”

    千乘牧璃渗人的话说完,让历雨把幻雪和红豆带走,吩咐了花七绝在皇宫秘密找宋糖糖,而他自己就不知道去哪了。

    历雨把幻雪和红豆带到宫里一处供人休息的偏殿。

    看着这一切发生的宋诗雅,心不仅有余悸,也多了惊讶,这翼王竟然这么护着宋糖糖。

    女人天生的敏感直觉告诉她,翼王对宋糖糖的袒护不仅仅是因为宋糖糖能解他的克妻命运。如果被打的是她,她的牧云哥哥也会这么袒护她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