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 淡淡的粉色唇印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这宋家千金未出阁,就到王府去住,似乎不合礼数。.”轻缓而文雅的声音来自南夏国太子纳兰滕珂。

    此时褐色的瞳眸和狭长的深眸,各自发出的锋芒穿过几排黑黑的脑袋,在空气中碰撞,激流暗涌。

    “许多有婚约在身的皇室,女子婚前已经进府或者进宫,这又有何不可?”千乘牧璃这一反问,合情合理!

    的确,皇上要娶的女子也是早早进宫住,而皇家子弟要娶的千金也很多是先进府再拜堂。

    此时皇帝已经让宋糖糖坐下,“孤僻”没有发言权的宋糖糖正在做着一件大事!选一个众人看不见的角度,掐他大腿,使劲掐……这肌肉怎么这么硬,石头做的啊!

    “纳兰太子所说极是,只是翼王和宋糖糖的确有婚约,而且在不久将来就会成婚,这让两人多相处,非但不是坏事,还是美事一桩。”

    皇帝解释一通之后,停顿了一下,“宋糖糖听旨,朕命你即日起到翼王府小住,与翼王多多交流培养乐观的性格。”

    即日起?

    要不要这么着急?宋糖糖忍不住偷偷翻白眼。

    翼王冷漠寡言,与他交流就可以培养乐观的性格,皇上,你讲笑话吗?宋糖糖扶额接了圣旨,好心塞的感觉,既然无法改变,那就当是换个环境住住呗。

    宋糖糖掐了一会儿就没继续了,因为千乘牧璃坐如钟,似乎被掐的人不是他一样,免得自讨没趣。

    原本想拿大凶嘲笑一下他,没想到被他反将一局,竟然求得圣旨让她去翼王府住。

    这会儿宋糖糖算是真的认识到皇上他没下限,就算她今晚得了才艺秀的第一名,皇上也不可能退了他们的婚约。

    策略必须改呀!

    千乘牧璃其实不介意宋糖糖继续掐他,那种力道于他而言只是挠痒痒,她的手很小巧,他,很喜欢。

    余光看到宋糖糖托着小腮,耷拉着脑袋,黑亮柔顺的青丝倾泻到前面,千乘牧璃唯一的想法就是,和她呆在一起,就算不说话也很美好!

    宴会到了中场,皇帝允许众人离开座席自行闲聊敬酒,联络交情。

    作为宴会主客的纳兰滕珂和北冰国五皇子姬朔尧自然是众人敬酒的对象,所以纳兰滕珂原本想过来和宋糖糖说话也没有机会了,抽不出身。

    纳兰滕珂自然是聪明的,从翼王身上和宋糖糖身上,他敢肯定这宋糖糖就是酒吧的那位郝姑娘,难怪他派人去找郝姑娘硬是找不到,原来如此。

    其实给纳兰滕珂敬酒的也有翼王的人,千乘牧璃是要把敌对的火苗掐灭在开端!

    “牧璃哥哥。”

    听到这声音,宋糖糖抬头便看到欧阳欣蕊一脸忧伤地盯着千乘牧璃的右边脸颊,而千乘牧璃没回应她,好像没听见她说话一样。

    “牧璃哥哥,你脸上淡淡的那个红印是唇印吗?”欧阳欣蕊小声谨慎地问道,此时已有几个人看向他们这边。

    呃,唇印?

    宋糖糖一个激灵,随即双手把千乘牧璃的脸掰过来看,因为她是坐在千乘牧璃左边。

    双眸越瞪越大,天啊,仔细看,他右边脸颊那真的有个淡淡的粉色唇印!这只妖孽怎么不擦干净?他不是有洁癖吗?

    宋糖糖的反应让欧阳欣蕊很妒忌很生气:“宋糖糖,你竟然gou引翼王,不要脸!”

    “是本王gou引她。”题外话:

    千乘牧璃跟糖伊然商量一件大事。牧璃兄:让她再亲本王一下,本王帮你求收藏。糖伊然:这……

    牧璃兄:或者让她抱抱本王,本王帮你求推荐!糖伊然:这……会不会太快了点!(亲萌觉得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