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等你嫁到翼王府的那一天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你以为躲过了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

    宋糖糖第一次发出流星针的时候,虽然是双手齐出,但她事实上只发了一手,而且一手就有十根。以这个数量和双手的动作变换来迷惑千乘牧璃。所以在千乘牧璃准备避开十根流星针时,宋糖糖接着发出另外十根流星针。

    任千乘牧璃武功再高,在他不会真的对付宋糖糖的前提下,这后面飞来的针还真有两根扎进了手臂里。

    “宋糖糖!”千乘牧璃微急的话语脱口而出。

    原本还有些得意总算打中了千乘牧璃,但在他说出“宋糖糖”三个字的时候,她突然懵了。

    “你、你说什么?”

    这只妖孽怎么知道她是宋糖糖?他不是只见过桑幻幻吗?

    刚才千乘牧璃是生气了才脱口而出,她给他发流星针就算了,竟然发的是毒针。千乘牧璃感觉整个手臂都麻掉了,而且动弹不得。

    是不是对她太放任了,他又没伤害她,有必要这么深仇大恨吗?

    千乘牧璃微怒:“给本王解毒,若你不想守寡的话!”

    “谁要嫁给你?”这次轮到宋糖糖脱口而出,而千乘牧璃却笑了,笑得一脸戏谑。

    看着他那抿着的薄唇微微扬起,而狭长的黑眸里带着点点邪气,宋糖糖知道她上当了!快给她一道雷吧,她竟然亲口承认了身份……

    守寡?她发的毒针根本不至于要他的命,宋糖糖无语问苍天,对着这只妖孽,她的智力怎么就下降了呢?

    “本王拉你出来,只是想确认你手腕是不是真的有伤疤。”虽然他知道宋糖糖跟纳兰滕珂说的都是鬼话,但还是忍不住想知道。而且他突然很佩服自己,他竟然会解释。

    此时宋糖糖哪有理智可言,她的身份被千乘牧璃识穿,感觉事情已经开始超出她的掌控范围了。

    “我要把你扎成刺猬,看我七彩流星针!”

    宋糖糖一个极速转身,两手衣袂一抚,七根颜色各异的流星针整齐射向千乘牧璃。

    “诡计多端!”千乘牧璃不以为然地说道,探究的目光看着他手中刚刚夹住的形状怪异的武器,针体比普通绣花针略粗,而且针尖的另一头带着一个小圆球。其实看上去像微型的棒棒糖。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根七彩流星针都被千乘牧璃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接住了!

    宋糖糖心里没底,想着还是先把七彩流星针要回来,毕竟这是她最近在研究改进的武器,只做了这七根,刚刚想拿千乘牧璃做实验,没想到全被他接住了。这只妖孽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流星针还给我。”宋糖糖说着伸手就要去抢。

    千乘牧璃嘴角一扬,拿针的手高高举起,千乘牧璃长得特别高,目测介于一米八六至一米八八之间,任宋糖糖踮脚加伸手也够不着。

    “等你嫁到翼王府的那一天,本王就还给你。”

    宋糖糖放弃抢夺,气得粉腮微鼓:“你可恶,你说嫁就嫁呀,我偏不,而且这七根针我一定要得回来。”

    “嗯,很好,本王差点忘了,你还是个盗神,桑桑,本王在府上……等你!”千乘牧璃的微笑,笑得不可一世,笑得势在必得。可是看在宋糖糖的心里,就是欠扁的样子!

    千乘牧璃就这样带着七彩流星针飞走了,独留宋糖糖无限愤恨中。桑桑?这么说那只妖孽除了知道她是宋糖糖,还知道她是桑幻幻。

    晕了晕了,事情怎么会这样,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宋糖糖没有走密道,而是选择走路回糖果苑。她想头脑清醒一下,慢慢走着,任凭凉凉夏风吹起她黑亮的青丝。

    而宋糖糖不知,千乘牧璃是留了历雨暗中保护她回去的,毕竟千乘牧璃此时手臂中了流星针的毒,不能奢望宋糖糖会给他解药,只能赶回去找白仁朴医治。

    也是今晚历雨才知道,这个妆容奇怪的郝姑娘就是宋糖糖,就是桑幻幻,这么大大的消息他回去之后一定要告诉其他三个家伙,让他们不用再猜测主子是紧张糖果苑多一点还是幻幻宫多一点。

    以后他们夜血盟就要和幻幻宫一家亲了!题外话:

    喜欢文文的亲点点收藏和推荐哈,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