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做本太子的专属歌姬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宋糖糖一个头两个大,看了看左边的妖孽,又看了看右边的太子。

    干脆顺其自然吧,谁要怀疑就让他怀疑好了,而且现在她还有一副“尊容”做掩护。宋糖糖的名言录里有一句:把烦恼交给别人,她才能没有烦恼。

    所以宋糖糖决定不变声了:“回纳兰太子的话,草民没有见过你。”

    宋糖糖肯定的语气让纳兰滕珂心底的希望落空了,可是这声音实在是太像了,他怎么都不会忘记。

    大约两年前,纳兰滕珂游历时路经千乘国奇峰山脚,当时由于随从中出现背叛者,使得他被一群黑衣人追杀,身中颓力散而且多处受伤。

    他以为就要成为俘虏了,没想到出现了一个姿态妖娆的女子,身穿红色劲装,肩上束带飘飘,青丝飞扬,戴着镂空雕花的半截面具,虽未见到面容,却已惊艳了时光!

    她顺着风的方向挥散出了阵阵白雾,迷蒙间,发出了数不清的细针。没看到她的功夫有多高,却恰到好处地利用了风向和秘药。

    他永远记得她轻步走到他面前,问他:“能自己走吗?”在那一刻,那个声音进了他心里。

    后来那姑娘让人把他带到一个叫青阳山庄的地方养伤,但在他养伤期间却一直没见过那位姑娘,直到他离开青阳山庄后一天,发现有物品留在青阳山庄而返回去时。

    在前厅未等到青阳山庄的庄主出来,却有细细的歌声传来,他便私自离开前厅往歌声的方向寻去。

    一首音律很奇特但却非常动听的歌,他又见到了那抹红色的身影!待他走近时,却出现劲风,一眯眼的时间,眼前的女子就消失了。

    当时任他怎么问,青阳山庄的庄主青阳浩星都说,他的山庄的确没有他所说的女子。纳兰滕珂一直不相信,所以也一直在寻找。他相信缘分,他也相信,那红衣女子值得他一直追寻……

    “尊敬的纳兰太子,尊敬的翼王爷,你们看,好好的看,我这酒吧的桌椅,还有成排成排的酒,都破碎了,可能招待不周啊。”

    宋糖糖的话打破了沉寂的酒吧,这两个各自沉默的人才回过神看他们两个打斗后的“战果”。

    加上宋糖糖话里有话,看似怪她自己招待不周,既没桌椅,又没酒水,实际上就是埋怨他们这两个罪魁祸首。

    “本王赔!”

    “本太子也可以赔!”

    “这怎么好意思?”

    一脸惊讶的宋糖糖口上说的不好意思,实际是非常好意思:“小聪,去清点破损的财物,列账单一式两份。”

    纳兰滕珂很意外,这姑娘怎么前后话可以变得这么理所当然!不过,虽然不是他梦魂萦牵的那个红衣女子,但是她们声音这么像,纳兰滕珂有他的打算。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宋糖糖只想他们快点走,这纳兰太子怎么这么多问题。倒是妖孽安静多了,顺势望了一眼千乘牧璃,呃,这只妖孽严肃的样子,竟然也那么带魅力,要不是克妻,估计翼王府早就被桃花给埋了。

    “回纳兰太子,草民的名字难登大雅之堂,但是草民姓郝,很多认识草民的人都叫草民郝姐姐,年纪比草民大的可以叫郝姑娘。”

    郝姑娘?千乘牧璃原本严肃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讶,突然嘴角轻轻微扬,带着冷邪的意味。相府二小姐,幻幻宫婢女,幻幻宫宫主,酒吧老板,郝姑娘?她到底给自己弄了多少个身份、多少个名字?

    宋糖糖哪里知道千乘牧璃的想法,她只知道姓宋不能说,姓桑就更不能说。

    纳兰滕珂轻声笑了,他觉得这位郝姑娘虽然其貌不扬,但却有一副好嗓音,而且为人乐观,跟她交谈甚是轻松,把她带回府里倒是不错的选择。

    “这真是一个特别的姓,那郝姑娘,本太子想请你做本太子的专属歌姬。”

    “不准!”

    霸气,强硬的两个字是千乘牧璃低沉的嗓音。

    “千乘牧璃!”纳兰滕珂怒斥,这翼王真是一点都不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里,一次又一次地跟他作对。

    而宋糖糖在千乘牧璃开口的时候已经看向他,刚开始还疑惑他发什么神经,可是却看到他那霸道的眼神带着一点怒气,好像在说:你敢答应试试?题外话:

    璃璃:国庆想去哪?

    糖糖:跟纳兰滕珂去南夏国玩。

    璃璃(怒):你敢!

    糖糖:没办法,他给的诱惑太大了,说让南夏国的子民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和多多推荐!

    璃璃:那也不准!你敢去我杀了他!

    纳兰滕珂:他辣么暴力,糖糖你还是跟我吧!

--------r---e--a-----d-----7---6--6------