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章 二小姐被打耳光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御花园,繁花艳艳,从雪和宋诗雅正陪着皇后散步。

    “皇后姨娘,你这皮肤细腻白希,真让雅儿一阵艳羡。”宋诗雅笑意盈盈地说道。

    “瞧你这嘴儿,本宫再怎么细腻白希,毕竟也不年轻了,哪里比得上那个连晓笛啊。”从湘曼眼中闪过嫉妒和不甘。

    “姐,你看这些花儿开得多娇俏呐。”从雪轻抚了抚从湘曼的手,“只可惜再美再娇也无百日红,待它们凋零了,是要被换掉的。唯一不变的,是它们的主人。”

    听了从雪这话,看着她眼里的意有所指,从湘曼睫毛扑闪了一下,笑了。

    “诶,娘,是宋糖糖。”

    宋诗雅一句话把从雪和从湘曼的注意力都转移到正在一处凉棚看四季海棠花的“宋糖糖”和红豆身上。

    “哼,看到她再好的心情都被破坏了!就是一个不省心的,上天也是不公平啊,相府既然生我雅儿,又为何生她?”

    从雪故意顺口一句话,道出了她无尽落寞正室的委屈,加上午宴宋糖糖的顶嘴,从雪成功地让作为正宫的从湘曼身同感受,也燃起了从湘曼易怒的心火。

    从湘曼看向身后的白嬷嬷,抹了金黄色的眼睑微垂了一下,复杂的眼神让白嬷嬷点了点头,然后一行人往宋糖糖走去。

    凉棚的竹架被说不出名的藤绕植物缠绕着,盛满蓬勃生机的光亮,而棚里摆放着石刻雕花的石凳和石桌。

    “啪!”

    随着这声响亮的巴掌声,从湘曼刚好悠然地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你!”幻雪捂住被打的左脸,看着白嬷嬷的眼神泛着隐藏的怒意,这无缘无故甩来的一巴掌,让假扮宋糖糖的幻雪记住了!

    本来她是准备给她们行礼的了,谁知道她膝盖还没弯曲耳光就已经先招呼过来,暂且先忍耐,宫主说过,小不忍则乱大谋!

    这个意外的耳光也让第一次出夜血盟的花七绝无措,因为烈风交代她们的是负责宋二小姐的安危,目前生命危险没有,但无故被打耳光,此等委屈也不是小事。

    花七绝之首夜千棠思量过后,随即一句“二小姐被打耳光”的传音入密即刻通过夜血盟暗卫往千乘牧璃的身边传递。

    幻雪还是拉着红豆跪了下来,悲伤委屈道:“不知臣女所犯何罪,嬷嬷要如此出手?”

    “哼,见到皇后不及时行礼,目中无人,目无尊长,小小惩戒以儆效尤!”脸皮爬满沟壑的白嬷嬷一口气说完,摆出一副她就是主人的表情。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原来就是这样。

    而一直视宋糖糖为眼中钉的从雪,怎会放过如此好的奚落良机:“糖糖啊,你也是的,母亲不是告诫过你要尊重长辈吗,为何如此不长记性,这样你爹爹又会怪我管教无方。还不快点向皇后娘娘赔罪?”

    “娘亲,皇后姨娘,妹妹估计是无心的,这次你们就别追究了。”宋诗雅微微蹲在从湘曼身边,双手扶着她的手臂,看向宋糖糖时一脸心疼却杏眸得意。

    马后炮,真想吐!低着头的幻雪和红豆对视了一下,暗暗对宋诗雅翻白眼。

    从湘曼和从雪未等到宋糖糖的开口“赔罪”,倒是把千乘牧璃给先等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