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忽悠人也是人生一大乐趣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堂上吵杂,刚好把这宫女的声音掩盖了过去,只有关注宋糖糖的红豆快步冲了过来。

    “小姐!”红豆连忙拿出手帕子帮宋糖糖擦拭手臂上的水迹,还不忘瞪了瞪那摔倒泼酒的宫女。

    看着已经起来并跪在这角落的宫女,宋糖糖眸光忽闪,这角落又没什么可绊脚的,这宫女怎么会摔倒从而把整壶酒泼到了她身上?未来得及细细考量,便有若莺之声响起。

    “来人,把这狗奴才拖出去杖毙!”

    这声音不大,看来是不想太多人知道这角落发生的事情,而且她背对大堂,把宋糖糖的身影挡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外。

    脸若心型,面若桃花,一双骄人的丹凤眼,眼睑抹了浅浅的桃粉色,搭配着头上两支珊瑚色的蝴蝶流苏簪子,更趁得此女子年轻而美丽!

    如果没猜错,此美人正是后宫除了梅妃以外的另一妃--笛妃连晓笛。

    “糖糖是吧?真是委屈你了,这衣袖湿了不宜久穿,随本宫去换一套才好。”

    要不要这么热情?

    于宋糖糖而言,这笛妃就是一陌生人,被陌生人叫糖糖还真不习惯。宋糖糖看着自己的手被笛妃握着,浑身不自在,微微往回缩了缩。

    “糖糖别怕!”

    怕?这笛妃吃错药啊?她哪里是怕,而且干嘛对她这么“亲切”?

    宋糖糖未抬双眸,造就了一副恬静的假象。经过刚才堂上的辩解,这笛妃还当她是孤僻胆小的宋糖糖?

    脑袋里小糖一号说,这“蛇精”有毒,小糖二号摇了摇食指道,此灯不省油啊。

    而且她那一脸温柔的微笑,笑不达眼底!宋糖糖悄悄给红豆递了个眼神,随即跟着笛妃去换衣服。

    连晓笛把宋糖糖带回了她的笛音宫。

    满园花香,沁人心脾,看来这笛妃也是爱花之人。

    只是普通人难以发现,这里的花品种特别,香气浓度也各异,混杂在一起,却已不仅仅是花的香气,更重要的是它们的功效!

    这千乘国没多少人知道利用特殊花香相互作用可以达到不同的药效,这笛妃到底是什么人?

    进了内室,换了一套新的对襟襦裙礼服,可是怎么看都不美,因为宋糖糖的肤色实在太难看了。宋糖糖只好假装自卑,才求得换一套宫女穿的交领襦裙,把锁骨遮住。

    “听说早上糖糖是坐翼王的轿子进宫的,看来糖糖跟翼王果真相处甚好。”笛妃让人给宋糖糖倒了一杯热茶,面带笑容婉婉道。

    “回笛妃娘娘,翼王说他就喜欢我这样的。”宋糖糖突然有了八卦的心思,这笛妃为什么会无端提起那只妖孽?

    “他亲口说的吗?”这话说得急,笛妃可能也意识到她太急,随即改口:“哦,本宫也只是随便问问,翼王向来寡言,没想到会和糖糖如此情投意合。”

    “是王爷亲口说的,他说他不喜欢美女,就喜欢像我这样的丑女,越丑越好。说是没其他男人跟他抢,我也会对他死心塌地,反正关了灯都一样。”

    看到愣怔的笛妃,宋糖糖心里偷着乐,忽悠人也是人生一大乐趣啊!

    或许是女人的第六感太强烈了,怎么看都觉得这笛妃并非善辈。题外话:

    大宝贝戴着一副墨镜,一身算命服,在顺安街摆了算命摊,另一个小宝在吆喝:嘿,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喂,收藏算你人生富贵,推荐算你长命百岁,留言算你身材魔鬼了喂……

    牧璃兄找糖伊然算账:你这样黑他们形象?你找shi?

    糖伊然:咳……

    (看文的亲冒冒泡呗,我会继续屁颠屁颠滴去码字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