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 一个眼神都显得奢侈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这主动带她来笛音宫换衣服,又各种理由让她喝茶暖身子,还探她口风关于翼王的事。这么明显的行为早已出卖了她:福喜宫那一出戏,她就是导演。

    姑且顺着她的意思做,看看这花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雨吹花的香气!

    宋糖糖轻抿了一口茶之后,亮眸敛了敛,掩盖住她的警觉光芒。这茶里竟然下了远疆地区才有的雨吹花!

    宋糖糖回想起老头子曾经让她背过的花草口诀:一闻踏云草,二进雨吹花,三抚欠又子,芸雨之欢四来稍。

    这么看来,刚进笛音宫时,前园混杂的花香里面应该有踏云草,现在是雨吹花,然后衣服里面有欠又子的药粉。

    它NND,真的是最毒妇人心,这是给她下药的节奏!

    还好她百毒不侵,只是这连晓笛为什么要给她下药?还下得这么隐蔽,要她四个时辰之后才发作。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药的原理极少人知晓,事后更是查不出来,她会不会跟老头子说过的那本《天颂花草》有关?

    宋糖糖决定要搜搜这笛音宫,看看能不能发现蛛丝马迹。

    她之前离开福喜宫时给红豆递的那个眼神就是让她通知幻雪进宫,顺便把她的玉锦缎带劲装带过来。

    连晓笛亲自看着宋糖糖喝过茶水后,便放心地带她回到了福喜宫。

    趁着人多,宋糖糖借口离开,和幻雪对接好之后,独自偷偷回探笛音宫,让幻雪假扮她留在福喜宫掩人耳目。

    因为事情进展顺利,连晓笛没有再管宋糖糖,跟皇上请示了说到处走走。

    这一“走走”便走到了皇宫一处相对偏僻的心荷亭。因为她通过眼线已经得知千乘牧璃离开福喜宫之后就来到这里。

    这个心荷亭离心荷宫很近,千乘牧璃的母妃在其年幼时常常带他来这里荡秋千。

    午时的天空一片亮白,透过葱郁的大树打在地上是一场斑斑驳驳的美丽。望着亭里千乘牧璃伟岸挺拔的背影,在斑斓的光线里,炫目夺彩!

    “你是当本王的话耳边风!”

    纵然未入秋,纵然日高照,但是刚刚踏近心荷亭的连晓笛已经感受到了那无法承受的冷怒之气。千乘牧璃浑身散发的不仅仅是不可进犯的王者威严,更是无法靠近的疏离!

    这让连晓笛非常挫败,她提着繁重的宫装礼服yu抬脚往亭里走去,然而烈风伸手挡住了她。

    连晓笛性急而怒道:“你之前一出轿子就迫不及待地来警告我,现在未等我走近,你又来指责我,你以前不会这样的。”

    “别以为,本王真的不敢杀你!”

    再一次被千乘牧璃冰冷的话语刺伤,双手把衣服抓得极皱不堪,连晓笛原本含情的丹凤眸,耐不住已氤氲:“你答应过你母妃不会杀我的,为什么你就是不能接受我,她到底凭什么?”凭什么让你这么在乎?

    “这是最后一次让你的眼线活着离开。”

    留下这句狠话,千乘牧璃迈着快步离开,由始至终未看连晓笛一眼。

    “阿璃……”轻喊了一声,泪滴终究滑过她的脸庞。没想到我竟然让你如此不屑,不屑到,想得到你一个眼神都显得奢侈。题外话:

    看文的亲点点收藏和推荐,有小时间的评论区冒个泡泡吧蜗牛糖想你萌想得昏天暗地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