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自卑到会自杀死去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她跟他很熟吗?又不是她什么人,宋糖糖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这人……难道已经发现她是桑幻幻?

    纳兰滕珂见宋糖糖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千乘牧璃,疑惑的话随口而出:“郝姑娘,你和翼王认识?”

    “当然!”不认识。后面的意思只能烂在肚子里了。就怕她说一句不认识,这纳兰太子对千乘牧璃的多管闲事恐怕不会轻易放过。

    如果因为自己,而让千乘牧璃被纳兰太子盯上,那她就真是罪过,她可不想当祸水。

    千乘牧璃没想到宋糖糖竟然会承认他们认识,心情大好,俊颜上的五官线条似乎也没绷得那么紧了,走近宋糖糖之前坐的那张椅子,衣摆一甩,坐了下来。

    这人……宋糖糖心里腹诽:我才是酒吧的老板好吗?

    暂且不理他了,先把纳兰滕珂这尊大佛请走再说。

    “纳兰太子,草民一介布衣,承蒙太子抬爱,只是草民向来懒散,而且心里承受能力特别脆弱。”

    宋糖糖本来想,是不是要摆出我见犹怜的姿态博取同情,好让这个太子放了自己。但一想到她现在这副“尊容”下的那个姿态,恶心到其他人就算了,要是恶心到自己就不好了。

    “郝姑娘所说的话,和做本太子的专属歌姬并不冲突。”

    纳兰滕珂是南夏国太子,本来要一个普通人进府,根本无需询问,直接命令就是了,还是看在她的声音和梦中的声音如此相像,所以还是客气邀请。

    “纳兰太子,草民老实跟你说吧,草民自小面容丑陋,特别自卑,所以也见不得别人的美丽容颜。要是见到美丽的女人,心中就会更加自卑得无法自拔,自卑到会自杀死去的那种!”

    未等纳兰滕珂反应过来,宋糖糖接着伸出右手:“太子你看,草民这手腕的疤痕就是草民曾经在知县府邸做歌姬时留下的,草民看到府上的每个丫鬟都比草民漂亮,不出三天已经自卑入膏肓,大夫说这是草民的心魔,无药可治!”

    宋糖糖越说越激动,这么一通话下来,加上手腕那看不出破绽的刀割疤痕,纳兰滕珂算是懂她的意思了。让她进太子府做歌姬就会使她自卑而自杀死去!毕竟太子府的丫鬟肯定比知县府的要漂亮。

    纳兰滕珂眉宇间,有震惊,有遗憾,但更多的是怀疑。而此时,前厅正门传来脚步声。

    “没本太子命令,谁让你进来?”见来者是自己的侍卫首领,纳兰滕珂不满地斥道。

    “太子请恕罪,实在情非得已不得不报,云王得知太子已经到了京城,特意带了人马过来迎接,估计还有半柱香时间就会到达这里。”

    原来纳兰滕珂一行人马之前通知千乘国皇室是要明天才到达京城的,他不想一来就住进皇宫,至少有多一个晚上的自由也好。

    今天傍晚他们已经包下了客栈,见有闲暇出来走走,当闻熟悉美妙的歌声,以为找到那个她。一场遗憾,而这下云王已经前来接应,更是不得不走了。

    千乘牧云总算做了件好事,宋糖糖就是这么想的,她绝对想不到这是千乘牧璃发了传音入密给历雨,让他把消息放给了千乘牧云。

    这纳兰滕珂又是认人,又是请做歌姬,千乘牧璃已经忍他很久了,他就是要纳兰滕珂快点离开,少在宋糖糖面前晃来晃去。

    纳兰滕珂看了宋糖糖一眼,意味不明,转身说了一句“走!”,便带着侍卫往门外去。

    轻呼出一口气,宋糖糖看着一尊大佛终于走了,现在轮到另一尊。她转过身,看向千乘牧璃,璀璨的目光里,有着和目光不匹配的东西。题外话:

    普天同庆,亲萌国庆快乐哈!看文的亲记得收藏和推荐,谢大家,么么大家!国庆期间文文依旧每天一更,已经存稿箱自动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