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 翼王抬爱不嫌弃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这皇后,想给她治罪要不要这么着急?

    宋糖糖低着头先给皇帝和皇后行跪拜之礼,尔后向左右两边福了福身,说道:“大家好,臣女正是宋糖糖。”

    此话一出,一阵唏嘘。

    众人愕然这样的开场,而让他们更惊愕的是站着的真的是宋糖糖?昔日的第一名媛?这根本就是一丑村姑,而且这听了让人心情舒畅的声音配这样一张脸实在是可惜之极!

    “大家好?哈哈,这三个字有意思,有意思。”皇帝心情尤佳,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惊愕和嫌弃宋糖糖的容貌。

    宋糖糖一脸“庆幸”地说道:“臣女谢过皇上,谢过皇后娘娘,臣女自问未见过皇后娘娘的尊贵容颜,但皇后娘娘竟然可以先认出臣女,臣女深感荣幸!”

    这话听在有心人耳里,倒是显得皇后事先调查过宋糖糖,现在故意找茬来着。

    “至于此身衣裳,都怪臣女太粗鲁,出发前从雪母亲送来的礼服款式新颖,臣女未曾见过,衣服前面的那块锦布遮腰太高,遮脖子又太低,实在领略不到领子在哪里。这弄来弄去,一个不小心衣服就被扯裂了。当时要重新找一套合身的礼服已经来不及。还请皇上皇后娘娘恕罪才是。”

    有人听出了宋糖糖形容的礼服其实就是低胸装,掩嘴偷笑。

    而且三两句话里绝无废话,既喊了母亲,但又带了从雪的全名,这是既有礼又无礼,与她的心情再合适不过。提到了从雪作为相府夫人,竟然出发前才给嫡女送衣服,不仅是不合身的低胸装,还随便拉扯就会破裂,这不得不让堂上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宋糖糖心里乐欢着,皇后是谁,从雪的堂姐从湘曼,蛇鼠一窝,这一来就找她麻烦,她可不会忍气吞声,而接下来就是会会梅妃。

    “而梅妃娘娘说的千乘国第一名媛的说法,臣女当之有愧!三年前臣女不幸得了魔怔,容貌降次,性格忧郁孤僻,自上次云王光临相府,糖糖自知配不上云王,也因各种流言蜚语更是羞于见人。但承蒙皇恩浩荡,翼王抬爱不嫌弃,终又给了糖糖一纸婚约。”

    众人惊觉,原来是云王以貌取人嫌弃她,而翼王则是怜惜她。

    “还有一事臣女必须说明,梅妃娘娘,今非昔比,糖糖只是普通女子,真正的第一名媛是你未来儿媳妇宋诗雅,也就是臣女的姐姐,她容貌绝佳,才情横溢,定不会丢了名媛的脸,更不会丢了云王的脸,梅妃娘娘大可放心。”

    宋糖糖把“大可放心”四个字念得特么慢,一字一锤地让她的话蒙上了讽刺的色彩。

    人都有同情弱者的心里,而且当时退婚和赐婚的圣旨并没有说明具体的原因,所以堂上的许多人听了宋糖糖这话,都认定了是云王和梅妃嫌弃宋糖糖貌丑,进而求得了重新赐婚。这宋糖糖没有过错却如此嫌弃实在太不应该。

    “你这话说来是埋怨相府夫人又指责梅妃?”皇后终究沉不住气,可惜了这是款待异国皇子的宴会,这般直接地批评宋糖糖也算是有失国仪。

    “既然解释清楚便好,今日是个好日子,望大家开怀畅饮。”

    皇帝做了回和事佬,宋糖糖的话他当然听得出来,不愧曾经是第一名媛,话中有话,寥寥几句解释的言论反击得异常漂亮!

    而且皇帝也是考虑到宋糖糖既然已经指婚给翼王,他总得顾及翼王的面子,不宜让人继续针对宋糖糖。

    不出意外,原本想继续辩驳的皇后和无话语权的从雪只能忍着怒气,而皇帝的话也提醒她们不宜多说。

    当然云王的脸也黑了,但鉴于异国太子和皇帝在此也不便解释,毕竟宋糖糖说的都是真的,真辩解起来更显得他不识大度。

    而绿了脸的梅妃,没想到原本想让宋糖糖出丑却被她反咬一口,这名声还是受损了,一口怒气压在心底!

    堂上也有不少人惊讶于变成次品的宋糖糖原来还有着美妙的嗓音和聪明的才气,而她的声音,更是惊讶了三个人。题外话:

    璃:要不要本王帮你打怪兽?

    糖:这小喽啰姐姐我一人足矣!

    璃:嗯,去吧,不要丢本王的脸!

    糖糖一个枕头飞到璃璃的脸上……

    (为什么会有枕头?这个嘛,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