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驾破马车的准王妃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宋正滔一大清早就先进宫了,宋糖糖不想坐从雪安排的马车,便和红豆随便租了辆马车在从雪母女出发前先去了皇宫。

    今天宋糖糖的装扮与平时无异,依然是奇怪的妆容,浅橙色的齐腰交领襦裙,一路上还算顺利,而且也有收获。

    “来者何人?”

    到达皇宫城门时,守卫统领裘豪放拦住了宋糖糖的马车。毕竟,这纯木质的马车,旧的有点发黑,还有点霉味,驾车的还是个丫头,裘统领怀疑这丫头是不是迷路了。

    宋糖糖坐在车夫的位置上,用还拿着皮鞭的手向裘豪放作了个揖:“在下准翼王妃宋糖糖是也。”

    裘豪放差点站不稳,定了定神,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听错:“准翼王妃?宋二小姐?”

    宋糖糖正想回答是,但是有一个声音比她更快:“哟,这么快就以准王妃自称,还真是不要脸!”

    粉色的对襟衣,桃红色的抹胸领,一眼望过去,完全被中间的沟给吸引住了。

    这领也太……太“高”了吧?宋糖糖抬起头,黑眸微敛,光芒直击欧阳欣蕊那快要蹦出来的“凶器”。

    原本欧阳欣蕊是坐在马车里的,刚好听到宋糖糖三个字,便迫不及待地下了马车。

    她曾经也很羡慕很嫉妒宋糖糖,毕竟三年以前的宋糖糖不仅貌美气质佳,而且声若天籁,多少皇族公子迷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这时隔三年未见,她特别想看变成次品的宋糖糖怎么个落败法。

    嘴角斜斜弯起,一脸鄙夷,欧阳欣蕊对着宋糖糖左盯盯右瞧瞧,像在看一堆烂稻草一样。出口的声音直接刺激耳膜:“三年不见,我还差点就认不出你了,看你这鬼样只会吓到牧璃哥哥!”

    牧璃哥哥?呃,这称呼让宋糖糖起了鸡皮疙瘩,原来这欧阳欣蕊心属千乘牧璃。

    此时已经很多朝中重臣及家眷也陆陆续续的到达宫门口,不少人回过头看向宋糖糖和欧阳欣蕊。有些人对宋糖糖感到唏嘘不已,摇摇头便不再停留。

    “红豆,下车。裘统领,我和婢女可以进去了吧?”宋糖糖喊完红豆便转身问裘豪放,暂时没理会欧阳欣蕊。

    求豪放愣了一下,说:“可、可以。”他感觉他是醉了,准王妃驾着马车载着丫鬟进宫?

    宋糖糖没有立即往宫门去,而是走向欧阳欣蕊:“我就是专门来吓你的牧璃哥哥的,最好吓死他!”

    宋糖糖靠近欧阳欣蕊的时候,特意做了个凶残的鬼脸,说完一个漂亮的转身往宫门走去,那神情要多骄傲就有多骄傲。

    欧阳欣蕊气得原地跺脚,伸出手指着宋糖糖的背影,大喊:“宋糖糖,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别以为自己就是翼王妃,等牧璃哥哥的克妻解了,你就等着被雪藏!”

    “胸大无脑!”说一下她又信,在宋糖糖看来,这个宫宴估计会很热闹。而且欧阳欣蕊这么一闹,估计很快她就会被贴上标签“驾破马车的准王妃”。

    这个她倒没什么好在意的,重要的是不枉她亲自驾马车走一趟,知道了之前糖果苑后门的厮杀不是巧合,真的有人想要对付她,也有人在暗中保护她。所以今天才这么顺利来到皇宫。

    路上那一帮出手对付她的是谁?而暗中帮助她的又是谁?

    “主子,刚刚为什么不让裘豪放直接放行,这样二小姐就不用受欧阳欣蕊的气。”历雨做不到像烈风那样无动于衷,对着千乘牧璃说了一句话。

    其实千乘牧璃的马车是在欧阳欣蕊的后面,所以他也是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千乘牧璃知道,不管宋糖糖做什么,她都是故意的,她怎么可能会受气,不被她气到就不错。

    线条优美的薄唇微微抿着,他很想知道,这个宫宴,她到底会做什么。题外话:

    欧阳欣蕊(终于轮到俺出场啦):大家别排挤俺,俺不是坏银!虽目前推荐不多,但仍非常感谢投出推荐票的亲萌,过了个国庆,存稿量少了,希望看文的亲能够继续支持糖糖努力码字存稿,支持请收藏,鼓励请推荐,也希望多多留言。

    说完了,糖亲妈会给俺一个好对象吗?

    糖伊然:这……得看情况……嗯,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