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难道他心里真的没有我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闻香识人自心知,只要不刻意改变,每个人身上的味道都是独一无二的。

    当宋糖糖口中的浮出水面,结果就是,轿子外的人再次看到翼王的大轿子无规则地摇晃起来。

    这可苦了四个抬轿子的侍卫,冷汗滴滴地冒出来,烈风和历雨不得不出手帮忙稳住轿子。

    “别闹。”千乘牧璃大掌接住宋糖糖挥过来的小拳头,这下宋糖糖炸毛了,手不能动,开始用脚踢。

    千乘牧璃只能守不能攻,但两人还在轿子里,这空间太小,最后他干脆抓住宋糖糖的两只手反手交叉在她胸前,把她抱在怀里。

    “放开我!”两人姿势没变,任宋糖糖左右挣扎。

    “轿子停了,我要出去!”

    此时轿子刚好没有再晃动,安安静静的停在了福喜宫的门口。宋糖糖见千乘牧璃仍紧紧地抱着她,只能利用目的地到了这样的借口提醒他放手。

    “不放!”缓慢的声调里,有着千乘牧璃心情不错的痕迹。

    宋糖糖最终停止了挣扎,因为挣扎徒劳无功,看着抓着自己的大手,掌心暖暖的,心里说不出的怪异,似乎心脏有点不受控制地打着鼓。

    “下次亲本王,别再涂唇脂。”

    “就涂,咋滴?”一顶嘴,又有点后悔了,这话听着怎么好像她还想亲他一样?

    “你不是喜欢丑女吗,我现在这模样你应该很喜欢才对啊。”宋糖糖被千乘牧璃抱着,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很自然地说了这句话。

    千乘牧璃没有出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糖糖觉得要撬开他嘴里的秘密还真不容易,不喜欢她涂唇脂,要是亲他嘴,他会有什么反应?呃,她又犯病了,胡思乱想的病!

    宋糖糖不知轿外事,但是千乘牧璃已经发现有一群宫女往他这边走来,狭长的黑眸立即蒙上了怒意。

    “欢迎翼王,请翼王下轿。”这是那群宫女发出的令人厌恶的机械声,而听在千乘牧璃耳里,就是死人的声音。

    此时宋糖糖也知道外面站着一群人,感觉到千乘牧璃的手没那么用力,她掰开大手,赶紧出了轿子。

    一抬头便看到两排宫女约莫二十人,整整齐齐地站在一边。心想,原来王爷下轿还需要人请?这架子……

    她脸上的臊红还未褪去,但没理会周遭其他官员和家眷异样的眼光,劲直走进了福喜宫。

    “秘密处理,一个不留!”收到这句传音入密,烈风和历雨毫不意外,只能怪这群宫女跟错了主人,竟然敢干涉翼王的事。

    约莫一刻钟之前,这群宫女的主人正发着脾气,摔了一屋子的东西,在那里喃喃自语:“他竟然让其他女人上他的轿子?他竟然主动让其他女人靠近他?他怎么可以?难道他心里真的没有我?不会的,不会的……”

    自从翼王一进宫,眼皮底下的行为都落入了她安插的眼线里,她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道了宋糖糖坐进了翼王的轿子,还是翼王主动要求的。

    这不,立刻赶来福喜宫,反正她也是要参加宫宴的,干脆早点过来顺便看看这事情是不是真的。

    远远看到他们久久呆在轿子里不出来,内心的妒忌之火越烧越旺,但她不便直接露面,只能命令一群宫女过来请人下轿。

    而当她看到宋糖糖那丑陋的容颜时,她更加难以置信千乘国洁癖症第一的翼王会让她进轿子。这个宋糖糖到底凭什么?

    此时历雨掀开澄黄的轿帘,出了轿子的千乘牧璃,恢复了他一贯的高傲冷漠。题外话:

    宋糖糖(看妖孽):你什么时候跟我表白?

    千乘妖孽(疑惑):不是你跟我表白吗?

    两人同时盯着糖伊然亲。

    糖伊然(心内个慌):这……俺也不知。请各萌宝萌给俺动力(收收藏,推推荐),争取早日预见你们修成正果,嗯,就这样,谢谢各亲萌挨个摸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