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 上了狼轿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湛蓝的天空,翻滚着飞翔的云朵,富贵金黄的琉璃瓦,让广阔的皇宫显得更加英伟而庄严。

    宋糖糖虽然没正式进过宫,不过对于她这个幻幻宫的宫主来说,早就摸透了皇宫的地图,也踏过不少的地方。

    但是现在也不能表现出来,所以她带着红豆,跟在大队伍里面,往午宴举行的福喜宫去。

    而后面进来的千乘牧璃则坐上了早已安排好的金黄色大轿子,抬轿子的固然比宋糖糖走得快。但他的大轿子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故意在宋糖糖的面前停了下来。

    “宋糖糖,进来。”磁性的声音从澄黄的轿帘里传出来,不急不躁。

    “牧璃哥哥!”欧阳欣蕊一边呼喊一边往这边小跑过来。

    哎,宋糖糖好想捂耳朵,欧阳欣蕊这嗓门跟红豆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宋糖糖再次受到了不少的注目礼,都是这只千乘妖孽的错,好好的干嘛挡她的道。

    趁欧阳欣蕊还没赶上来,宋糖糖只能低声说道:“王爷,这……不合适。”

    “两个选择,一是你坐轿子,本王走路,二是你和本王一起坐轿子。”千乘牧璃这时语气已有些许冷硬,为宋糖糖的不听话。

    “要是我两个都不选呢?”让他堂堂王爷走路,她宋糖糖的命还是要的。

    “你要本王亲自动手?”

    这人……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宋糖糖无奈扶额,一把掀开轿帘,身子一下子窜了进去。

    此时传来欧阳欣蕊更加尖锐的声音:“宋糖糖,你不要脸!”

    未看千乘牧璃,宋糖糖随即掀开轿里的小窗帘,对着已经到了轿子旁边的欧阳欣蕊不停做鬼脸,气死她!

    把小窗帘放下,想到刚刚欧阳欣蕊那吃了苍蝇的脸色,宋糖糖的心情已经由阴转晴:“咯咯……”好听的笑声轻轻的,挠人心弦。

    “开心?”

    他疑问的语气说着肯定的话,宋糖糖这才转头看向旁边的这尊大佛,对上他深潭般的长眸,似乎也在映着她的脸。

    都说这翼王冷漠孤傲,可是几次接触下来,她怎么隐隐觉得其实他挺温柔的?

    难道他为了解除克妻的命运,对她使用怀柔政策?可是老头子说过,他明明知道他不是克妻的。

    此时轿子刚好往千乘牧璃那边转弯下斜坡,宋糖糖感到轿子往他那边倾斜,人也往他那边滑去,所以她用力往外边缘靠,避免离千乘牧璃太近。

    但是她这样用力一靠,外面抬轿子的侍卫反而不好抬,结果他们一个更加用力抬高,呃,宋糖糖整个上身往千乘牧璃扑去。

    还好!有惊无险!

    没有趴到他身上,她两个手刚好抓住了轿子的窗帘,万幸!万幸!

    可是,她怎么感觉怪怪的,而且还被轻揉了一下,“啊--!”

    叫声响彻云霄!

    轿子外的人全体有了一瞬的惊愕。

    而轿里面,宋糖糖整个上身横趴在千乘牧璃大腿上,只是他的两只手刚好接住宋糖糖的--胸!

    要疯了!

    宋糖糖一把推开千乘牧璃,结果太大力,自己撞到了轿子上,外面抬轿的侍卫本来已经被尖叫声吓了一跳,这下轿子又大晃了一下,他们的小心脏啊!

    又羞又恼,宋糖糖原本青黄色的脸,现在是红到了耳根,咬了咬下唇,想着这只妖孽刚刚摸了,不,应该是整个手掌包住了她的馒头,而且还是一只手一个!

    甚至,还揉了一下!

    “你!”宋糖糖还是忍不住对千乘牧璃伸出食指,然后握拳。

    这是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那么小,也没什么。”千乘牧璃突然云淡风轻一句话,完全忽视掉宋糖糖想杀人的目光。

    其实他想说不小,只是怕这样说宋糖糖会更加生气。事实证明,不管他说大还是小,宋糖糖都会生气,还是沉默好了。

    “停--不停我杀了你们!”宋糖糖对着外面抬轿的侍卫咬牙切齿,而双手也不停地拍打着轿子,她觉得她根本就是上了狼轿。题外话:

    宋糖糖独自在唱歌:需要你,我是一只鱼……需要你……快要活不下去……

    千乘牧璃:本王在这。

    宋糖糖:我需要的是你……动力!快把收藏点起来,甩窝推荐票吧亲耐滴萌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