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章 心底突涌的恨意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声落,万籁俱寂。.

    噗!

    宋糖糖想吐血,想消失,想时间重回到今天早上,她可以装病不来!

    这么多的注目礼让她情何以堪啊?

    微微低头,宋糖糖脸朝千乘牧璃,聚集光芒的眼神无声地抗议着:大凶她胸大无脑就算了,怎么你也这么不顾场合?这是宫宴,虽然话说是你gou引我,可是我的清白也没了,你赔我呀?

    千乘牧璃完全不顾众人瞠目结舌,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宋糖糖晶亮的双眸,似乎在说:你已经亲了本王,你要对本王负责。

    咚的一声响,宋糖糖倒头趴在矮桌子上,装死……

    妖孽无道理可讲,嗯,她只能表现得什么都不知道。

    抿嘴似笑,千乘牧璃看着宋糖糖青丝上的浅橙色束发带碰到了桌上的汤羹,一边用手把它挑顺了下来,一边说道:“本王和糖糖小打小闹,各位无须介怀,请继续品尝美食、对酒畅谈。”

    虽然注目礼少了,但是在这古老保守的古代,众人怎么可能就此放弃讨论她的机会。

    这次和翼王的婚约与云王的不同,因为宋糖糖已经发现,之前大家会因为她而嘲笑云王,可是对象换成了妖孽,被嘲笑的就变成她了!

    “说本王gou引你,总比反过来说好。”千乘牧璃又破例了,但他这解释宋糖糖并不接受。

    最近带“勾”这词出现得有点频繁,各种别扭。宋糖糖转过脸,幽怨的眼神睨向他:“你可以说是其他女人的。”

    “有些话本王只说一次,其他女人近不了本王的身!”

    听着他微冷的语气道完这句话,看着他起身离开了,难道他生气?他说其他女人近不了他的身,宋糖糖突然沉默了。

    而远离宋糖糖的某个第一排的位置上,那人藏在殷红色大袖里的粉拳节骨泛白,指甲嵌入了自己的手心,而丝毫不知疼。

    疼的是她脆弱的玻璃心,还有心底突涌的恨意……

    而经过唇印事件之后,纳兰滕珂不再像之前那样想接近宋糖糖了,他没想到宋糖糖和千乘牧璃的关系已经如此亲密,而且她是相府嫡女,未来的翼王妃,更加不可能做他的歌姬。

    宋糖糖也好,郝姑娘也罢,他也只能释怀了,只是她的声音总提醒着他想起那红衣女子,不知那红衣女子是否已嫁作人妇?

    突然心尖硬生生冒出了从未有过的担忧,他想他必须尽快找到她。

    “娘,那次品真的变了,而且她竟然和翼王勾搭上了。”宋诗雅低声地跟从雪说道,杏眼瞅了瞅宋糖糖所在的角落。

    “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先随我去见见你皇后姨娘,之后还要给梅妃娘娘问安呢。”从雪话毕便领着宋诗雅往皇后那边走去,这个场合,她知道有些话不宜在此谈论。

    周遭又开始了觥筹交错,氛围随即热烘起来。只是目前宋糖糖这个样子,也没有人过来跟她把酒言欢,她在这角落倒是乐得清静。

    “哎呀,奴婢该死!”宋糖糖恍惚间,突然左臂一片凉意,整个衣袖都湿了。题外话:

    看文的小伙伴可以粗来吗?点点收藏和推荐,溜溜评论呗再不出来,臣妾惶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