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真是难为你了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此人正是不知到哪去串门回来的千乘牧璃,而且一脚踏进福喜宫就说了这两个字。

    堂上的众人都莫名其妙,不免好奇怎么翼王一进来就说介意,介意什么。

    千乘牧璃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转身往宋糖糖这角落的方向而来。

    一身偏深紫的菖蒲色镶金边锦袍礼服,那流畅的衣下摆,随着他高大身躯的行走而自然摆动,那个带风的帅气,着实让人移不开眼!

    宋糖糖想,之前在轿里只顾着看他脸,都忽略了他这身衣服原来这么带俊!

    这角落的位置隐蔽得很,而且前面还有三排人挡着,对于他的轻易找到还是让她内心有了小小的满足。

    “纳兰太子为千乘国贵客,怎好让你坐后座?太子请上座!”千乘牧璃嘴上说着客气的话,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此时众人都看向这边了,因为最后一排通常都是地位最低的人的位置,他们刚刚并没有留意到这个纳兰太子竟然坐在最后面。首先走过来的千乘牧云更是羞愧难当,连忙请他去第一排就座。

    因为千乘牧璃站在旁边,宋糖糖发现堂上许多名媛千金看千乘牧璃的眼神都蒙上了桃心,桃心亮得那个刺眼!而看她的眼神则带箭,如若是真箭,那她已经万箭穿心!

    当然,她前面的那两只“孔雀”也直勾勾地看着千乘牧璃,结果他一个冷眼飞刀,吓得她们哆哆嗦嗦!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到!”随这声响众人起身行礼,礼毕正式入座。

    堂上皇族人还是挺多的,到场的除了皇上和皇后,异国的皇子和使节,还有梅妃、笛妃,外加其他皇子和两个公主,但是太后没来,据说身体抱恙,等晚上的荷花宴才出席。

    “你的位置在前面。”宋糖糖轻声对突然坐到她旁边的千乘牧璃说道,因为她也望到了第一排千乘牧璃的牌子。

    “陪你。”

    “与我这个村姑同坐,真是难为你了。”宋糖糖的自嘲完全没有任何失落感,似乎还有些许无所谓。她说完眼睑轻低垂,在想着他刚刚说的两个字:陪你。

    丝竹声起,宫宴正式开始,佳肴陆续上桌。

    皇帝先是一通什么欢迎异国皇子,建立友好邦交之类的冠冕堂皇的话,然后就开始舞姬表演,众人举杯欢畅。

    而宋糖糖还以为对于戒律等级森严的千乘国来说,皇帝会让千乘牧璃回前排去,结果也没有,这么说来皇帝真的很随他意。

    飘香入鼻,看着桌上的羊皮花丝,八仙盘,白龙曜,光明虾炙,仙人脔等,怎一个丰盛了得,但这环境还真不适合大吃大喝。

    毕竟这宫宴更多的像一场等级的社交盛宴,有钱人招待有钱人,类似现代宴会一样。

    “宋丞相,听说宋糖糖也来了,怎么不见她人?”

    突然被点名,宋糖糖看向说话的人,原来是皇后啊,发插镶嵌红宝石的金银珠翠錾花步摇,大红色的广袖大袖衫配齐胸裙礼服,尊贵而艳丽,端庄而贤淑的样子。

    此时众人都看向宋正滔,宋糖糖感觉到他爹爹的为难和保护:“回皇后娘娘的话,小女糖糖的确来了,只是小女大病初愈羞于见人,故坐得偏远些。若皇后要见她,待宫宴结束老臣亲自领其给皇后娘娘问安。”

    她一个朝臣之女有什么值得皇后挂心的,竟然在这接待异国皇子的宴会中提她,宋糖糖想或许事情没那么简单。

    “原来是害羞啊,可是宋糖糖乃千乘国的第一名媛,理应落落大方才是,千万不能落了咱们国家名媛的脸面才好。”

    视线转向了煽风点火的梅芷兰,这梅妃敢情是替云王报仇来着?现在谁不知道第一名媛是宋诗雅。

    这两个人明摆着要让她当众露出丑样,既然要出丑,她又怎么能不成全她们呢?

    此时舞姬已退场,宋糖糖起身走到宴席中间。

    “大胆宋糖糖,此等重要宴会竟敢穿着随便,你把千乘王朝的颜面置于何地?把接待异国皇子的诚意置于何地?”题外话:

    打滚求收藏,一吼求推荐啦,挨个摸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